四海龙王此时也聚在一起,他们知道龙门就要挪到四海之上了,内心一直在窃喜,不过也有着许多担忧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说敖湛他们是否会要求继续看守龙门?”敖顺问道。

    “绝对不能答应,这龙门是龙族的,不是他敖湛的。有我们四海龙族守护,有什么可担心的?龙门只对我们龙族有用,还担心海外那些散仙来抢不成?就算他们敢来,也要过的了我们兄弟四个才行!”敖闰双眼瞪圆。

    “可敖湛一个来了我们不怕,若是四渎龙王都来了呢?他们四个老家伙,平时也是经常在一起的。”敖钦有些担忧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联系其他几位老龙王,比如四湖龙王什么的,这龙门是我们所有龙族的,我们也不会像敖湛那样,要礼物什么的,这样我想其他龙王肯定会支持我们,那几个老龙王,好像也早就看不惯敖湛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敖广这么一说,敖顺他们都不太开心,他们当然也想靠着龙门赚取利益,但谁让他们四个比不上四渎龙王呢?

    除非是在海上,他们摆出四海大阵,否则平时他们四个一起都打不过敖湛一个。

    敖广还有一句话没说,他了解敖湛他们,肯定不会善罢甘休,等过些天,必然要找赵公明的麻烦。

    要是能跟赵公明同归于尽,那就最好了,那时候四渎龙王弄不好都要被牵扯上,他们四海龙王也就能崛起了,四海龙族会成为天下龙族最大的一块分支,从而在未来能让他们掌控龙族。

    他们四个虽然实力不够,但是因为有族中老祖支持,否则就凭他们四个哪儿能保护得住定海珠,早就让敖湛等人抢走了。

    但是老祖的寿元快要耗尽了,他们打算运用秘法,为老祖续命,只是此法需要多年时间,还需要他们的精血,对他们的修行,也会有这极大的影响,甚至影响他们的修为根基。

    所以这些年,他们一直都在韬光养晦。这次让四渎龙王跟赵公明甚至跟截教弟子打去吧,将来龙族一定会在他们手中重现荣光!

    这一晚,许多龙王都在商量,他们各自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,或者说为了自己龙宫的利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想不到玄光道友不但精于符箓之道,对丹道也有着如此深的见解。”长尾仙对邱明的印象发生了改观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邱玄光实力不如他们,但是后来回想邱玄光能从那些龙王的追杀中逃离,可不是有一点本事这么简单。如果换做是他,可逃不掉。

    如今坐在一起论道,他们还以为邱玄光不会怎么开口,应该是一直听着他们说,然后默默学习呢。

    没想到邱玄光不但说了,还有些比他们更有见解,这让他们感觉非常的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符箓、阵法等,三清道场中以金鳌岛为尊。丹道则是八景宫那边更强,炼器阐教最为擅长。

    但虽然说丹道、炼器那两个道场更强,金鳌岛这些也不是没有此类高手,毕竟金鳌岛的仙人更多,数量远超那两个道场,其中还有许多都是得自妖族的传承。他们几个,都是此中高手。

    事实上许多仙人都是学的非常杂,通过修习其他方面,完善自己的道,让自己能够突破眼下的境界。还有的干脆就是多年都无法突破,不如修炼点别的,也能让自己的实力有所提升。

    可是这邱玄光年纪轻轻,怎么所学也如此广博。不但武艺精湛,还精通符箓和炼丹,就连阵法也是有所涉猎。

    而之前他们讨论幻术的时候,邱玄光也发表了一番自己的见解,让他们也都另眼相看。

    邱明发现此时的仙人对于练气非常擅长,但是其他方面,涉猎的并不多,远没有后来那些仙人精通。

    邱明最早所涉猎的技艺就是符箓,从上清大洞真经中,也是凝练出了三十九枚符箓,让他的符箓之道进步不小。

    更何况他还精通巫文,巫族的文字,本来就蕴含着神奇的力量,也让邱明对于符箓有了更深的理解。

    而他的丹道曾跟上洞八仙交流过,那可是老子的弟子,丹道就是他们最擅长的,邱明虽然比不上铁拐李他们,不过也比截教许多同级的修士要强。

    至于阵法、幻术什么的,邱明其实更多的则是在听其他几人讨论,他也感觉有不少的收获。

    “长尾道友谬赞了,听各位的讨论,邱某才是受益匪浅,这一杯,我敬大家。”

    邱明还是有不少的好酒,尤其是那猴儿酒和从二郎神那里弄到的仙酒,就算是赵公明都觉得非常不错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白草仙,你不是一直说你的酒是最好的吗,今天喝了邱道友的仙酒怎么说?”虹霞仙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白草仙昂首回答:“各有千秋。不过我这是自己酿造的,邱道友那是别人酿造的吧?”

    光是那猴儿酒陈酿的时间就绝对不低于五百年,这邱玄光的岁数还没有五百岁吧?虽然这酒很不错,但是他的仙酿也不差,陈酿足有千年时光。

    “没错,几个朋友送的,我可不会酿酒。白草道友的酒确实非常好,我只尝出了六十七味草药,这酿酒的手法,让邱某佩服。我有一些灵草,能否跟道友换一点你这仙酒?”

    “道友不愧是炼丹高手,居然能尝出里面的材料,我这可是用了九十九种材料呢。你喜欢这酒,我送你两坛。”白草仙十分痛快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可多谢了。”邱明可不会拒绝,他今天请他们喝的酒也不少,而且都很珍贵呢。

    大家边喝边聊,赵公明还弄来了一些灵果下酒,三天时间很快过去了,哪怕是赵公明都觉得有所收获。

    “走吧,三天了,看那龙门搬走了没有。”赵公明起身,要是那龙门还没搬走,他与这龙族可真就要翻脸了。

    他一个人不行,还能邀请其他截教道友过来,区区一个龙族,也敢跟截教为敌!这次离开金鳌岛是为了获得功德,这关系到他未来成道,绝对不容有失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