嘭!

    敖湛摔了一个琉璃杯。

    岂有此理,那四海龙族竟然联合了那几个老家伙,以后这龙门的利益,黄河龙宫再也分不到了。

    看守龙门的人是四海龙宫的人,加上四湖龙王他们的龙子等。以后每次举行龙族盛会,大家也不再需要带什么礼物,直接去就行,四海龙族都会热情招待。

    这一下,就让那些实力不强的龙王高兴不已,每次带着龙子来参加跃龙门,他们要付出的代价也不小,现在可都省下了。

    原本黄河龙王还想联络其他四渎龙王,跟四海龙王好好谈谈,这收的东西,他们要分大份。可是礼物直接没有了,他们分什么?

    四海龙王现在有四湖龙王等老家伙支持,让四渎龙王也只能干瞪眼。哼,看来四海龙王是一定要将龙门留下了。

    这龙门不只是这些利益,还有一点很重要,那就是龙子在龙门边上修炼,虽然比不上跃龙门,但也有着极大的好处。

    最直观的好处就是熟悉了龙门的气息,跃龙门的时候,更容易成功。为什么黄河龙宫的龙子跃龙门成功率高,还不是因为他的龙子许多都在龙门旁边修炼。

    他为了壮大黄河龙宫的实力,找了许多妃子,生下许多龙子。本来按照他的计划,如此千年之后,光是黄河龙宫这边就能出现上百真龙,他也能十拿九稳的成为龙族的统领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他有这么多龙子还有啥用,除了分走他龙宫的资源,还能干啥?龙子不是真龙,修行龙族秘术事倍功半,他这儿有没有其他修行之法,那些龙子有的还比不上他手下的一些统领呢。

    龙门归四海龙族和四湖龙族看守,那么那些龙族的必然会在未来数千年逐渐壮大。此消彼长,用不了多久,黄河龙宫的实力就会被追上,他还怎么当龙族的统领?

    这件事他对四海龙族有着很深的怨恨,但更多怨恨的还是邱明他们,尤其是赵公明。赵公明他确实不是对手,但是他也知道赵公明这次来要干什么。

    你不是要帮助那些人,治理河水,获取功德气运吗?我就让你治水失败,让你沾上这份因果!

    要是能找机会干掉赵公明,得到赵公明身上的法宝,那么他成为龙族统领就绝对没问题。不只是那二十四颗定海珠,还有那个小鼎一样的法宝更加强力。

    现在就要好好谋划一番,该如何请君入瓮,然后将赵公明一举干掉,报了此仇!

    赵公明的定海珠,缚龙索都对龙族有着极大的克制作用,他们四渎龙王没有任何一个有把握跟赵公明捉对厮杀的。

    但是淮水龙王有个女婿,乃是一个十分强大的妖怪。原本并不是水族,但是却娶了淮水龙王的女儿为妻,也算是自己人。

    这位的实力不下于淮水龙王,力大无穷,不但能够呼风唤雨,还能操控雷电。龟山附近的所有妖怪,都是他在统领,颇有当年妖族妖王的风范。

    要是这位来跟赵公明动手,那就最好了,不只是敖湛这么想,就连淮水龙王也同意了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女婿让淮水龙王也非常头痛,这个女婿居然看上了淮水龙王的位子,想要当坏水的水神,好接受人们的香火供奉!

    淮水龙王也不是要霸占龙王的位子永远不退,他没有黄河龙王那么大的野心,但是龙王的位子他还没坐够呢,我不给,你不能抢啊!就算给,也是给我的太子,跟你一个女婿什么关系?

    那个女婿,居然在龟山脚下的湖里面建了一个龙宫,也自号龙王,你哪儿有一点龙的血脉啊!

    因为这件事,淮水龙王没少受到其他龙王的挤兑,要不是这个女婿实力强横,加上他的阚璇,恐怕龙族其他龙王早就动手了!

    龙族可都是非常骄傲的,认为自己的血脉高贵,怎么可能看着别的小妖号称龙王?就算是那些龙子,比如蛟龙、龙鱼、龙龟什么的号称龙王他们都不同意呢,更何况这个家伙。

    这一次是个好机会,要是能让这位顶在前面,跟赵公明来个两败俱伤,甚至同归于尽,那么最好不过了。

    即使是截教找上门,也可以推到这个女婿身上,跟他们龙族无关。同时又能展现一下他们龙族的实力,不要以为有克制我们的法宝,就能横行无忌,我们龙族可是有着许多强力打手的!

    龙族在计划的时候,邱明已经探查完了整条黄河,依然没有发现水族大量聚集的地方。这对禹治理黄河水患倒是好事,不再受到那些水族小妖骚扰了。

    可是真的能这么一帆风顺吗?

    “邱明,你这是刻什么呢?”九色鹿看着邱明在雕刻着一个东西,有些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个阵盘。跟赵公明他们交流论道,阵法方面收获不小。”邱明觉得每一次布阵都太麻烦了,应该学着制作一些布阵用的法器,例如阵旗什么的。

    炼器方面邱明虽然不能说一窍不通,但水平实在是太差,他想着利用雕刻的方法,制作出来一些阵盘,布阵的时候也能更快。

    瞅瞅人家阵法高手,一甩手,一堆阵旗飞出去,阵法就成了。人家的阵法不只是能够隐藏起息,防御什么的,还能用来进攻,布置杀阵。

    一个杀阵,能让一个修士的实力提升很多。天仙布置的杀阵,有时候就连金仙都闯不过去。

    “可是你用的这木头,能有什么效果?”九色鹿撇撇嘴,就你布置的那阵法,我闭着眼睛都能轻松穿过。

    “我这是在练习,回头当然是要好好学习,自己炼制阵旗。”这就是普通的木头,当然不会用这个做阵盘了。

    “咦,邱明,你看禹跑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邱明走出防御阵法,出现在木屋内,禹站在门口高声喊道:“邱明兄弟在吗?”

    “禹,你这么急着跑过来,可是黄河又发生水患了?”黄河这儿不是没有麻烦了么,难道是黄河龙宫终于忍不住出手了?

    “黄河这儿倒是没啥事儿,但是淮水那边出事儿了,据说有一只水猴子在兴风作浪!”

    邱明一脸懵逼,啥东西,水猴子?

    卧槽,该不会是那个家伙吧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