邱明跟着精卫一直来到了东海,共工的水神宫,就在东海之下。此时的四海龙族相比于水神宫,只是小势力罢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!”一只巨大的龙虾拎着叉子,指着邱明跟精卫。这是真正的龙虾,身上有着龙族血脉的气息。

    如果在龙族,怎么也是龙子,可是在水神宫,就只能当个小统领。

    “我是精卫,炎帝的女儿,这位是天神邱明,求见水神。”

    炎帝的女儿这块招牌还算好用,不一会儿,邱明他们就被请进去了。

    水神宫比邱明见过的龙宫都大的多,不过好像水神宫并不是一件法宝,所以不能随意的移动。

    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,走廊的两侧都雕刻着一些壁画,壁画的主角,全部是一个赤发青面,身上有黑鳞,脚下踩着一条黑龙,手臂上还缠绕着一条青色蟒蛇,手拿叉子的巨人。这个巨人的五官,看着也好像是蟒蛇啊。

    从这里就能看出来,共工是有些自恋的。宫殿的壁画,全部是他自己的英勇事迹。那些壁画中被共工踩在脚下的大部分都是一些妖兽,有的三个脑袋,有的八条腿,还有的六只眼睛。

    进入大殿,一个巨人坐在宽敞的座椅上:“精卫,是炎帝派你来的?是不是炎帝现在认为,我共工才更有资格成为首领?”

    听说炎帝的女儿来了,共工非常激动。就知道炎帝不会眼瞎,肯定能看出来,他才是最优秀的,祝融算什么啊!

    火神宫才多少人,他的水神宫光是这些水族数量就能轻松碾压火神宫,更不要说他手下还有相柳、浮游等大将呢!

    邱明看着共工,这看起来跟人差不多啊,看来祖巫也会变化之术,难怪会跟人混血留下那么多巫的血脉呢。

    “不,是我自己要来的,我想劝说水神大人不要跟火神打,你们都是人们最为崇拜的天神,为什么要自相残杀?”

    “最为崇拜?你去看看,多少人拜祭火神,而又有多少人拜祭我水神?没有火,人们可以生活,但是没有水,人怎么活?如果不是我的约束,天下早就水患频发,他们怎么活?”

    共工觉得他的贡献更大,凭什么首领的位置不是他的?火只能让人们的生活变得更好,但水却是基本要求。

    “水神大人,你若是与火神争斗,必然会造成生灵涂炭,那时你又于心何忍?有什么事情,不能坐下来好好谈谈呢?”

    “不如你不要打了,火神当一段时间首领,再禅位给你不行吗?”

    精卫觉得这个办法就挺好,反正火神祝融也不会一直当首领,总是要禅位的,那时候就没人会跟共工竞争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是我先当,等我当腻了,再让给他呢?”共工很不高兴,你个小丫头也认为我水神排在祝融的后面?

    “水神大人,可是火神是我父亲选出来的继任者,大家都知道了啊。不管怎样怎么说,你也不应该挑战火神,再说谁都知道,火神是第一强者。”

    邱明一看就知道,精卫根本不会做思想工作,毕竟是没接受过团思想教育啊。

    你现在劝说别人不要打架,然后你告诉被劝的人,别打了,你不是对手,这TM不是火上浇油么。

    要是一个理智的人,听到这个劝说,或许会考虑一下,可是共工很明显不是一个理智的人。

    果然,共工听到精卫这句话勃然大怒:“你说什么?我打不过他?你这是在挑衅我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但要打败他,证明自己才是最强者,才配当首领,而且我要杀死他,任何敢于跟我抢夺首领位置的人,都要被我杀死!”

    “水神,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?这样的人,怎么配当我们的首领!”

    邱明赶紧拉住精卫,他终于是明白什么叫做初生牛犊不怕虎了,就精卫那点实力,居然敢指着共工的鼻子训斥,真以为靠着她父亲,就一定能罩得住她?

    就算是炎帝神农,也未必能说胜得过共工呢,你又算什么啊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,精卫你先别说话。水神大人,不如听我一言?”

    “你?你算什么东西!”

    卧槽,原本邱明还想捧共工两句,安抚一下这个暴躁的家伙呢,现在也没兴趣了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天神邱明,也是来劝阻水神大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实力,也配称作天神?再说天神又怎样,我杀过的天神两只手都数不过来。今天我给炎帝一个面子,你们走吧,三天后跟祝融的战争,绝对不会取消。”

    精卫还想说什么呢,邱明拉着精卫离开了。现在还有劝说的必要吗,结果已经很明显,共工是铁了心要跟祝融打。

    反正邱明的任务中也没有保护共工不死什么的,不如去找祝融,回头让祝融将共工弄死,也免得再生事端。

    共工死了,那么也不会有人想要淹死精卫。那个蛊惑共工的邪魔,只能换一个人选,到时候收拾起来也更容易。

    “邱明,你拉我干什么?没看到我就快成功了。”

    邱明瞪大眼睛,你是怎么看出来你快要成功的?再TM不走,可能就走不掉了。

    “精卫,这场战斗没办法阻止了,你看不出来共工的决心吗?他执意要跟祝融打,你以为就凭你这几句话就能让他收手?他现在要的不只是当首领了,还想成为人们公认的天下最强者。”

    “可他不是啊,父皇说过,祝融的实力更强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你们认为的,你觉得共工是这么认为的吗?或许在共工心里,水克火,所以他一定能打败祝融。”

    共工大战祝融,这算不算是兄弟相残?两位若都是如同传说中那样,是盘古的肉~身所化,那绝对可以说体内流淌着同样的血液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有个极端的办法,可以让百姓少受苦,就是不知道你是否愿意了。”

    邱明看着精卫,这个办法有些黑暗,但却是最好的办法了,除非能有更强的人出现,比如圣人,否则没人能阻拦这两位祖巫之间的战斗。

    “什么办法?”精卫大喜,邱明居然有解决的办法,真是太好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去找祝融,让祝融做好准备,打败共工之后,不能放共工走,而是……直接将共工杀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