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黙娘,马上就是你娘亲的生辰,你回家住几天,记得早点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,谢谢老师。”黙娘这段时间也觉得压力很大,老师每天总是在院子里生火,让她修炼都难以集中精神。

    看着黙娘离开的背影,邱明转头问小倩:“你有什么好办法吗?”

    小倩摇摇头:“没有,她内心十分抗拒,怎么能学会控火之术?要不就算了吧,少学一门也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不,你想想,当对手用出一团火的时候,哪怕只是凡火,黙娘都会转身就跑,这哪儿还有一个修士的样子?”

    或许黙娘修为达到合道境的时候,还能被一个小孩子拎着火把追着跑呢,而且这样的心境想要成仙太难了,或许在突破合道境的时候,就受到心魔困扰,甚至可能会被反噬受伤。更何况这还关乎到任务呢。

    原本觉得黙娘是一个天赋极其出众的弟子,现在却发现这个弟子不那么好教了。若是普通的弟子,邱明可以用法术来让黙娘忘记那段心理阴影,可是黙娘不普通,她的灵魂非常强大,邱明无法成功施法。

    想了半天,也没想到好办法,心理疾病,最是难治。

    “走吧,我们也下山去转转,看看黙娘在家表现如何。”邱明招呼一声,小倩钻入阴阳玉佩中,九色鹿也颠儿颠儿的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黙娘回到家里,她的家人见到她自然是非常的欢喜。每一次见面,都能发现黙娘长高了一些,不过这次不对劲啊,为什么黙娘闷闷不乐呢?

    “黙娘,跟爹说说,为什么你不高兴,回家不好吗?”

    “爹,老师这段时间教黙娘控火之术,可是黙娘怕火,怎么学都学不会,老师好像很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唉~~”黙娘父亲叹了口气,他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,自小他也带黙娘看过一些大夫,那些大夫说黙娘大一些自然就会好了,可怎么都十二岁了,还是如此?

    惹得仙人不高兴了,这可如何是好?

    “要不明天跟娘去庙里给菩萨上柱香吧,或许菩萨能治好你的病,那庙里的菩萨大家都说可灵了。”

    邱明隐身在一边,觉得十分无语,菩萨是佛门的,我传黙娘的是道门的仙术,怎么能拜菩萨?

    但邱明忽然想到黙娘好像跟观世音菩萨有些关系,那就让黙娘去试试,要是菩萨能解决了这个问题也挺好。

    家里收拾了一下东西,乘坐马车去了附近一座山上的庙里。

    黙娘与娘亲一起跪在蒲团上,心里在问菩萨,她如何能克服内心对于火的恐惧?她也知道普通人都不像她那么的怕火,她身为仙人弟子,却连普通人都不如,十分的不该,可是她真的怕啊。

    她也曾努力的修习控火之术,但是每当火苗冒出来的时候,她就感觉喘不过气,浑身滚烫,像是要葬身火海一样。

    旁边黙娘的娘亲心里想的可不是这些,她想的是希望菩萨保佑黙娘平平安安,最好不要被仙长驱逐。

    但如果真的被仙长驱逐了,也只能说是他们家黙娘的命吧,那就回来,继续当个普通的小女孩好了。等过几年,找个好人家嫁了,在家相夫教子。

    观世音菩萨的雕像忽然散发出白光,那雕像活了!

    “黙娘,你身具神力,可去找玄通道长拜师学艺,学得仙家法术,将来造福苍生。”

    黙娘抬头看着观世音菩萨:“菩萨,可是黙娘已经有老师了啊,怎么还能拜他人为师?”

    观世音菩萨的雕像睁开眼睛,不对劲,这时候黙娘不该觉醒前世记忆才对,为什么竟已经有如此修为了?

    她说已经有老师,她老师是谁?明明已经安排好了,是谁打乱了计划?!

    “黙娘多谢菩萨指点,敢问菩萨,黙娘怕火,可有解决的办法?”黙娘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可是黙娘却没有得到答案,观世音菩萨的雕像已经不再放光,旁边的娘亲神色如常,似乎什么都没发现,好像刚才发生的事儿都是幻觉一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玄通道长,一位修仙之人,昨天他梦中居然梦见了观世音菩萨,菩萨指点他说,他会有一位徒弟,还是女徒弟,他还看到了那个女徒弟的样子,长得很是乖巧可爱。

    这个让玄通道长很是高兴,虽然疑惑为什么会是观世音菩萨给他指点,但无所谓,肯定是一个好传人没错,毕竟是观世音菩萨选出来的嘛。

    今天他就在山上等,或者说他打算这段时间一直在山上等,等着对方来拜师,好将自己一身所学传下去。

    说不定这个弟子跟观世音菩萨有啥关系呢,若是观世音菩萨能够指点他一下,他的修为也能更进一步。

    世人都以为观世音菩萨是佛门高僧,但他可是清楚,原本观世音菩萨是道门的,还就是他们阐教的,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,观世音菩萨才会给他一些指引吧。

    为了教好徒弟,他还特意好好将自身所学梳理了一番,想好该如何教徒弟,如何循序渐进,甚至还准备了一些丹药。

    最近海里好像多出来许多妖怪,也不知道龙王是怎么管理的。到时候他带着徒弟去海边斩杀一些跑到岸上来的妖怪,既能让徒弟练练手,也能赚取一些功德,甚至那些妖怪身上的血肉鳞片啥的,也都是好东西啊。

    等待的时候,他也在打坐,忽然感觉灵台有一片金光出现,他又一次梦见了观世音菩萨,菩萨这是要告诉他,他的弟子马上就要到了吗?

    “玄通,你不用等了,黙娘已经拜他人为师。”

    什么?不是说好了拜我为师吗,我啥都准备好了,现在你说她拜他人为师了?

    等等,菩萨你不要走啊,跟我说清楚啊,到底怎么回事?莫名其妙的来,莫名其妙的走,为什么我就这么悲催?

    不行,得去看看,菩萨说那是自己命中注定的弟子,到底是被谁给抢走了!

    而此时让他恨的牙根都痒痒的人,却正指引着弟子往他这边走呢,因为邱明想到在这边,也还有黙娘的一份机缘,当然也是他的任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