胡亥坐在宫中,为什么他的帝王路会如此坎坷,当年父皇不是很容易吗,天下没有能挡住秦国铁骑的啊。

    当然了,现在秦国也不是全败,至少已经将陈胜、吴广那两个反贼灭掉了。但是也消耗了秦国不小的实力,还分散了秦国的兵力。

    说白了天下此时还是其他势力围攻秦国,秦国不得不多线作战。项少羽这边还好,打赢了也不会做什么太过分的事儿,但是陈胜、吴广每次可都会将城池劫掠一空啊。

    朝中大臣都倾向于先灭了陈胜、吴广,想要借此来震慑一下其他反贼,也鼓舞一下士气。但是这边打赢了,其他方面却输了,完全没有起到震慑的作用!

    项家的崛起的速度太快了,而且每一次项少羽这个家主都身先士卒,项家士气没有任何军~~队能够比得上。

    胡亥觉得现在不只是兵士不够用,就连将帅也不够用。曾经任命的许多将帅,现在都成了对方的俘虏,还有一些是直接战死了。

    最可气的是,现在咸阳城内也有许多人不想抵抗,包括一些大臣,也说要跟项家议和。那些人都是脑袋被马蹄子踩了吗,换做你是项家,这时候会愿意议和吗?

    还有说让他们招揽刘邦与韩信,给那两位封王,并承认他们占领的土地是封地,然后让他们一起跟着秦国夹击项家,或许可以形成暂时的平衡。

    他也知道这是最好的办法了,虽然这样非常的丢人,或许他再也不能称为皇帝了,因为他已经不是天下共主。

    可是派出去的使臣这么长时间了还没回来呢,而项少羽的军~~队,已经打到了咸阳城下。

    “丞相,派出去的使臣为什么还没回来?我们调动的军~~队,什么时候能回来?”胡亥焦急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别急,快了,就快了。”李斯此时也是焦急上火,他的权力还没有享受够呢,却马上就要失去了。

    他此时内心也有一个想法,那就是投降项少羽。以他的才干,应该能得到一个不错的位置吧?

    更何况他还能作为使者,为项少羽劝降一些守城的将帅,只是这样一来,他的名声就臭了,项少羽又岂会用声名狼藉之人?

    或者劝说一下胡亥,让胡亥投降,他拥立一个新的皇帝,嗯,改称秦王好一点,向项少羽表示臣服,这样自己当个小国的丞相也还不错,至少这个新秦王肯定还是只能乖乖的听话。

    “报~~~城外西楚霸王麾下有人叫战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愣着干什么,派人打啊!”胡亥吼道。都到这时候了,还汇报什么。守军将领是个干什么吃的!

    “可,可是许多人不愿意打。”汇报之人支支吾吾的说道。

    此时天下还遵从周朝的礼仪,打仗之前,先要公布一片檄文,讲述为什么打仗,这样才会得到百姓的支持,否则招募士兵都难。

    项少羽当然是例数了秦国的多条罪状,将秦国的许多政~策所带来的危害都说了出来,至于那些政~策可能带来的好处,则只口不提。

    此时打仗还有许多规矩,比如必须敲鼓,鼓声响为进攻,也才有了一鼓作气等词汇。还有就是打败了,可以和谈,割地赔款就好了。

    秦始皇就是这样,开始是让其他国割让土地,后来干脆就是直接将对方灭~国。但是其中一条规矩,却被秦始皇给废了,那就是不杀俘虏。

    最初俘虏可以用来交换钱财,或者是充当奴隶,但是其他六国都被秦始皇给灭了,还找谁交换钱财?

    充当奴隶吧,还怕这些人再联合起来,所以干脆就一不做二不休,将一些关键之人直接弄死了。

    秦始皇劳民伤财,建长城这件事项少羽没说,但是诸如刘邦等都在攻讦,项少羽主要说的就是修建皇陵,要修建奢华的皇宫等事。

    再加上项少羽攻打下城池之后,总是会教导那些百姓读书识字,教会百姓农业知识,甚至还在一些城池建立了一些工坊,主要就是造纸、印刷和织布,加上还有建立书院等,凡是项少羽攻克下来的城池,没有一个反抗的。

    甚至好几次项少羽攻到城下之后,城门直接打开,对方投降了。项少羽也才明白,原来用这种办法,一样可以不战而屈人之兵,这才是老师说的至高境界。

    这一次,在咸阳城下,项少羽同样是将部~~队排开,却并不着急进攻,只是命人叫战。而每一次打仗之前,都先要用言语攻击一下对方,瓦解对方兵士的意志。

    谁也不想为不义之师打仗,许多次在范增或者项梁斥责一番后,对方的兵士就放下了兵器投降了,哪怕对方的将帅不想投降都不行,士气已经丢了啊。

    这次也是一样,守将出城,还没打呢,先被驳斥的面红耳赤,头都快抬不起来了,还怎么打?

    其实真要是动手,这个守将也知道不是对手,原本还有城池可以固守,但现在士气都丢了,城池根本守不住。要不是对方没有强攻,恐怕现在这边城门就会被攻破了。

    项少羽在帅账之中,旁边站着几个人,他们都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。遇上城池能不强攻就不强攻,这样才保证了他们麾下有最多的士兵,士气也最盛。

    强攻固然会更快,但士兵死伤也更多。邱明曾教导过项少羽,当皇帝的时候,要爱民如子,当将~~军的时候,要爱兵如子。

    这咸阳,他们有把握不出七天就拿下,既然如此,又何必要强攻呢?天下因为战争,已经人口锐减,许多百姓流离失所,他们要尽量保护住人口。

    国家兴盛,没有人可不行。这一点,无论是项梁、范增还是张良,都是同意的。灭了秦国之后,刘邦和韩信也就不足为虑了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不知道为什么项少羽总是吩咐他们多多打探刘邦的消息,甚至几次能够攻打刘邦的时候,也绕了过去,项少羽非说一定要在最后跟刘邦决战,正面一举击溃对方。

    项少羽看着纸质的地图,攻打下来咸阳之后,许多地方会不攻自破,天下他也就得了五分之三,已经派人去劝降韩信了,回头他要亲自去会会刘邦。

    他要亲自去打败这个人,这个老师口中唯一能跟他争夺天下的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