邱明睁开眼睛,听见外面的雷雨声,他的伤势重要忽视压制住了,但想要恢复,却需要很长时间。

    “邱大哥,你醒了啊。”小倩一脸的关心。

    “小倩,没事了,你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小倩点点头,化作一道流光,钻入阴阳玉佩中。刚柔阴阳剑,则被邱明收起来。

    一个猴子跳过来:“邱大仙,您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。这有一坛灵酒,邱大仙喝了可以帮助疗伤,恢复灵力。”

    “大圣呢?”

    “大王在休息,等雨停了,要将花果山恢复。邱大仙可是要见大王,我带您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自己过去就好。”邱明刚要起身,忽然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气息出现在水帘洞。

    这气息像是佛门的,是佛门的哪位高手来了?气息有点熟悉,莫非是观世音菩萨?她过来,该不会是又想镇压孙悟空吧?

    可是单凭观世音菩萨,恐怕未必做得到,那她过来干什么,因为这个世界的西游取经出现了偏差吗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孙悟空躺在石椅上在休息,外面的雨快停了,一会儿他就去将外面的草木复苏。只是不知道为什么,他总是有些心悸的感觉。

    混沌已经确实被杀了,齐天大圣的旗帜也重新竖起来,按说没有妖怪敢过来打花果山的主意才对,那他又为何会心悸?

    莫非是因为他从五行山下离开,被那如来老儿知道了,要重新将他关押?

    不可能,他绝对不想再次失去自由,不只是他受不了那种孤寂,还有花果山也离不开他。他离开之后,花果山都变成了什么样子!

    忽然面前出现了一个人,这个人坐在莲台之上,手里拿着一个白色的瓶子:“孙悟空,你可认得本座?”

    孙悟空握着金箍棒,一脸的警惕:“南海观世音菩萨,你来俺老孙这花果山做什么?”

    当初他在大闹天宫的时候,观世音可一直就在旁边看戏来着,如来老儿过来,定然也是这观世音请来的。这次过来,该不会是又想将俺老孙镇压吧?

    “你与如来佛祖打赌,被压在五行山下,本应好好悔悟,如何提前逃脱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真是笑话,那五行山关不住俺老孙,俺老孙如何不能离开?凌霄宝殿俺老孙不稀罕去,回到俺的花果山有什么不对?”

    “是谁救的你?”观世音菩萨看着孙悟空,她竟算不出是谁救的孙悟空。

    “大圣,大圣,你在干什么呢?这位是谁啊,看着好像是观世音菩萨。”江流儿忽然跑过来。

    观世音菩萨定睛一看,这不是金蝉子的转世之身么,怎么在孙悟空这儿?看起来两人关系还不错?

    “江流儿,你快离开,一会儿打起来免得伤到你。”孙悟空急忙说道。

    怎么说也是因为江流儿的血,才让他挣断了锁链,再加上江流儿一直跟着邱明,孙悟空也不会让江流儿置于危险境地。

    “慢着,孙悟空,你这花果山怎么还有一个人类?”

    “俺老孙的花果山,还要你来管?这可不是你的南海紫竹林!”孙悟空被如来抓住,可不代表他就怕了一个观世音菩萨。

    要是观世音菩萨真的厉害,当初他大闹天宫的时候,为何不出手?他记得观世音菩萨还派了座下的木吒过来,结果被他给打败逃了。

    看到孙悟空把江流儿护在身后,观世音菩萨眼睛一亮:“可是他救你出来的?孙悟空,你大闹天宫,可是知错了?”

    孙悟空没吭声,江流儿在后面探出脑袋:“齐天大圣反抗天庭,是大英雄!”

    观世音菩萨一脸懵逼,怎么回事,金蝉子怎么会认为孙悟空是对的?不行,这件事必须重新谋划一番,这是关系到佛门兴盛的大事,绝对不容有失。

    “你是和尚吧?本座观世音菩萨。”

    “观世音菩萨,你是观世音菩萨?江流儿拜见观世音菩萨。”从小受到法明禅师佛门教育的江流儿,对菩萨还是非常尊重的。

    听师父说,观世音菩萨经常救苦救难,且大慈大悲,可奇怪的是,为什么山妖作乱的时候,观世音菩萨没有出现呢?

    “你叫江流儿?你想不想去西天求得真经?”

    “求得真经,能够降妖伏魔吗?”江流儿想了想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。”

    江流儿大喜,这样他就能成为捉妖师了!

    “我想求得真经。可是为什么要去西天啊,菩萨你直接传给我不行吗?”江流儿一脸的期待。

    观世音菩萨愣了一下:“不行,真经不可轻传,需要验证你是否有大毅力。不过你去西天,路途遥远,一个人可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孙悟空,江流儿救你离开五行山,将来他去西天求取真经,你得一路保护他,算作报恩。”

    孙悟空看了看江流儿,又看了看观世音菩萨:“就这点事儿?好,俺老孙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这算是什么难事儿啊,西天能有多远,翻个筋斗也就到了。他也知道能离开也有江流儿的功劳,那就答应好了,反正一来一回也没多长时间。这样的话,如来老儿也不会再为难他了吧?

    观世音菩萨看着孙悟空:“记住你今天说过的话,若是食言,必然会再受惩罚!”

    “江流儿,待你长大之后,记得来西天取经,路上孙悟空会保护你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观世音菩萨离开了。既然孙悟空已经答应,那么后续计划就还能实施,反正时间也还未到,等江流儿长大,一切就都能回到正轨。

    当观世音离开之后,墙角的一只小猪才冒出脑袋,计划要开始了吗?这个江流儿,真的就是金蝉子!

    嗯,老猪我要好好跟江流儿聊聊,将来也能获得更多的功德,他下界转生这一次,天蓬元帅的位置可都舍弃了啊。

    “天蓬元帅,你在这儿干什么呢?”邱明从猪刚鬣的背后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在这儿蹭蹭痒。”猪刚鬣还真的在墙上蹭了蹭,似乎是证明他真的身上痒而已。

    “邱明老弟,你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多谢大圣关心。刚才过来的,可是观世音菩萨?”

    “就是她,知道俺老孙脱困了过来看看,让俺老孙答应将来送江流儿去西天取经。”

    “你答应了?”邱明急问。

    “答应了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