邱明看了眼赵公明用缚龙索拴着的的无支祁,此时看着倒像是个小猴儿了,不过还是一脸凶捩的样子。

    等一下,这个人是谁,也是一位仙,看气息好像也迈入了金仙,也是截教的人吗?

    “邱道友,给你介绍一下,这位是西王母座下的庚辰道友,也是奉西王母之命,帮助禹治水的,与他同行的还有六个仙人。”

    西王母座下?西王母手下有金仙使唤?不对啊,西王母是女仙首领,这位是男仙啊?

    莫非吕洞宾被……不可能,绝对不可能!

    赵公明对于庚辰的出现,也有些意外。庚辰是奔着禹来的,而不是舜帝,这么说这位也是知道禹是未来的天命之人。

    虽然说抢夺功德气运的人多了,但是最多的,还是落在了他的手中。等水患彻底得到治理,他就该离开了,回去闭关,冲击那一步。

    只是这邱玄光到底是哪位大能门下,为何这么久了,他们竟一点都没打听出来?

    大家寒暄一阵,邱明打了个招呼,再次闭关疗伤去了。至于治水的事儿,交给禹就足够了。而无支祁,则被赵公明带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年后,邱明出关,禹的治水进度飞快,照这么看,用不了几年时间,天下水患就能得到有效治理。

    邱明记得动画片中原本是花费了十三年,主要是禹的人根本没有好用的工具,更没有车,当然也跟许多妖怪作祟有关。

    现在天下妖怪,尤其是水妖都被赵公明他们震慑住了,龙王都不敢吭声呢,更不要说其他的。

    无支祁就是水妖之中最顶尖的了,还不是被人锁住脖子抓走了?手下众多又如何,那个邱玄光的扇子你能挡住?

    “邱明兄弟,你出关了,伤势恢复的如何?”

    “已经完全好了。看来你治水的进度很快,怎么不回家看看?”邱明笑呵呵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邱首领,还说呢,我们这可是刚回来。前段时间禹首领就又一次路过家门,他孩子都出生了,可是禹首领都没回去看一眼。”禹的下属说道。

    啥玩意?禹都已经二过家门而不入了?!

    这受伤还真是耽误事儿,幸好第三次还没发生,否则这任务岂不是直接错过了!

    “禹,有些事儿我要跟你谈谈了。你经过家门不回,是为了让其他人跟你一样,一心一意的治水。可你是否想过,这样太不近人情了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治水的事儿越快完成越好,这样天下可以不再遭受水患,让人们可以更好的繁衍生息。但是你不觉得,这样时间一长,那些治水的人会非常的疲惫,无心干活吗?”

    天天干活,有没有工钱还是两说呢,如此劳累,却连家人都不能见一面,谁还有干活的动力了?

    禹愣住了:“大家都是为了水患能够更快的治理完成,这样大家就能更早的回到家,这有什么不对?”

    “你想过没有,还要多久才能治好水患?这其中是否有人因此而死掉?是否有人回家之后,家里已经物是人非?”

    真要是十几年才完成,以现在许多人的寿命,恐怕干完活就该等死了。此时的人气血增长的快,但是旺盛期很短,很快就会进入衰败期。如果不懂得修炼来保持气血旺盛,那么可能三十来岁,就已经满头白发了。

    “可是熟练的工匠难找,放他们回去,招其他人过来也不行啊。要不一些年纪大的放回去,招一些青壮的过来?”

    “不,让他们回家省亲就行了,甚至让他们在家乡附近干活,为自己的家乡干活,他们也会更加的尽心尽力,谁也不想自己的村寨被淹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还有,不只是别人,包括你,也必须回家一趟。你这样总是不回家,你以为你的儿子长大后会怎么看你?”

    “肯定觉得自己的父亲是个大英雄!”禹有些骄傲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,更多的是对你的埋怨,埋怨你没有照顾好他,他出生时你不在,他成长的时候你也不再,你们除了血缘关系,他不会对你有一点的亲近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这是对孩子的锻炼,可你想想,你小的时候是这么成长的吗?你就不想自己的儿子将来出人头地,也当个首领?可是现在你的孩子连个名字都没有!”

    “听我的话,回家一趟吧,去见见妻、子,你也是人,不是只懂得治水,没有感情的傀儡!”

    禹犹豫了半天:“好吧,明年我还要回王城一趟,那时候路过家门的时候,我一定回去,至于特意回去一趟,还是算了。”

    邱明也没再劝,有禹这句话就足够了。禹很明白,身为首领,是绝对要说话算话的。邱明也会一直盯着,什么时候禹离开,他就会让禹必须回家一趟,想不回去都不行!

    邱明继续打坐修炼去了,只是留下了一只傀儡鼠跟着禹,防止禹忽然离开而他不知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邱明,你又要用这个角炼丹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个对气血增长很有好处,在说我现在也没有好的炼丹材料。”这个世界确实仙人数量比较少,可是因为可以在世间随意行走,那些仙草什么的也没有随处可见,甚至非常罕见。

    为了疗伤,邱明将灵芝活血丹吃完了,又吃了几枚恢复伤势的丹药,现在须弥戒指里面剩下的丹药不多,现在有空,正好炼制一点,炼丹的同时也是一种修行。

    邱明炼丹,九色鹿就趴在他的腿边打盹,小倩也不出来陪它玩,邱明又不让它走出阵法,好无聊啊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又是一年过去了,黄河已经彻底得到了治理,只要黄河龙宫不搞鬼,哪怕是正常的雨季,黄河的水也不会漫出来。

    禹收拾了一些东西,打算跟这批返回的工匠一起回去,跟舜帝汇报一番,然后就要去长江那边盯着了。

    等长江那边也治理完成,天下水患就去了九成,剩下的,交给各部落自己完成就好,也不需要他盯着了。

    可惜邱明兄弟一直没再出现,他还想回去之前打个招呼呢。只是他没注意到,在他动身的时候,一只小老鼠飞快的钻入了一个山洞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