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陛下,臣听护国法师说,星象有异动,恐有大事发生,请陛下早做准备。”赵高汇报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大事?”

    “关乎国运!”

    国运?!这个由不得秦始皇不重视。他忽然想到了那天见到的邱明,是因为这个人的出现吗?可是这个人明显表示出对皇位没有兴趣的意思啊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他,难道又是胡人?扶苏不是在镇守北方吗?长城修建的也有条不紊,还有什么人会动摇国运?

    “详细说说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护国法师月神夜观星象,发现一颗星辰坠于骊山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什么山?”秦始皇从座椅上站起来,打断了赵高的话。

    “回陛下,是骊山。”

    骊山,那是他秘密修建的皇陵所在地,尤其是这里有着他放置的十二金人,那是他最后的希望了。星辰坠落,是预示着他秦国要亡,还是他这个皇帝要亡?

    “不用说了,朕忽然想到东边去看看,你与李斯陪同朕一起吧。”秦始皇做出决定,并且想要跟之前一样,名义上是出巡,实际上是去查看自己的皇陵。

    他绝对不能让那里出现问题,而且这次要多带一些人手,一定要保证自己的安全。他不想再跟上一次一样,面对邱明的时候,他这个皇帝没有一点的威严。

    “是,臣这就去准备。”赵高低着头,眼神中有着一些异色闪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月神,你带领其他四大长老,随时待命。”东皇太一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月神有些疑惑,东皇太一竟然要亲自出手了?是因为星象异动,背离了轨迹的原因吗?

    在阴阳家中,许多人根本不知道“苍龙七宿”的秘密,但是她是知道的,她也知道东皇太一想要得到“苍龙七宿”的力量。

    虽然说东皇太一藏在幕后,让她与星魂成为秦国的护国法师,可实际上所有事情还不是都需要他首肯才行?

    她算是东皇太一最为信任的人了,甚至许多事情,恐怕同为阴阳家护法的星魂都不知道。而一些隐秘的事情,东皇太一也从来都是交给她去做。

    成为东皇太一最为信任的人,自然能够得到许多的好处,但同时也伴随着一个极大的坏处,那就是一旦东皇太一不想一些事有传出去的可能,就会对她下手。

    她从来没见过东皇太一真正出手,但在她的内心之中,就算他们阴阳家的两大护法,五大长老同时出手,也不是东皇太一的对手。

    而这次能让东皇太一如此重视的事情,肯定是关于那个叫做邱明的人,因为其他任何世家的人,东皇太一从来都没放在眼里过,甚至她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邱明在她的心目中,也是无可匹敌的,但是到底邱明和东皇太一谁更厉害,她不知道。本来她是阴阳家的护法,她应该是希望东皇太一赢的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她内心竟然生出一个想法,或许让邱明赢了也挺好。

    看似她一直在掌控被人的宿命,但实际上呢,她的宿命却一直再被东皇太一掌控着,有谁不想摆脱宿命的束缚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伏念看着张良:“星象异动,恐有大事发生,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不要了吧,我们静观其变就好。”张良想的很清楚,邱明那么强大,要让项少羽称王,甚至取代秦始皇。

    他只要将来辅佐项少羽,儒家就不会有任何问题,甚至可能跟阴阳家一样,成为国家认定的唯一世家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在想什么,可是你别忘了农家、墨家、道家、法家等,他们每一个都不会让你轻易的成功。”

    位置就一个,天下所有世家来竞争,如此被动的等怎么行?再说他们也应该做两手准备,不能将宝都押在邱明的身上。

    这一天,道门天宗、人宗,法家、公输家……这些大势力,大家族全部感觉到了天地的变化,或许他们的机会来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项梁找来范增商量,天下要变了,他们的准备还没有完全做好,是不是应该加快一些速度,不要怕暴露了?

    范增很反对项梁的说法,天下要变,可还没变不是吗?再一个少主还在跟着奇人邱先生学艺没有回来呢,他们绝对不能暴露,还应该继续积攒实力,风林火山四部继续扩充。

    等少主归来,振臂一呼,他们就能成事了。至于说阴阳家,他们也不怕,因为早有一个楚人打入了阴阳家,并且身居高位。

    天下要变的消息,不也是那人传回来的,而且那人跟少主的老师说法完全相同,亡秦必楚!

    天佑他们楚国,天佑他们项家。不过得跟少主说清楚,以楚国名义起兵可以,但是最后建立的楚国一定要他们项家是皇族,可不能将拱手为他人做嫁衣,毕竟原本的楚国已经被灭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不要去,这件事你不要搀和了。我们调查出来,罗网已经在动了,而且不止罗网一个组织,各大世家都纷纷动了,我们容易成为众矢之的。”赤练女劝说卫庄。

    毕竟他们聚散流沙与秦国合作,没少对之前的六国王室子弟下手,还得罪了不少的世家。这一次几乎所有的世家都动了,那差不多可以联合起来抗秦了,他们搀和进去,很有可能是背腹受敌啊。

    “不,这件事盖聂一定会去,而我也只要杀了盖聂就够了。”卫庄的目的很简单,什么王图霸业,他暂时还没想那么多,但是鬼谷子的完整传承他一定要得到,那么他就必须先杀了盖聂,在这场竞争中胜出。

    “况且不是有白凤在,我们也曾得到了不少公输家的机关傀儡,打不过,跑总是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赤练女还想劝说,但看到卫庄坚定的眼神,知道她说什么对方都听不下去了。她还能说什么呢,只能跟随卫庄一起去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燕丹早就知道邱明将幻音宝盒拿走了,但是他没想到邱明竟然已经能打开了幻音宝盒,他们墨家研究了多少年,还是没能成功的啊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说,天下要乱了,墨家也正好可以有一个重新被世人认识的机会,说不定他还有机会重建燕国呢。

    尤其是这时候他感觉到自己受伤的身体,好像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在修复呢,或许他的功力也能恢复,实在不行,那就使用那种秘~药,哪怕只能有短短的一刻钟也够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