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你你,你说你怕火?!”玄通感觉整个人都要崩溃了。

    你是修士啊,修为也不低了,居然还怕火,连凡火都怕?手里攥着一根点燃的香都感觉浑身无力?

    他终于知道为什么邱前辈要他陪着黙娘练习三昧真火了,原本还以为是非常容易的事儿,现在看起来,好像比他突破还要难的多啊。

    他在想,自己是不是被邱前辈给坑了?不过仔细想想,邱前辈确实给他指点了,他其实是占了便宜的。

    三天后,玄通站在邱明面前,整个人都展现出颓废的样子:“前辈,晚辈有负前辈所托,实在是没办法帮到黙娘。”

    “才三天就坚持不住了?修行之路,贵在持之以恒,继续。”

    玄通想了想,前辈就是前辈,修行可不就是要持之以恒么,要是他刚修炼出一点法术的时候就去享受,哪能有如今的修为?

    于是玄通继续去帮助黙娘,每天按照邱明的要求,在院子里生火,可是为什么他觉得黙娘看他的眼神似乎多了一些讨厌呢,之前根本没有啊。

    几个月过去了,黙娘还是根本不敢靠近火。有别人在的时候,黙娘还好一些,要是让黙娘自己在一个有火盆的屋子里,黙娘要么是第一时间跑出来,要么就干脆晕倒。

    每一次见到这个场景,邱明都觉得自己的脸都要被黙娘给丢尽了。你体内的灵魂倒是赶紧觉醒啊,这样就能克服那个恐惧了吧,可邱明尝试了几次,都无法让黙娘体内的灵魂真正醒来。

    他对黙娘用气势压制,黙娘只是觉得有点害怕,但她坚信老师不会害她,所以根本不会晕倒,体内的灵魂也就不会彻底苏醒。

    其实还有一个办法,那就是邱明对黙娘打一掌,直接将黙娘打晕,这样灵魂自我保护肯定会醒来。

    但是黙娘怎么说也是他的记名弟子,他下不去手啊。万一这种方法也不灵,他这个老师还怎么面对自己的弟子?

    告诉黙娘,老师打你只是为了试验一下?下手虽然狠了点,但真的是为了你好。那估计黙娘的三观会扭曲吧?

    还好邱明总算是想到了一个办法,那就是用一门法术,放大黙娘的恐惧。这可以用来对敌,也可以用来锻炼门下弟子,让他们消除心魔。

    而这门法术,邱明管它叫做……心魔炼狱!

    “黙娘,过来坐。今天老师要在你身上施展一门法术,你可能会看到许多害怕的东西,但是你必须战胜自己,一定不能害怕,否则你绝对无法成仙,那还怎么帮助更多的人?”

    黙娘虽然害怕,但还是用力点点头:“老师,黙娘一定会坚持住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坐好了,放空心神,先不要抵抗,一旦坚持不住,记住老师曾跟你说过的话。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黙娘看到自己出现在了一间封闭的屋子里,而屋子里全都是火,门、窗、墙壁,上面全部燃烧着火焰,根本看不到任何出路。

    她瞬间就觉得头发晕,浑身无力,她要被烧死了吗?爹、娘,大哥,老师,你们快来救黙娘啊。

    黙娘努力让自己不晕倒,大声的呼喊,但是却根本没有人来。她是那么的无助,觉得好像自己被抛弃了一样。

    对了,自己是修仙的,会仙术。我可以变出水来,用水来灭火。可是控水诀是怎么用来着?

    这一刻,黙娘感觉自己学过的那些东西好像都忘了一样,她的眼神中就剩下恐惧,满满的恐惧。

    对了,她想起来老师曾跟她说过,火与水,虽然看似相克,但同时也有不少的关联。她学过控水,在深海都淹不死,为什么就一定会被火烧死?

    她应该能控火的,可是控火诀是什么,她同样完全想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她身边应该还有千里眼和顺风耳两个护法呢,他们去哪儿了,他们不是说会永远的保护她吗,为什么不在这儿?

    等等,墙角那两个燃烧的火堆是什么,怎么是千里眼和顺风耳的尸体!

    老师曾跟他说,要将一门法术掌握到绝对熟练,随手就能施展出来,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卡壳才行。

    可她记得自己控水诀就已经做到这些了,为什么现在施展不出来,她已经很努力了,可是为什么体内感受不到一丝的灵力了,她的修为哪儿去了?

    黙娘头一歪,晕倒在地板上,而周围的火焰,已经快要烧到她身上了。

    忽然黙娘身上冒出一阵金光,黙娘又站了起来,一挥手,周围的火焰全部熄灭,墙壁上甚至还结出了寒霜。

    “是哪位道友在此?”声音还是黙娘的声音,但是语气已经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周围的场景忽然开始变幻,布满寒冰的屋子消失了,出现的是一个巨大的怪兽,那怪兽浑身黑漆漆的,浑身煞气弥漫。

    黙娘手中打出一道光,那光直接将黑色的怪兽打成了碎片。

    邱明闷哼一声,周围的符纸瞬间全部燃烧起来,他的心魔炼狱已经被破除。只可惜是黙娘体内那灵魂醒来后破除的,不是他希望的那个黙娘。

    虽然这确实是一个人,但就像是人格分裂一样,没有彻底融合之前,表现出来的一直都是那个善良而又惧怕火焰的人格。

    黙娘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,看到周围还是有火光,她却猛地一挥手,一股水流出现,将那些还在燃烧的符纸淋灭了。

    邱明大喜:“黙娘,你不怕火了?!”

    “怕,但好像也不是那么怕了。”黙娘看到老师那熟悉的脸,也想起来刚才一切都是幻觉,是老师施展的法术,帮助她克服内心对火的恐惧。

    不过看来好像还是失败了,她还是怕火,虽然比之前好了一点,但也仅仅只是好了一点点而已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至少你面对火焰的时候,已经能够施展法术了,这就是进步。相信老师,或许用不了多久,你就不再怕火了。”

    有进步就是好事,至少证明邱明的心魔炼狱没有白施展。施展这种秘术,对他的消耗也是不小的,更何况刚才为了不伤到黙娘的灵魂,差点被反噬呢。

    听到老师的夸奖,黙娘也坚信,自己一定会克服内心的恐惧,这样她才能变得更强,才能帮助更多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