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天明若成墨家巨子,我会第一时间让他将所有墨家弟子遣散。你不是想保住机关城么,可以,以后机关城我自己住好了。”

    邱明瞥了一眼燕丹,想用荆天明捆住我,给你墨家当保姆,还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!

    “身为我邱明的弟子,岂会在乎你一个区区墨家巨子的位置。你吞服的那枚丹药,虽然药效剩余不多,但是足以保住你的命,只是以后就只能当个普通人了,专心研究机关傀儡之术吧,别再算计他人了。”

    邱明转身带着荆天明离开,扭头看了高月一眼:“你也跟着来吧,你父亲死不了,你也劝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之所以让高月跟着,是因为邱明想到这短时间高月会很危险,阴阳家的人该过来抓高月了,赵高会利用高月,唤醒荆天明体内的力量。

    在父亲的示意下,高月咬着牙跟上邱明,但是内心却极为不舍。她内心希望卫庄等人知难而退,不要再来攻打墨家机关城了。邱前辈如此厉害,她若是能跟在身边,学会其医术,应该就能救父亲吧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机关城外的峭壁上,有三个人正在攀岩而上,她们今天过来,是要奉命带走高月的。这次卫庄与公输仇等人联手进攻机关城,机关城必亡,墨家巨子也会死亡,从此之后,不会再有什么汇聚反秦之士的安全之地。

    可是刚刚爬上来,她们就觉得不对了,为什么机关城里没有喊杀声,难道卫庄已经将机关城里面的墨家弟子尽灭了?

    少司命和大司命都看向领头的月神,月神会巫术之中的占卜术,通过星象,她明明看到机关城会灭亡的,为什么眼前的景象不一样?

    不过这些先不管,她们的目标是高月,先去找人,带回去复命。

    此时机关城还很混乱,许多人在治疗伤势,还有人在修复毁坏的房屋建筑,没有人注意到三个人混了进来。

    一个弟子被抓住,他只是看了月神一眼,就将高月跟着邱明走的事情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邱明是谁?她们根本没在乎,如果是高渐离、盖聂等她们还会小心一些。嗯,直接过去就行了,趁乱将人先带走,然后再去找卫庄他们问问到底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就是这间房子,少司命推开门,屋里的人看向她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高月感觉很奇怪,虽然说机关城很大,但大部分人她都应该见过,尤其是身材如此好的女人,她印象会更深,为什么对眼前之人完全没有印象,而且这人还蒙着面?

    再说旁人进来总会要敲门的,这人怎么直接推门进来了?等等,后面还有两个人。

    “哟,你们的修行之法很有意思啊,巫族、妖族的方法都借鉴了一些,气息很古怪啊,我猜你们应该就是阴阳家的吧?”邱明看着面前的三个蒙面女子。

    “你是邱明?识相的话少管闲事!”少司命喝道,同时伸手抓向高月。

    “在我面前,你们要是能将高月抓走,我岂不是很没面子?高月跟我弟子有缘,你们还是别白费力气了。”

    少司命一掌打过来,但是却感觉有一股很强的力量先击中了她的腹部,她直接飞出了屋外。

    大司命和月神一左一右攻过来,这人很不好对付,给她们一种面对东皇太一大人的感觉。她们必须出全力,一定要完成任务。

    邱明闪电般刺出两拳,大司命与月神步了少司命的后尘,同样跌落到门外。她们对视一眼,这人怎会如此的强大?

    少司命脚下出现莲花,控制一些树藤之类的想要缠住邱明,但是还没接近邱明呢,那些树藤全部枯萎。月神发动精神秘法,想要控制邱明,至少也能影响邱明的心神。

    一个浑身冒着金光,笑眯眯的人出现在她眼中,这是什么,为什么是光头?而她内心之中,竟然生不起一丝反抗的念头,似乎想要跪拜一番。

    “啊~~你,你到底是谁?!”月神猛地回过神,她想控制对方,差点让自己被对方控制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是知道我叫邱明了吗?没想到你竟然对巫族的一些秘法研究颇深,但有些偏了。你能通过星象看到一些未来的场景,可是每一次都会头痛吧?”

    “这是你的生命之力在流逝,这一点东皇太一没告诉你吗?你感觉自己的精神之力不断的壮大,可知用不了多久,你就会被这些力量所撑爆?”

    “将你们的功法留下一份,可以让你们离开。别再试图反抗,我不愿杀人,不代表我不会杀人。”少司命脚下出现莲花,让邱明不忍下手,这本身就是一个可怜的女人。

    月神她们都不想将自己所学留下,那是阴阳家的秘术,东皇太一传下,怎么能传给外人?如此一来,东皇太一必然震怒,她们将来的下场肯定会非常糟。

    可若不同意,恐怕现在就得死,还谈什么将来?

    少司命先将自己的功法说出来,邱明听完摇摇头,对木系灵力的一种控制,没啥特殊的地方,比他见过的那些草木精怪成妖的差远了。

    比如树妖姥姥,比如椿树精什么的,法术可比这个神奇的多。至于武功招式,在邱明听来更是错漏百出。

    见到邱明此举,大司命才将功法说出来,邱明同样有些失望,火系的修行之法,这个邱明更加擅长,也不知道阴阳家的修行之法就是这样,还是因为大司命得到传授的不多,但他肯定大司命没有给假的。

    按照上面的修行之法,确实能修炼到大司命这个境界,可也就只是如此了,其中许多秘术在邱明看来都是华而不实,他的一朵三昧真火,那大司命就绝对控制不了。

    月神迟疑了半天,终于是将功法说出来,这个除了她没人能练成。一些巫族的占卜之术,诅咒之术,还有精神力控制的方法,包括一些功法招式全都说出来了。

    功法招式邱明直接让她略过,这个对他没啥用,精神力的控制之法也没啥用,但是最后的巫族占卜和诅咒的方法,对邱明还是有一些启发的。

    或许有两门天书上的秘术,能有所精进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