夸父刚睁开眼睛,就看到邱明竟然剑斩精卫!

    谁敢伤害精卫,他就要杀了谁。哪怕这个是邱明,是帮他疗伤,给他部落带来极大发展的人。

    夸父一拳之后,马上跨步上前,想要单手将邱明抓住,放在地上怼着打。但这时候邱明的身边忽然出现了一头彩色的鹿,那头鹿驮起邱明,轻轻一跃,闪开了夸父的手掌。

    “邱明,这谁啊,为什么打你?”九色鹿一边躲闪,一边问道。

    邱明在被夸父打中的时候,也感受到了九色鹿的苏醒,这时候他赶紧将九色鹿召唤出来,否则他恐怕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,就会被暴怒的夸父锤死。

    “夸父,你误会了,你快看看精卫,她没死。”邱明努力喊道。

    现在喊一嗓子他都觉得累,夸父这一拳太狠了,要不是邱明身体还不错,恐怕刚才一拳能打爆他的脑袋。

    暴怒的夸父哪里听得进邱明的话,看到邱明骑着一头彩色的鹿,肯定这邱明跟妖族有关系!

    九色鹿左右闪躲,也不进攻,夸父虽然伤势好的七七八八了,但竟一下都没打中九色鹿,这让他更生气了。

    邱明发现了九色鹿的变化,好像九色鹿的速度变得快了许多,这是从普通轿车变成超跑了啊。

    “夸父,不要打了。”

    精卫的声音传入夸父的耳朵,夸父马上停手,转头看向地上,精卫没死?

    邱明松了口气,精卫总算是醒了,要是继续昏迷,他就只能让九色鹿带他逃走了。要不是老子过来,你夸父搞不好就死了,精卫的命也是我救的,你们就是这么对待恩人?

    “精卫,你没事?”夸父一脸惊疑,不可能啊,刚才他明明看到邱明手持兵器,将精卫斩的发出惨叫声,邱明的实力,还动用了兵器,为什么精卫身上竟然一点伤都没有?

    “刚才要不是邱明,我恐怕就被邪魔占据身体了,你怎么打邱明呢?”要不是小飞猪将她摇晃醒,她都不知道夸父在追打邱明。

    夸父挠挠头,他哪儿知道精卫被邪魔占据身体了啊,而且邱明用的什么办法,为什么精卫一点事儿都没有?

    “夸父以为我把你杀了,他怎么不想想我救了你们两个的命?!”邱明骑着九色鹿落下来,一脸的虚弱。

    本来这次只是消耗很大,没受伤的。但是因为夸父这一拳,他又TM要养伤了,这算什么事儿啊!

    以前邱明受伤很重,多半都是内腑首创,这一次是被人打得满脸桃花开,还TM是因为一个误会!

    不过换做邱明是夸父,恐怕也会误会。如果谁敢用剑斩邱明的家人,邱明也会毫不犹豫的先打他丫的,然后在关心到底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但是他现在很不高兴,赔偿,必须要赔偿!

    精卫在这边埋怨夸父冲动呢,那边一道金色的影子冲天而起:“精卫,夸父,今天的事儿没完!”

    他堂堂妖帝之子,被人撵着跑不说,还被人按在地上,扒光了尾巴上的羽毛,这回去还怎么见其他兄弟?

    夸父猛地跳起来,一杖打过去,金乌飞快的扇动翅膀跑了,夸父伤势痊愈,他可不是对手,万一在被缠上,恐怕他就真的会被抓去关起来了。

    看到金乌逃走,夸父有些恼怒,刚才怎么就没想到这个家伙呢,抓回去之后,部落还不是什么时候想要光就有光,想要火就有火,再也不惧寒冷和黑夜。

    精卫却觉得金乌逃走是好事,那毕竟是妖帝之子,要是被夸父囚禁,恐怕妖帝直接会带领下手进攻夸父的部落。

    “夸父,保护我跟精卫回部落吧,你出来时间也不短了,部落离开你可不行。”邱明吞服了自己炼制的丹药,此时还是很虚弱,抱着九色鹿的脖子,脸就贴在九色鹿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夸父点点头,直接变大,让精卫坐在他的肩膀上,小飞猪也跳到了夸父另一边肩膀上,夸父迈开大步,返回部落。

    回来之后,邱明直接关紧房门,让九色鹿护法,他要闭关疗伤。这次主要伤势就在肉~身上,或者说脑袋上也没毛病。

    半年后,邱明推开房门走出来,不只是他伤势恢复好了,小倩也已经完全恢复。

    听闻邱明从房子里走出来,夸父和精卫赶紧赶过来,夸父一脸尴尬的看着邱明:“邱明兄弟,你没事儿了吧?”

    邱明没吭声,就那么默默的看着夸父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这次是我不对,我给你道歉。这样吧,你想要什么,我去给你找来。”

    邱明这才满意,对吗,道歉要有诚意,口头上谁不会说啊。如何表现诚意?你得拿出来一些东西才行!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都行?”

    “只要我能找到,那就没问题。”夸父坚定的说道。不过看到邱明盯着他的桃木杖,他还是马上将手放在了后面,这个可不能给。

    “我治疗伤势,消耗了不少的资源,而且这些药都是我耗费了很多精力和时间才弄出来的,我拿一些药材走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这个绝对没问题,巫医那里我去说,他那没有的,我去给你采摘。”夸父一听,邱明就这么点要求啊,那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“我传授你部落那么多孩童知识,我也有个弟子身具巫族血脉,不过血脉比起你们来说太稀薄了,你的血,可否给我一些?”

    要他的血,夸父皱着眉头,血对他是很重要的,失血的话,整个人会没力气。不过想想他有些对不起邱明,这个要求,他也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,你带你弟子过来,我给他血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用,你直接放一些血给我,让我带回去就好,我出来这么久了,也该回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邱明兄弟,你要走?你是哪个部落的,大不大,不如跟我的部落比邻而居?”

    邱明瞥了眼夸父,你这是打算吞并别的部落吧?

    “若是以后有机会再说吧,我并不是你们部落的人,但我们是朋友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我们是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那朋友之间,是不是应该大方一些?我是仙,并不是巫,我那弟子缺少修行之法,你的修行之法,可否抄录一份给他?”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