众人散去后,小虞走出来,给项少羽倒了一杯酒。项少羽握着小虞的手:“老师要来了,你让人准备一下。”

    当初邱明曾跟项少羽说过,当项少羽灭了刘邦,成为天下霸主的时候,他会过来,亲自看着项少羽登基。

    而此时邱明也确实带着天明和月儿赶过来呢,这个世界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,项梁没死,那么也就不会有项伯什么事儿了,更何况张良此时还是项少羽的谋臣。

    因为项少羽在蜃楼的时间比较长,而秦始皇比前世更早的死,天下的形势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

    但是项少羽带领项家军起~~义之后,很短的时间,就成为天下最强的一股势力,而攻破咸阳,灭掉秦国的也是项少羽。

    要是这样刘邦还能反败为胜,那项少羽也枉费了邱明的栽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刘邦接到项家使者的信函,问左右之人,是否应该去赴宴。萧何叹了口气,西楚霸王的势力比汉王强很多,而且汉王起~~义的时候,也曾得到过项梁的帮助,不去怎么行?

    可是这次去了,那就是凶多吉少啊。那时候项家没有起~~义的意思,他觉得汉王能够成事。可项家的项少羽回来之后,项家马上就以风卷残云之势,迅速成为最大一股势力,如今更是攻破了咸阳,得到了秦国许多的珍宝。

    咸阳城里还有许多粮草,汉王看来是输定了。为今之计,要么是远远的躲避,找个天险来固守,徐徐图之,要么就赶紧投降,而前者的胜算,其实也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“汉王,以我们此时的实力,还是臣服于项家好了,这样要一个封国或许有可能。如果不然,那么就只能迅速离开,但胜算不大。”

    没办法,比起得民心,还是项少羽更胜一筹。不但表现出爱民如子的样子,还教会了百姓读书识字,种田织布,战死士兵的父母,承诺老有所养,这点比他们做的更好。

    如果项家是残暴不仁,跟秦始皇一样,那么他们还可以通过民心来做文章,慢慢的战胜项家,可现在没有一丝胜算啊。

    刘邦沉默了半晌:“加上韩王也不行吗?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虽然说韩王韩信身后也有世家支持,但远比不上项家。支持项家的世家可是更多,他们都知道无法反抗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们将其他诸侯放进关内呢?”

    “万万不可,那样天下会更乱,我们就将成为天下的罪人,将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。而且那些说是诸侯,不过就是一些世家支持的流寇而已,我们若与其同流合污,那么必败!”

    那些诸侯才有多少人啊,一个手下几千人就不错了,上万的都没有。在他看来,跟当初的陈胜、吴广比都不如,相比于项家,根本就是土鸡瓦狗,不堪一击!

    “赴宴吧。”

    刘邦的军~~队距离鸿门有四十里,他们到那边就没敢再进过一步,要是他们当初突袭,或许咸阳城能是他们拿下。

    只是被萧何劝阻住了,那样就彻底得罪了西楚霸王,而他们或许顷刻之间,就会被西楚霸王的军~~队剿灭。

    这一次刘邦带着樊哙等人来了,同行有八十骑,全部都是死士,还有一个人,那就是秦王子婴的人头。这是萧何让一定带过来献给西楚霸王的,否则他们绝对没有好果子。

    “刘邦见过霸王。一些小人的谣言,霸王肯定不会相信,今天能得到霸王的宴请,刘邦深感荣幸。”一见面,刘邦的姿态就非常的低。

    项少羽没说话,就那么看着刘邦。就这个人,是老师口中能跟我争夺天下的人?样貌平平无奇,也没有很强的力量,不过听闻此人带兵确实还不错,治理地盘也还可以。

    “坐。来人,上酒菜。”

    刘邦发现有些不对劲,为什么项少羽没有坐在主位上,而是坐在了他的对面,同桌的还有项梁、范增与张良,那么主位是留给谁的?

    “刘邦将~~军有什么想要说的吗?”范增忽然问道。他称呼刘邦为将~~军,而不是汉王,从这点就能看出来,他对刘邦的态度。

    这突然的一句话,让刘邦有些不知所措,他还是按照萧何教他的话说到:“刘邦抓住了秦王子婴,特带过来其人头献给霸王。请霸王相信,刘邦绝对没有异心,当初刘邦能够成事,也多亏了项梁先生的帮助。”

    项梁幽幽的说道:“当初是因为少主随邱先生学习,吾不忍百姓受苦,这才帮了你一下。如今天下形势,你也该看清楚了,你的选择是?”

    “霸王,刘邦没有野心,霸王打下天下,成为天下共主,但是天下还需要人治理,刘邦可尽一份力。”

    项梁看着项少羽,我说的没错吧,刘邦肯定是想要封国。如果开了这个口子,那么其他人怎么办,张良要不要给,范增要不要给,风林火山的四部统领要不要给?

    那样天下又会跟东周一样,诸侯拥兵自重,数年之后,就会出现许多霸主,大楚又将如何?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你就留下来吧,做个太守。”

    刘邦瞪大眼睛,他有这么多兵士,这么大的地盘,就算不给封国,也应该是三公六卿之一吧?甚至保留他汉王的封号都不为过,居然就给了他一个太守?

    太守只是一个郡官,连个州牧都不是,那他手下那些将士怎么办?

    “怎么,你不满意?看到我身后这几个人了么,他们会是未来的州牧,你若是能打得过他们,你就是州牧,你若是能打得过我,皇帝也给你做!”

    刘邦吓坏了,他确实想过皇帝的位子,但现在却绝对不敢说出口,说出来就是死啊。可是凭什么他只能当个太守,州牧的位子,也可以争一下的,那些人难道还真敢杀了他不成,不怕他手下那些士兵反抗?

    邱明刚到鸿门,就看到项少羽正在一人单挑近百人呢,而且还牢牢占据上风。若不是项少羽没下杀手,恐怕那些人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而在旁边有个帐篷,帐篷的门口,有一个死人,那个死人,正是刘邦。旁边站着一个手拿宝剑的人,那剑尖还在往下滴血,这个人叫做项庄。

    项庄把刘邦杀了?这个世界还真是不同了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