腊月生在邱明的指挥下,磕了三个响头,喊了一声老师。邱明喝了一口自己准备的茶,算是收下了这个记名弟子,腊月生家里穷的连茶渣子都没有。

    至于说以后是否要正式收为亲传弟子,邱明还在考虑。

    给了腊月生一枚辟谷丹当做晚饭,邱明又取出几枚丹药递给老牛:“这个给你,对你应该有些用处。”

    老牛毫不客气的直接卷进嘴里全部吃掉,他只知道自己的机缘在腊月生身上,至于机缘到底多大,他也不清楚。

    当初他只是遇上了一个白胡子老头,告诉他守护这个小子,会有一番大机缘,难道这个机缘指的就是面前这位大仙邱明?

    “腊月生,过来盘腿坐下,我为你伐毛洗髓。”

    邱明手掌贴在腊月生的头顶,一股灵力从腊月生的百会穴灌入,在腊月生的全身游走。腊月生感觉身上又痒又麻,但却强忍着不吭声。

    邱明一脸的赞许,这份意志力还算不错,但不知道能坚持多久。他没有空炼制洗髓丹什么的,只能采用这种办法了。虽然不太好受,但效果跟洗髓丹是一样的,而且速度更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管家带着两个家丁跑回家,都是上气不接下气,不只是累,身上还疼,内心更是恐惧。

    赵财主刚刚吃过晚饭,他在亲自看着家里的长工做木匠活,那头神牛牵回来后,他要让神牛住在一个最好的牛圈里面。

    所以今天特意打造了一个新的牛圈,就连地上都铺设了木板,将来让这头神牛配~种生下一堆小牛犊,肯定能赚大钱!

    嗯?管家回来了?什么,是空着手?!

    赵财主走到大堂:“怎么回事,我的牛呢?”在他心里,那头神牛已经是他的了。

    “老爷,不好了,那腊月生家里来了个怪人,好像会妖法,他在腊月生肩膀上拍了一下,结果我们三个都没打过腊月生。”管家哭诉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你们三个人,没打过腊月生那个小家伙?废物,都是废物!”赵财主大怒,他牛圈都做好了,牛却没能拿回来,真是岂有此理!

    还说什么妖法,真是笑话,哪儿来的什么妖法?官府不是说了么,真正的国师回来了,将作祟的妖怪已经斩杀,哪儿还有妖怪敢出来?

    “明天老爷我亲自去,还不信治不了他了!欠条呢?”

    “被那个人用妖法烧了。”

    “罚你半个月薪俸!”没欠条,一样去把牛牵回来!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腊月生被一阵敲门声吵得睁开眼睛,他忽然发现不对劲,怎么天都亮了?明明他记得自己修炼的时候还没到半夜,这才修炼了一遍,怎么天就亮了?

    老师在一旁做着一个奇怪的动作,这个动作有什么深意吗?

    外门被直接砸开了,门栓断裂,赵财主大步流星的走进来,身后跟着十几个家丁。虽然他不信管家那些话,但也不能不小心一些,两三个人打不过你,十几个人呢?就算是会些武艺的游侠儿,也绝对能拿下,他们可还带着网子和棍棒呢。

    虽然昨天腊月生打了三个人,但是今天这阵仗,还是吓住了他,不过看看屋子里的老师,他又有了胆气。

    “你们干什么,这是我家!”他又不是赵财主家的佃户,凭什么赵财主可以随便进来?私闯民宅,他是可以告官的!

    “你家?毁了欠条以为这件事就能过去了?告诉你,没那么便宜。今天我不但要拉着我的牛走,还要好好教训你一顿!”赵财主恶狠狠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,你们不能将老牛拉走!”腊月生急了。

    “还愣着干什么,给我先打一顿!”

    “你要打谁?”邱明站在门口问道。

    赵财主揉了揉眼睛,这人怎么忽然就出现在门口了,是刚才眼花了没看见?

    “你就是那个会变戏法的吧,你们给我上,今天打得用力了,晚上有肉吃!”

    一群家丁真的就冲上来了,但是才走了两步,那些家丁就发现自己忽然被定住了,连根手指头都动不了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觉得自己脸上被抽了一下,然后像是滚地葫芦一样,全部滚出了院子,就连赵财主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“哼,一个为富不仁,一群为虎作伥,今日给你们小小惩戒,如若再犯,数罪并罚!记住,这是我邱明说的。”

    那些家丁都感觉脸上火辣辣的,但是赵财主脸上更狠,那是皮开肉绽啊。不过相比于脸上的疼痛,他更害怕的是邱明。

    那些家丁没见识,他可是知道国师的名字就叫邱明啊。虽然说邱明辞去了国师的位置,但据说有人曾见过国师飞升,那是仙人啊!

    他胆子再大,也不敢跟仙人对抗,只是他想不明白,为什么仙人就跟腊月生扯上关系了呢?早知如此,他又怎么会为难腊月生,肯定是好吃好喝供着,以求仙人能够赐下一些东西啊。

    不行,赶紧回家,让人送来一些东西作为赔偿,否则仙人听了那腊月生的话,该不会降下仙法处死他吧?

    邱明拍了拍腊月生的脑袋:“好了,你去修炼吧,总有一天,你也能做到这些的。”

    邱明只传了腊月生一些基础的练气之法,他只需要让腊月生修为有那么一点进步,能够唤醒前世的记忆就好了。到时候腊月生自然就知道该如何修炼。

    而那时候腊月生还愿意诚心拜师,再考虑其他的。上清一脉收徒不看出身,只看心性和资质。

    过了不到半个时辰,就听到门口有许多声音,昨天那个管家带着许多家丁,挑着很多礼物送了过来,说是给腊月生的。

    “都拿回去吧,告诉赵财主,家里既然有余粮,不如多做善事,或许下辈子能够避免堕入畜生道。”

    管家他们不敢忤逆邱明的话,带着东西回去了,而那之后,赵财主还真的变成了一个远近闻名的大善人。

    邱明又一次离开了,他答应了皇帝要帮着粮食增产,还需要去许多地方呢,昨天在腊月生这停留了一天,今天又该继续去了。

    当然,帮别人的同时,也是在寻找马良,为什么这么长时间,还是没找到马良?那个告诉腊月生如何寻找神牛的孩子,是马良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