赤练女很聪明的马上撤退,她生怕再不跑就来不及了。只是临走的时候,她冲着邱明喊了一句:“敢问英雄高姓大名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必要知道。”

    赤练女脚步一顿,那些英雄人物,不都是很豪气的留下自己的名字吗,为什么这个人不一样?不过她没敢继续问,万一对方反悔了,她想跑可能都来不及。

    高月还想说什么,但是被荆天明给制止了,高月是燕国公主,发现盖聂是杀害父王燕丹之人后,就给盖聂下了毒,若非如此,又何惧流沙,盖聂的称号可是剑圣!

    盖聂知道高月下~毒之后,也没有怪高月,他本就是该死之人,若不是墨家救了他,他已成白骨。

    只是他还要护送荆轲之子荆天明去墨家机关城,或许他是没机会了,号称小医仙的端木蓉都解不了他的毒,他就只能等死了。

    “这位前辈,多谢你救了我们。不过我们需要去墨家机关城,若是前辈有所差遣,可派人到墨家机关城寻我,力所能及,绝不推辞。”荆天明对着邱明拜了一下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去墨家机关城做什么?借助墨家之力,继续抗秦?”邱明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,秦国吞并我们的家园,我们当然要抵抗,保护我们的家园,让百姓不再流离失所。”荆天明正气凛然的说道。

    他父亲就是刺杀秦王而死,所以他与秦国有着不共戴天之仇!

    “之前天下都是大周朝的,所有的国都是周朝的封国,你们都是周朝的子民。从春秋五霸,到战国七雄,那些国家之间的战争可曾停止过?死亡的人数,比现在少吗?,现在书同文,车同轨,度量衡等也都一样,难道不好吗?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不分你是哪国的人,都是一国之人,可以有时间去之前去不了的地方转转,看看曾经想去却无法去的地方风景,不是一件幸事?”

    秦国合并六国,其实也是有着很大好处的,虽然历史上许多人对嬴政褒贬不一,但不可否认,嬴政称得上是雄才大略。

    而靠着荆天明他们这些人,最终是无法阻止这一切的。倒是项少羽很有希望,不过暂时岁数太小,等岁数大了的时候,嬴政也该暴毙了。

    “前辈怎可说出如此之话?”荆天明一脸的不赞同,“虽然说天下都是大周,可现在各国皆有王,秦国攻打我们的家园,难道要我们就这么忍受了?”

    “秦国如今势力已成,靠你们这些人,如何能够抵挡?现在战争要结束了,你们又想挑起来,又会死伤多少无辜之人?”邱明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可以刺杀嬴政,我父亲的五步绝杀,天下无双,我若能练成后靠近,必然能杀死嬴政!嬴政一死,秦国必乱,到时候天下就能恢复太平,死伤一些人在所难免。”

    看着信誓旦旦的荆天明,邱明笑眯眯的问道:“你父亲是荆轲,当初刺杀秦王的时候,不是已经靠近五步之内了吗,为什么没能成功?”

    荆天明说不出话了,他也一直很好奇,为什么父亲当初没能成功。肯定是秦王用了一些卑鄙的手段,否则父亲定然能杀了孱弱的秦王!

    这里面目前最强的就是那个所谓的剑圣盖聂,不过气息也十分微弱,邱明看了一下,不过相当于炼神期而已,还中了毒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代,肯定还是有着高人隐居,毕竟《眉间尺》的世界,距离此时并不太久远,而那时候,邱明可是见过白起,那是一个很强大的巫。

    秦国或许有巫族的传承,靠着这些人想要杀死嬴政,真是异想天开。邱明要帮助荆天明成为天下第一剑客,但是却要先灭了荆天明覆灭秦朝之心。

    否则真的将荆天明教出来了,难道还要防着自己的弟子不成?

    “你觉得盖聂实力如何?”邱明指着盖聂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叔剑术非凡,有着剑圣的称号,自然是非常强大。”荆天明理所当然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若是拜我为师,不出三年,我保你超过他,就算你资质再差,十年时间,我也能让你成为天下第一剑客!”

    其实邱明觉得三年时间就足够了,毕竟荆天明的天赋确实不俗。不过这个世界还是有着许多隐藏的高手,想要成为天下第一剑客,或许也不是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的天地灵气还算充足,必然有着许多练气士,不过邱明还有一个终极大招,那就是将其他剑客高手全部打败,破了对方的剑心,那时候荆天明自然就成为天下第一了。

    但这种方法,邱明不想用,他教导出来的弟子,何须靠他出手才能战胜敌人?将来他只需带着荆天明四处挑战天下剑法高手就行了,他相信荆天明会成功的。

    邱明夸下海口,荆天明他们没觉得有什么,但是盖聂却一脸的不服气。他师从鬼谷子,那是他心目中的天下第一剑客,光是只练了纵剑术的他,就能得到剑圣的称号,这邱明凭什么敢说三年时间就让荆天明超过他?

    虽然他也知道荆天明天赋出众,可他也不差,还说十年时间成为天下第一剑客,这更不可能!

    邱明看着盖聂:“看你的表情,似乎不相信?你现在中了毒,我帮你解了。”

    邱明抓住盖聂的手,一股灵力冲入盖聂的体内,直接将毒素逼出。盖聂左手小指忽然裂开一个口子,里面喷出一股黑血。

    盖聂一脸的难以置信,这不可能,他的毒竟然就这么被解了,是靠着一股强横的力量,直接将毒素逼出,这人的实力,深不可测!

    “现在你认为我三年时间,能否让他超过你?别说是你,就算是你们师兄弟一起出手,到时候也打不过他,只要他拜我为师!”

    “不过有一点,荆天明你要清楚,我只是收你为记名弟子,而不是亲传弟子。你可以称呼我为老师,到你让我满意了,才能成为我的亲传弟子。”

    荆天明看了看盖聂,见到盖聂点头,又看到盖聂吃惊的表情,难道这人竟然真的比大叔还要强得多?

    成为天下第一剑客,那是他父亲的梦想,也是他的梦想。现在机会就放在眼前,他却犹豫了,因为前辈似乎不想他抗秦。

    如果不能抗秦,他学这天下第一的剑法又有何用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