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黙娘,我们走吧。”邱明转身。

    黙娘转身的时候,想了想,又冲着玄通道长摆了摆手,算是说再见,她觉得这个道长除了有些不尊重老师之外,好像也没看出来哪儿坏。

    “前,前辈,请稍等一下。”玄通道长一看邱明他们要走,马上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喊完他就后悔了,喊住对方干什么呢?万一前辈不高兴了,随手教训他一下他就承受不住啊。

    邱明停下脚步:“你还有事?”

    “敢问前辈高姓大名,在海外哪座仙山修行?”听说一些海外仙山也有仙人,他们不属于天庭,但遵守天庭的规矩,不会随意插手人间之事。

    这个前辈,应该就是来自海外仙山吧?

    “邱明,道号玄光,曾在崂山上清观修行。”

    玄通道长一脸疑惑,这个名字和道号他肯定是没听过,但是前辈为何说曾在崂山修行,崂山他是知道的,并不在附近啊。

    再说我问的是前辈此时在什么地方修行,你说曾经修行的地方干什么?难道前辈听出来我的意思,是不欢迎我去他的地方?

    可这是一次多么难得的机缘啊,对方可是仙人诶,必然能指点他许多修行上的迷津。他为何想将黙娘这个徒弟抢过来,还不就是为了顺应菩萨之前的意思,希望能够得到菩萨的指点么。

    一个好的传人,哪儿有自己的前途更加重要?

    现在菩萨看来是不会管他了,但他若是能得到这位仙人前辈的指点,效果也是一样的。虽然可能这位仙人前辈的修为比不上观世音菩萨,但比他要强多了啊。

    邱明让黙娘骑在九色鹿的背上,飞了一段距离之后,他停了下来,后面好像多了个跟屁虫。

    “你一直跟着我们,想要干什么?”任谁被一直跟着,心情都不会太好。就算是一个漂亮姑娘,也不喜欢被这种老头子跟着啊,是个风度翩翩的公子还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前,前辈,晚辈有些问题,想要请教前辈。”玄通硬着头皮说道。

    机缘是要争取的,他此时就是在争取,只希望前辈不是那种易怒之人,要是那种好为人师的就更好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之前认识?”

    “不,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曾经于我有恩?”

    “晚辈哪儿有那本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既然不是故交,也无因果,我凭什么要指点你?”邱明看着玄通道长,法不轻传,这点任何一个修士都知道。

    “晚辈有一些修行之上的问题想不通,也不知道能问谁,见到前辈之后,忍不住就想试试,只是想试试。”玄通越说声音越小,他低着头,觉得机缘离自己越来越远了。

    邱明看到玄通,想到了自己在其他动画片世界的时候,也是抓住一切机会,向别人请教问题,努力提升自己。他也记得自己那时候脸皮也是挺厚的,见到谁都敢直接请教,当然也有很多次别人根本就没搭茬。

    他其实对玄通并不讨厌,若是没有他的出现,玄通就会是黙娘的师父,未来还会与黙娘一起抗魔而死。

    而玄通此时是炼虚境,应该是跟他当初一样,卡在了这个瓶颈上,不知道如何突破合道境。这对下界的修士来说,是一道很大的坎儿。

    “你是仙道哪一脉的?”

    “晚辈是玉清一脉的修士。”玄通马上回答道。同时期待的看着邱明,希望邱明也是玉清一脉的,可以看在“同门”的份上,指点他一二。

    “巧了……我是上清一脉的。”

    开始听说巧了,玄通脸上都已经露出了笑容,但邱明后半句说出他是上清一脉的后,玄通脸上的笑容凝固了。

    前辈,您就别逗我了行不?虽然说咱们都属道门,但根本不是一个祖师好吗?而且道门三脉之间关系传闻也不是特别的好,您这是拒绝我的意思?

    直说行不行?

    “既然咱们都属于道门,那么指点你一下也不是不可能。但是天下没有免费……呃~~天下没有白得到的好处,你以后留下来当黙娘的陪练吧,就是陪着黙娘练习三昧真火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前辈!”这句话玄通喊得是情真意切。总算是苦尽甘来,前辈愿意指点他了。只是陪着练习三昧真火吗,这个简单,他会三昧真火,绝对可以胜任这个陪~~陪练!

    听到邱明的话,黙娘反而低下了头,还是要学三昧真火吗?她连普通的火都怕呢,怎么可能练的成火行法术?更何况是其中比较难的三昧真火。

    这回玄通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跟在邱明他们身后了,但跟着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,他全力飞行了,也才堪堪能够跟上,而邱前辈他们好像闲庭信步一般。

    看到面前的房子,玄通面露惊奇,房子的院墙好像是普通的土墙一样,但上面却刻画着一些花纹,这是阵法?

    虽然这个房子不大,但里面的灵气却比外面的浓郁许多,邱前辈不愧是仙人,手法就是高超。

    可是邱前辈这种仙人,不应该是在海外仙岛修行吗,为什么在这种地方?这也不是什么仙山,更不是洞天福地,就为了这个叫黙娘的女孩儿吗?

    “那间屋子是你的,见到什么都不要惊讶,平时没有我的允许,不准到我的房间来。一个时辰后,来我的房间,我可以先为你解答三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前辈。恭送前辈。”

    玄通脸上有掩饰不住的喜色,三个问题,他要好好考虑一下,一会儿问哪三个最关键的问题。虽然前辈没说以后就不给他解答了,但下一次前辈心情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呢,还是先问最关键的为好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恢复了不少灵力的玄通站在邱明门前,请示之后,进入房间。过了一刻钟,他就出来了,他最想知道的三个问题都已经有了答案。

    要是早知道这些答案,他能少走多少弯路啊,至少能省去他十余年的苦修。不过现在也不晚,他对自己该如何突破,已经有了清晰的认识。

    对了,接下来他就该陪着前辈的弟子黙娘练习三昧真火之术了。虽然说三昧真火不容易掌握,但只要给与对方一丝三昧真火的火种,炼化之后,再掌握就简单多了。

    要是自己陪前辈的弟子练成了三昧真火,前辈肯定心情会很不错,或许能传自己一两手的秘术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