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阵金光闪过,邱明出现在了老房子的家中。终于是从那个危险的世界离开了,邱明也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邪魔虽然被他杀死了,但是共工与祝融又打了起来,只是这次在其他巫神的调解下,没那么惨烈,但也经常是山崩地裂。

    听说就有一个部落运气不好,被共工与祝融的战斗余波影响,结果差点被彻底灭了。

    精卫对共工更加的不满,现在她是完全支持祝融,甚至还说要将大海填上,让共工无处躲藏。

    不过这件事被邱明劝阻住了,就精卫那两下子,真要是那么多,共工肯定会亲自出手,那么精卫很可能会挂掉。

    填上整个大海当然不可能,但是填出来一个小岛还是有可能的,邱明让精卫往这个方向努力,至于能否成功,邱明就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而且那个金乌回到天庭之后,跟父亲告状,据说妖族也准备好好教训一下巫族和人族,要让巫与人明白,这个世界是他们妖说了算。

    巫妖大战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发,邱明可不想参与其中,对他眼下的实力来说,这件事太危险了,甚至危险程度还在封神之战上面。

    这个精卫填海的世界,在邱明的出现下,好像改变了不少,也不知道这个世界未来的发展到底是什么样,但邱明敢肯定人族肯定没事儿,毕竟那三位圣人是一定会罩着人族的。

    随手卜了一卦,邱明摇摇头,今天运势不行啊,抽奖先放一放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世界其实就算什么都没抽中,邱明也不亏,他可是带回来不少的好东西呢,比如那大巫的血,如果不给杨七斤,他自己用来淬体也能提升一些。

    但是很明显,这个给杨七斤用效果会更好,自己的徒弟,邱明还是很舍得的。

    再一次出现在《雕龙记》的世界,邱明到黑龙潭看了一下,这里已经被他划为禁地,周围的阵法防护都还在,没有被触动的痕迹,看来那些修士还算乖,没有胆大妄为之辈。

    将龙宫取出来,放在黑龙潭底,邱明忽然发现黑龙潭里的鱼虾似乎又有了一些变化,好像许多鱼虾的气息变得大了不少,这是有化妖的潜质啊。

    黑龙潭出现一些妖怪邱明也不担心,刚化妖能有什么强大的,或许也就跟道具那实力差不多,别说是杨七斤了,就算是杨木匠的两个徒弟都能轻松收拾了。

    龙宫中那些灵果树好像没啥变化,可能是因为被邱明收起来后,吸收不到灵气,所以停止了生长,但是也并没有发现任何一株灵果树有枯萎的迹象,这让邱明还是很满意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龙宫中养的几条鱼,也没有任何变化,没长大,也没饿死啥的。这次在《精卫填海》的世界呆的时间可不短,邱明甚至往里面放了一块表,希望测试出龙宫收起来后,里面是否完全停滞。

    不过表继续走了,但因为是甩弦儿的机械表,结果因为长时间没有甩动,已经停了,还需要继续进行测试。

    一旦完全测试成功,邱明就可以将父母和道具也带来这些世界,在这些世界中,可没有现实世界那么强大的限制,邱明父母完全有可能成仙。

    不过贸然到这个世界,他们肯定不习惯,那么可以让他们在这个世界突破,然后再回到现实世界中去生活。

    可惜眼下还没有完全测试成功,邱明又没用活人进行测试,等下一次抓个穷凶极恶之辈试试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龙宫大门关闭,邱明带着小倩和九色鹿回到了杨七斤他们的部落。

    “杨大哥,七斤呢?”

    杨木匠停下手中的雕刻,扭头看着邱明:“我就知道能突然冒出来的就只有邱家阿弟。七斤带人出去狩猎了,这两天应该就能回来。”

    如今他们狩猎走的路越来越远,周围倒也不是没有野兽,只是都太弱,对杨七斤完全没有挑战。

    七斤不在,邱明觉得先给杨木匠使用大巫之血也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“杨大哥,我偶然得到一些大巫之血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说的是真正大巫的血?!”杨木匠一脸的不敢相信,现在哪儿还有大巫,这血又是从哪儿弄来的?

    “绝对是真正的大巫,或许杨大哥可以借此更进一步。”邱明取出两个瓶子,大的里面装的是相柳的血,小的里面装的是浮游的血。

    “还是留给七斤吧,我都这个岁数了,气血增长早已经放缓。”杨木匠眼神很热切,但却舍不得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给七斤留了,足够他血脉进化的,这是特意给你留的。”邱明笑了笑,当爹的果然还是最心疼儿子。

    “邱家阿弟,那这个可否给阿宝、阿花他们两个,我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阿宝和阿花,杨木匠收养的那两个孤儿兄妹,也是杨木匠的传人。那两个孩子天赋比七斤还是差了不少的,但在村寨里也是非常好的。

    邱明想了想:“既然杨大哥这么说,那就先给那两个小家伙也好。以后若是有机会,我再给杨大哥找。”

    杨木匠脸上笑开了花,马上将阿宝和阿花喊过来。

    浮游的血更多,阿宝和阿花直接割破手指,让伤口浸泡在巫血里面。只见阿宝和阿花的伤口本来流出来一些血,但很快那些血又重新钻入了他们体内。

    啊~~

    两个孩子疼的满地打滚,脖子上青筋都鼓了出来,脸色一会儿红一会白,不一会儿,竟疼的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邱明检查了一下,没事儿,两个孩子只是昏了过去,不过身上很热,只要彻底融合之后,就能苏醒过来。

    这种溶血之法是夸父告诉邱明的,过程本来就很痛苦,要求身体要足够强大,意志要足够坚定。

    如果不昏迷,那么效果会更好,很显然两个孩子的意志力还是稍微差了一些,毕竟经历的危险跟古时候那些人没法比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相柳的血就先不给他们用了,免得这两个孩子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一个身影飞快的冲进院子,他刚到村口就听见了阿宝和阿花的惨叫声,进来之后,看到阿宝和阿花躺在地上,昏迷不醒,而身旁,站着他朝思暮想的师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