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到老师出手就轻松灭掉聚散流沙两名大将,荆天明非常的兴奋,可是为什么老师停手了,继续出手啊,把那个卫庄、公输仇什么的也灭掉啊。

    “天明,你过来,你看看他们,仔细想一想,真的是因为秦国的事儿才打起来的吗?”

    荆天明本来想说是,但忽然一想发现不对。公输仇纯粹就是为了让公输家成为天下第一机关傀儡世家,卫庄是为了杀死盖聂,得到完整的鬼谷子传承。

    其实天明不知道是,燕丹也跟这里面许多人有私仇,包括高渐离等人同样如此,他们许多人就是为了仇恨而战斗。

    当然里面还是有为了其他而战的,比如为了保护机关城,为了保护自己的亲人朋友等等,但很多领头之人都不是。

    “你跟这些人在一起,真的觉得快乐吗?许多事情他们都没有告诉你,而他们还会强加一些责任压在你身上,这些是你想要的吗?许多人说秦始皇残暴,你也想过要灭掉秦国吧?可是灭了之后呢?”

    荆天明呆住了,他也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。恢复之前的战国七雄并立的局面?又或者变成战国六雄,让秦国灭掉?可是谁占据秦国的地盘,其他国家之间是否还会发生争斗,最终会不会出现第二个秦始皇,想要一统天下?

    说起来如何灭掉秦国,荆天明根本不知道,只是所有人都说秦国的不好,他才会受此影响,产生了灭秦的念头。

    “现在你明白了吗,你那所谓的抗秦,无非就是个人仇恨的延续而已,你的父亲叫荆轲,被墨家巨子指挥着去杀秦王,但实际上他真正是被盖聂杀掉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邱明这些话,荆天明内心顿时变得一片混乱,双眼瞬间赤红,浑身气势猛地暴涨。

    邱明皱着眉头,荆天明的体内竟然还隐藏了这么一股力量,这力量隐藏在巫族血脉之中,他之前并未发现。

    不过这力量也是源自于巫,不使用的时候,根本发现不了。这是大巫,不,这貌似是祖巫的力量,因为这种力量比他见过的大巫更加精纯,也更加的狂暴。

    邱明按住荆天明的肩膀,荆天明竟然转身就想挣开。看到一下子没挣开,荆天明一拳打向邱明。

    失去理智了?邱明抓住荆天明的拳头,力量竟然增加了这么多。不过只是如此,还不足以挣脱邱明的束缚。

    祖巫的力量虽然好,但也要会使用才行,就像给一个小孩子一把枪,即使那个小孩子能够有力气扣动扳机,可也未必打得中面前一米的大人。

    荆天明嘴里发出低吼声,邱明还想看看荆天明能够发挥出几分威力呢,但忽然发现荆天明的身体要承受不住了。

    这力量太强,荆天明的身体太弱,邱明闪电般在荆天明脖子后面打了一下,咦,居然没有昏倒?

    一挥手,施展出一个昏睡术,这回荆天明的眼睛终于是闭上了,还发出了鼾声。赶过来的高月看到这些,面带担忧,天明体内的力量又发作了吗,会不会又受重伤?

    “邱前辈,天明怎么样,他不会有事吧?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有我在,他这点小伤很快就能好转。”

    就像精卫借用女娲的力量一样,时间长了也受不了。只是天明的身体更差,而祖巫的力量更加狂暴。

    不过天明的身体也变得更强了,不会像之前那样直接重伤。邱明往他嘴里塞了一枚丹药,足够保证天明伤势恢复了。

    那些人还在继续打,许多机关傀儡都化为了碎片,公输仇确实在这方面天赋绝伦,邱明看到公输仇的一些机关傀儡,都有些赞叹,真的很巧妙。

    燕丹一个人与公输仇和白凤两个打,但很快就落入下风。燕丹虽然吃了邱明给的丹药,但身体本来就有伤势,此次贸然动手,伤势再次加重。邱明告诉过燕丹了,这是燕丹自己的选择。

    “邱前辈,求求你救救巨子吧。”高月乞求道,那不只是墨家巨子,还是她的父亲啊。

    因为聚散流沙那边少了三个高手,墨家机关城这边其实是占据上风的,可是燕丹恐怕就要完了,至少武功肯定是要废了。

    燕丹终于是找到机会,一剑刺穿了公输仇的胸口,但同时也被白凤的飞羽击中,还是墨家其他人拼命才救了回来。

    卫庄跟盖聂谁也无法奈何谁,两人半斤八两,打的倒是很精彩。赤练女想要帮忙,但卫庄不允许,她想控制蛇群攻击墨家弟子,可是见到了邱明出手,她也不敢如此做了,生怕自己也被雷劈。

    终于卫庄是因为分心,手臂上被盖聂划出一道伤口。赤练女赶紧冲过来,拦住了盖聂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吧,这次是我们输了,刚才苍狼王跟隐蝠的事情你也看到了,黑麒麟肯定也失败了,有那个人在,我们没办法成功。”

    卫庄恨恨的看了眼邱明,再看看已经死掉的公输仇,知道大势已去。

    “撤!”

    等他们都离开之后,燕丹直接吐出一大口血。许多人赶紧扶住燕丹。端木蓉抓住燕丹的手腕,完了,燕丹体内经脉断裂,看来武功是要废了。

    “恳请邱先生救巨子一次。”

    端木蓉等人都将希望寄托在邱明身上,希望邱明能能够出手,或许也只有邱明能够救得了巨子了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救过他一次,也告诉了他后果,是他执意而为。因为他不愿意解散机关城,现在机关城成了什么样?”

    “一因一果,他早该想到。那么多重伤的墨家子弟,你为什么不求我去救其他人?他的命,比别人的更加金贵?”

    燕丹推开端木蓉:“邱先生,燕丹是咎由自取,但机关城以后怎么办,这些子弟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让他们离开好了,若是想要下山,我可以送他们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邱先生就不能出手保住机关城吗?”燕丹哀求道。

    “然后呢?这件事本与我无关,按照你的想法,是不是希望我将聚散流沙等全部杀掉最好?顺手还将嬴政等灭掉?你要我保的是墨家的颜面,还是要保护那些子弟?”

    燕丹看到邱明身边躺着的荆天明,忽然有了主意:“我欲将荆天明定为墨家下一代巨子,以后带领墨家弟子,并掌管机关城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