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张良见过邱先生。”见到邱明的第一面,张良就发现完全看不透邱明,这人看似一个普通人,但却又有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哪怕是在荀子身上他也没感受到过,足以见得邱明的实力深厚。所以一见面,他才会对邱明施了一礼,表示尊重。

    邱明也拱手还礼:“张庄主来找我是有事儿吧?”

    “不敢,邱先生喊我张良就行。邱先生乃是世外高人,我听说后当然应该来拜访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这只是过来看看,顺便给弟子找一份姻缘。如今城中多了不少的秦兵,你更关心的应该是这些吧?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小圣贤庄的藏书楼里有着无数的先贤典籍,可是你想过没有,上面并不是用的秦国文字,而是包含了其他六国文字。”

    本来听邱明说小圣贤庄的藏书楼典籍多,张良还很得意呢,可是后面那半句话,让张良如坠冰窟。

    这件事若是被外人得知,秦兵必然会大军压境,到时候小圣贤庄还能存在吗?靠着小圣贤庄的实力,绝对保护不了那些弟子和典籍。

    “邱先生,难道你也认为那些先贤典籍不该留存吗?那些都是先贤著作,可以教化世人啊。”张良忍不住说道。

    “教化世人?那么小圣贤庄有多少弟子,那些你口中的先贤著作,又给几个人看过?世家都有一个通病,喜欢藏书,只给自己家的人看,不传给外人,既然如此,又谈什么教化世人?”

    “秦始皇虽然焚烧了许多典籍,可是其中并不包括农学和医学,甚至其他许多典籍也都用秦国文字记载下来了。以后天下都是用一种文字,说一种话,你觉得哪样对百姓更好?”

    “难道前辈觉得秦始皇是对的?那他残杀许多六国之人,还修建长城,耗费多少人力物力?”

    “秦始皇当然也有错,杀了许多人,这个我也是反对的,所以他的命肯定不会长。至于说修建长城,这个为的是什么,你们真的不知道吗?北面那些胡人,拥有数量庞大的骑兵,若是南下,百姓又将如何?”

    “相比于秦始皇,那些佞臣才是更加可恶的,比如赵高。你们儒家也一直想要推翻秦始皇,推翻秦朝,但天下分崩,真的就是好事吗?”

    张良有些搞不懂邱明的态度了,好像邱明对秦始皇没有太大的好感,还说秦始皇命不长,但是邱明对秦国没啥恶感。还有提赵高什么,赵高固然可恨,但真正做出决定的应该是秦始皇吧?

    “若是有一天,秦始皇死了,天下落入一个庸人之手,百姓揭竿起~~义,那时候天下肯定会换一个帝王,你有想过要辅佐一个明君吗?”

    “邱先生什么意思?”张良吃惊的看着邱明,该不会邱明是想取而代之?公子扶苏,不算是庸人吧?

    “我对皇权没有任何兴趣,那个位子虽然好,但并不是我所追求的,而且坐上那个位子,就要肩负起很大的责任,并且坐上那个位子之前,总是要伴随着许多的血腥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可以给你推荐一个人,项少羽,楚国项氏一族的少族长。若是将来有一天秦国被推翻,那么只能是这个孩子。你若辅佐他,想要教化百姓的心愿,或许就能完成了。”

    项少羽?那不就是你的徒弟么。

    虽然说项少羽他这段时间也关注了,是一个不错的孩子,可是邱明也将其地位拔的太高了吧?这么一个少年,值得我去辅佐?

    “不管你答不答应,这个给你。”邱明甩出一枚丹药,张良伸手接住。

    “若是你将来肯尽心辅佐项少羽,或许你有机会长生。”传闻张良未来曾追随赤松子的脚步,可惜也没能长生。

    邱明可以传张良一点练气之法,成仙没希望,但是多活一些年还是可以的,至少比他原本的寿命能长一些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要看张良的表现了。

    长生?张良攥着这枚丹药,这邱明是传说中的仙人吗?可是仙人不是早就去传说中的天界了吗?就算不在天界,也应该在海外仙岛什么的,或者是一些名山大川,怎么会管这些凡人之事?

    难道说邱明跟他说的这些话,代表的是上天的意思?未来秦国会被那个项少羽给灭掉?

    “张良不敢现在答应,但先生的话,张良会记在心里,如果先生没有别的事,张良想要告辞。”张良态度变得更加恭敬,拱手施礼后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张良走后,天明和月儿走进来,天明张了张嘴,好像是有些话想说。

    “怎么,听见我跟张良的对话了?你是不是想问,既然我改了主意要抗秦,为什么选择的不是你,而是项少羽?”

    “少羽,你也别在门外偷听,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邱明说完,在外面探头探脑的项少羽才走进来。他对邱明是非常感激的,小聚贤庄的三庄主啊,老师居然在为自己招揽辅佐之人。

    “天明,我问你,如果让你领兵,需要带领士兵冲杀,你愿意吗?少羽,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愿意。我是为了建立一个更好的王朝,让百姓生活的更好!”项少羽毫不犹豫的回答道,这些都是项梁自幼就灌输给他的思想。

    天明叹了口气:“老师,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打打杀杀,并不是天明所喜欢的,从心态上,他其实就不适合做一个首领,更不要说皇帝了。

    想通了这些,他也就不再纠结什么,能够跟月儿一起练功,一起生活他就挺满足了。像师父说的那样,将来再为百姓多做一些事,不负所学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“明白就好,去练功吧。这些天在客栈好好呆着,我有事情要出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需要我们跟在身边服侍吗?”月儿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需要,若是遇上危险,捏碎这个。”邱明给他们三个都留下了一枚玉符,关键时刻捏碎了可以形成一个防护罩,邱明也来得及回来救他们。

    他刚才忽然决定要出去,是因为九色鹿告诉他在海上找到了一艘大船,应该就是传说中的蜃楼,他要过去看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