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邱明,你怎么在这儿?之前怎么在船上没见到你呢?”张若蓝有些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刚上来的啊,从下面。”邱明往下指了指。

    下面?张若蓝以为邱明指的是下层船舱,根本不知道邱明指的是海底。

    “邱明,刚才船经历了几次剧烈的摇晃,有人说水下要有什么怪物浮上来,是真的吗?”张百川赶紧问道。

    水下,怪物?

    哪儿有什么怪物啊,要是有,他早就发现了。不过船剧烈摇晃,该不会是因为他将龙宫放出来的缘故吧?

    那时候邱明根本不知道上面有船啊,还好船没翻,否则这个因果可就大了。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怪物,只是意外而已。你们放心在船上游玩吧,这艘船什么时候回去?”

    “回国吗?三天后返航。你有什么急事回去吗,游轮上有直升机,可以乘坐直升机中转,但是要回去也很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我就是随便问问。这游轮好玩吗,都有什么娱乐活动?”

    张若蓝一脸古怪,你不是也在这船上吗,不知道这有什么玩的,之前那些天你都在干什么啊。

    “这是咱们国家的游轮,所以挺多符合咱们国人的娱乐活动,比如麻将什么的。”张百川介绍道。

    邱明一看,估计这些九色鹿也没兴趣,倒是可以让爸妈出来玩玩,或许他们会有兴趣吧。

    穿上的广播开始播报:“各位乘客,我是船长王根秀,刚才船体发生晃动,可能是水下有鱼群游过导致,现在已经安全。重复一遍……祝各位玩的愉快。”

    “邱明,你现在做什么呢?”知道安全了,张若蓝也松了口气,这艘船上,邱明也算是她的熟人了。

    “我?”邱明看了一眼张百川,看来张百川确实没跟外人说他们家的事儿,还不错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瞎忙。对了,你还在读研吧,看来以后要继承张老板的事业了。”邱明说完,发现张百川一家脸色都有些尴尬。怎么,说错了什么吗?

    “我对经商没兴趣,这些将来留给弟弟好了。我以后想跳舞,想唱歌。”

    弟弟?邱明看了看张百川,又看了看旁边那个女人,这女人怀孕了?

    唱歌跳舞?以张百川的财力,加上张若蓝的长相,要是当明星的话,很容易捧起来,比如当个花瓶演员什么的,可是唱歌跳舞,这就比较难了。

    “祝你成功。”邱明倒是见过张若蓝跳舞,也就一般般,业余的里面算是厉害的,但跟专业的比起来那就不行了。

    唱歌嘛,他也没听过,声音倒是还行,不过谁知道是不是五音不全呢?据说五音不全是一种病,不治之症!

    “张老板,这个送给你,可以趋吉避凶,少生病痛。”邱明随手丢了一个小木雕给张百川,雕刻的是一个很可爱的小动物。

    张若蓝看着父亲手里的小木雕,这是……哈士奇?

    还以为邱明给的什么呢,从来没听说过哈士奇雕像也能当护身符佩戴的!

    张百川双手接住这个小木雕,却视若珍宝。这可是邱明给的,那一定是好东西。回头这个给儿子挂脖子上,一定不能摘下来!

    “邱明,马上到中午了,一会儿正好一起吃饭。”张百川热情的邀请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多弄一点水果。”邱明想了想,正好省的他去给九色鹿找吃的了,“我去那边转转,一会儿餐厅见。”

    看着邱明离开,张若蓝一脸古怪的看着父亲:“爸,你拿这个干什么啊,他现在的工作,就是一个雕刻师?”

    这木雕弄得还挺像,可是也没啥出彩的地方啊,就算是看着跟真的哈士奇一模一样,有多少人会买呢,也就能混个温饱吧?

    记得爸爸说过,邱明的父母是很厉害的人,难道说邱明的爸妈是很厉害的雕刻大师,邱明这是子承父业?

    可是好像又不太对,她记得爸爸见邱明父母的时候,十分的尊敬,爸爸好像不喜欢木雕什么的吧,就算对方是世界最顶尖的木雕大事,爸爸也不会尊敬才对,到底是因为什么呢?

    “若蓝,记得爸爸跟你说过么,同学之情是非常珍贵的,要好好维持。好了,别问那么多了,我们去餐厅,一会吃饭的时候,你们可以好好聊聊。”

    张百川叹了口气,多好的女婿人选啊,可惜跟女儿就是没缘分,两人之间没有一点想要亲近的意思。

    算了,女儿将来也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,自己还是别插手了,能跟邱家保持良好的关系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“邱明,这船上也没啥好玩的啊。”上来转了一圈,九色鹿就觉得无聊了。船上都没啥植物,而且地方也不大,没啥意思。要是道具在就好了,可以陪它玩。

    “船上就是这样的,你等一会儿吃饭的时候,我让人给你准备了水果,吃了水果,我们就走。”

    九色鹿对邱明这个安排十分满意,重新变得开心起来。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,有几个人看到张百川,端着酒杯过来聊了两句。尤其是几个年轻人,看到张若蓝的时候,都想过来搭讪,但看到坐在对面的邱明,一个个又都止步了,貌似人家已经名花有主。

    对于他们这种身家的人来说,撬对方的女朋友很不明智,而且多半也撬不过来,大家身家就算有差距,可是亿万富翁和十亿富豪的生活差距其实也没多大,聪明的女人都不会那么轻易被撬走。

    而轻易能够撬走的,也不值得他们珍惜。那些最多算是名媛,不是他们所要的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耽误你了?”邱明也看到了那些人。

    “没有,我对他们也没什么感觉。”张若蓝淡淡的说道。虽然她知道那些人不一定就是花~~花公子,可她也没兴趣认识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张百川身旁的女人皱了下眉头,这俩人根本没什么话可说啊。她能看出来张百川对这个邱明的重视,不过这俩孩子貌似真的没缘分。

    “对了,张老板,对于一些沉船上打捞的东西,你有渠道出售吗?”邱明忽然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