邱明在老牛跟腊月生之间来回看,老牛躲避邱明的注视,但是腊月生却好奇的跟邱明对视:“邱大哥,你看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哦,你要这些竹子是吧,那就拿去吧。这竹笋我挖不出来,竹子我也不用了,我已经有了神笛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就谢谢你了。你放心,我会给出合适的东西交换,老牛,你不反对吧?”

    老牛没吭声,而且肯把他带过来,看来是不反对的。

    邱明取出一些玉符埋在仙音竹的周围,即是聚灵,也能让人不轻易发现仙音竹。仙音竹每次出现只有一年时间,那么邱明就试试在一年时间能否成功培育出成~熟的仙音竹。

    如果不行,还有一个办法,那就是挖一截竹笋移植到花盆里,放在龙宫之中。腊月生不能挖出来竹笋,不代表邱明也不行。

    “走吧,我们回去,腊月生,我可以到你家做客吗?”

    腊月生低着头:“可是我家里什么都没有,没办法招待邱大哥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邱大哥有钱。你找到的竹子,既然送给了邱大哥,那么邱大哥就应该给你一些东西作为交换。好了,回家,邱大哥还可以教你一些有意思的游戏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都快黑了,这腊月生怎么还没回来?管家有些不耐烦了,腊月生这穷家,家里连一盏油灯都没有,更不要说蜡烛了,天黑了他怎么回去?

    正想着呢,门外传来腊月生的声音:“这就是我的家,我出去的时候可能忘关门了。”

    “腊月生,你可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你,你来干什么?”腊月生看着赵财主的管家,又想起来自己被打的事儿了。

    “哟,家里这是来客人了,你用什么招待?算了,我也不管你,这张欠条你看看,上面写着你欠我们老爷五斗米,赶紧还了吧。”

    来个人又能如何,他身边可是跟着两个膀大腰圆的家丁呢,要是这个人不懂事,那就让两个家丁打一顿,反正在这个村子里,什么事儿都是老爷说了算!就算是在县太爷面前,老爷也是很有面子的。

    “我,我家里哪儿有米。再说当初也是你们强拉着我按的手印,根本就不作数。而且你们将我家的牛已经拉走了,我凭什么还要赔你们这么多米,当初根本就没吃两口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乱说话啊,这个上面有你的手印,那我就可以去找县老爷来抓你。别说我不给你机会,我看你家这头牛不错,反正你现在地也已经耕种了,就用这头牛抵债好了。借条给你,牛我牵走了。”

    管家甩落的欠条像是被一股风托着似的,直接飘到邱明的手上,邱明手中忽然冒出火光,那欠条直接化为飞灰。

    “现在欠条没了,你们还怎么告状?五斗米就想换一头牛?你们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。而且腊月生说是你们强迫他按的手印,你们也已经得到了超额赔偿,还来抢夺腊月生的牛,还真是人心不古啊。”

    邱明冷艳看着面前的管家,仗势欺人,还洋洋得意,难道不知道这样一来,下辈子投胎肯定是到畜生道吗?哦,或许还要在地狱先承受一些刑罚才行,比如下油锅,拔舌头之类的。

    “你敢毁了欠条?你们两个还愣着干什么,给我打!”手上冒火就能吓到我了?去年上元节的时候,县城里来个戏班子,那个变戏法的还会喷火呢,我什么没见过?!

    “腊月生,想不想亲手报仇?”邱明看着腊月生。

    “我,我打不过他们。”腊月生眼神中还带着一些恐惧,但也有那么一丝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能,你就能,只要你想。去吧,亲手报仇。”邱明在腊月生肩膀拍了一下,轻轻一推,腊月生就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刚才两个家丁还感觉不能动呢,忽然能动了,他们也没想那么多,先教训了眼前的人再说。诶呀,腊月生这个小子居然还敢冲过来,这是找揍啊!

    腊月生忽然感觉到体内出现了一股力量,那力量让他感觉到自己好像无所不能似的,他眼神中的恐惧减少。

    “啊~~”

    腊月生一声大吼,冲着两个家丁一拳打过去,为什么他觉得那两个人的动作好像变慢了许多?诶呀,他一拳竟然将一个人打飞了出去!

    管家像是见鬼了似的看着邱明跟腊月生:“你,你们不要过来!”

    腊月生一步一步的走向管家,一拳将管家打的直不起腰,但也仅仅是打了一拳而已。

    “你们走吧,我不欠赵财主什么,以后不要再来我的家!”

    邱明看着腊月生:“他们打过你,还这么欺负你,你就没想过要杀了他们?”

    “他们都有孩子,我杀了他们,他们的家人怎么办?再说他们也没有想过要杀我,我又怎么能杀他们?就算他们想过杀我,以后也不敢了,我也不能杀了他们啊。”腊月生认真的回答。

    邱明很满意的点点头,腊月生这孩子还保留了一颗善良之心,这点很不错。

    “那么你有了力量,以后想做点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以后?以后种地,放牛,或者还能帮一下别人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些?”

    “就这些。”

    这个答案也不能说错,没有想过仗着力量做一些坏事,或者是贪图享受什么的,但是很明显腊月生的见识太少了,没什么理想啊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我告诉你,刚才那股力量,是我借给你的,很快会消失。你别失望,如果你想,我可以教你如何修炼出来这种力量,不过你却你能仗此欺负他人,而且要多做善事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腊月生一脸的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但这时候那头老牛忽然进来,低头顶在腊月生的腿弯上,腊月生直接跪在了邱明面前。

    邱明看了老牛一眼,他本来只是想传授腊月生一点修行之法,算是结个善缘,毕竟腊月生的岁数不小了,根骨看着也一般。

    但看老牛的意思,是想让腊月生拜他为师,要不是收下这个弟子呢?可是这个弟子的前世是谁,邱明根本不知道啊。

    想了想,邱明道:“腊月生,你可愿做我的记名弟子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