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李斯,你亲自去守城!”

    李斯没有动,甚至都没看胡亥一眼。他怎么可能去守城,他师从儒家,后加入法家,这两个世家都不擅长守城,更何况他也不想面对项少羽。

    “李斯,朕的话你听见了没有!”胡亥大怒,我才是皇帝,却一直被你管束着。你不是一直都说天下安定么,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反贼出现,为什么项家都打到咸阳城下了?

    “陛下,你累了,该去休息了。”李斯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朕没累,这个时候休息什么?李斯,去将文武百官都叫过来,大家马上商量出一个办法,否则真就要废了你这个丞相!”

    唰!

    一道剑光闪过,胡亥不敢相信的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口,那里插着一把剑,李斯的佩剑。

    “你~~”

    胡亥一脸震惊而又不甘的躺下了,他怎么也想不到,李斯竟然敢杀了他,他可是皇帝啊,李斯只是大臣!

    李斯往后宫走去,同时吩咐道:“把这里收拾一下,通知其他人,陛下归天了,子婴继位,看看有谁反对。”

    在胡亥当皇帝的时候,他就命人将一些反对的始皇子嗣屠~~杀了一遍,剩下的,都是听话的,其中子婴最听话,年纪也合适。

    子婴正在宫中练剑,忽然听人汇报说李斯来了,他马上将剑收起来,连汗都顾不上擦就跑去见李斯。

    “丞相怎么有空来子婴这里,提前通知一声,子婴去拜见丞相就好。”

    看到子婴毕恭毕敬的样子,李斯很满意。要不是此时项家已经兵临城下,他都打算自立为帝,料想咸阳城也没人敢反对,也没人能反抗。

    可惜这时候称帝就是死,就算是子婴,他也不打算让其称帝。

    “陛下归天了,老夫觉得你适合继承位子。”

    子婴大惊,陛下怎么就归天了,不是身体很好吗,而且正值壮年啊。

    “子婴多谢丞相栽培。”子婴低着头,躬身给李斯行礼,但是他的眼神中却闪过仇恨的光芒,他的家人,一个个都死了,都是因为这个李斯!

    胡亥归天的消息传开了,本来驻守的几个将帅都方寸大乱,让刘邦与韩信趁机扩大了许多地盘,尤其是刘邦,几天时间就让地盘扩大了三分之一。

    在项少羽的帅账中,项梁、范增、张良等人又聚在了一起,风林火山四部的首领都在外驻守呢,攻城拔寨,项少羽比他们更擅长。

    “霸王,现在秦二世已经死了,子婴那小儿继位,秦国内部已经乱了,刘邦、韩信等趁机扩张,我们派去劝降韩信的人,也没有得到韩信的答复,他不会是想跟刘邦联合吧?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不是命风林火山四部先去进攻刘邦,后方驻守任何一个副将都可以,百姓都是支持我们的,不会发生乱子。”范增建议道。

    项少羽一摆手:“不,让刘邦消耗秦国的兵力也好,这样刘邦虽然看似在壮大,却收拢的都是一些残兵败将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咸阳已经乱了,明日我们就攻破咸阳,先将秦国灭掉,然后再回头收拾刘邦。”

    项梁他们也知道劝不了,项少羽是铁了心的要最后跟刘邦决战,其实在他们看来,如果早下手的话,根本不会给刘邦发展这么快的机会。

    第二天,咸阳城门被攻破,其实根本没用什么攻城器械,是咸阳城的守军自己打开的城门,放项家的军~~队进入。

    而攻到秦国皇宫的时候,项少羽发现有些奇怪,为什么没见到什么有效的抵抗,李斯这人还是有些本事的,而且法度甚严,那些兵士怎么就敢直接投降呢?

    到了皇宫才知道,李斯竟然已经被子婴用计围杀了,而子婴已经逃走,难怪守军根本不抵抗呢,秦王都不见了,他们还抵抗干什么?

    有人建议毁掉秦国皇宫,这是秦国的象征,这样虽然没能杀死子婴,但也表示秦国彻底被灭。

    这个人被项少羽命令士兵拉出去打了十军棍,他记得老师说过,能不毁掉城池,就一定不要毁掉,这些都是耗费了巨大的人力物力建造的,毁掉是极为浪费的行为。

    天下战争,消耗本来就大,再说他建立大楚,也需要一个都城,现在这个咸阳城就不错,到时候改个名字好了。

    过了两天,咸阳城破的消息被传遍了天下,而项家的探子也汇报,说子婴此时在刘邦那里,刘邦打算以子婴为相,建立西汉,这样天下的许多士族就会因为子婴的缘故,归顺西汉。

    范增他们开始商议,这时候也必须对刘邦下手了。他们要是硬打,肯定是他们赢。此时项家这边有超过五十万的大军,而刘邦那里还不到十五万,三倍的力量,加上他们这些将帅谋臣,怎么能不赢?

    但如果算上韩信的数万军~队,还有可能因为子婴而投靠的人,恐怕比例就只能变成二比一了,这已经不是一个能轻松获胜的比例。

    “霸王,臣建议先称帝,遣使者去刘邦那边,让他过来称臣。如果他不答应,那么我们就有理由攻打了。”范增建议道。

    张良反问:“如果他答应了呢?”

    “答应了,就要亲自过来受封,而那时候,直接让人将他打杀或者软禁就是了。失去了刘邦,西汉不过就是一盘散沙,我们或许不需要废一兵一卒,就能将西汉灭掉。”

    这是阳谋,就因为项家实力更强,只是直接将过来打算称臣的刘邦斩杀,恐怕对项少羽的名声不利。而若是带兵攻打,又会死伤很多人,跟项家一贯的策略不合。

    “范先生的计策很好,不过称帝先不用,吾还未占领天下呢。派人去叫刘邦过来赴宴,本王就在城外鸿门设立一个缓冲点,双方带不超过百人,吾要亲自会会他。”

    范增他们都不知道为什么一定要在鸿门设宴,但项少羽既然下了命令,他们也就遵从,大不了他们提前准备一下,到时候绝对不能让刘邦走脱!

    邱明此时正跟九色鹿一起,边吃水果,边透过玄光镜看着项少羽呢,他也有些意外,居然还是在鸿门设宴,他记得自己没说过鸿门宴的事儿啊。

    邱明很有兴趣看看,项少羽到底会怎么做。刘邦这个家伙,运气还会那么好吗?项家该不会又有人背叛项少羽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