什么情况,敖广在被一个三头蛟追杀?

    三头蛟,应该就是那个注定要被黙娘灭掉的三头魔蛟了,实力竟然如此强横?看来斩杀的任务,还得是靠邱明。

    别说是没有飞升成仙的黙娘,就算是已经变成妈祖,也不好收拾这个家伙。难怪动画片里黙娘会那么惨,舍弃了自己的肉~身呢。

    邱明跟好几个世界的四海龙宫都不是朋友,甚至算是敌对关系,但也有一些世界的四海龙王能算得上是熟人。

    这次要是能救了敖广,应该能让敖广欠他一个人情吧?他一拍九色鹿的脑袋,九色鹿瞬间加快速度,拦住了三头魔蛟。

    三头魔蛟看到前面忽然有人拦住他,本能的就以为是东海龙宫的人,他毫不客气,三个脑袋全部张口咬过去。

    三个水球凭空出现,每一个都正巧击中三头魔蛟的下巴,这一下三头魔蛟才开始重视邱明,怎么感觉这个人好像很厉害?

    这是龙宫哪位高手?等等,好像不是龙宫的,这分明是人族,是天上的仙人下凡?

    不好,该不会是他破除封印,提前跑出来被算到了吧,这是来重新封印他,甚至是斩杀他的仙人?

    三头魔蛟本来为了破除封印就消耗不小,加上刚才又跟敖广打斗,消耗更大。现在面对邱明,他没有必胜的把握,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邱明骑着九色鹿追了一段距离,居然没有追上,这三头魔蛟游的速度这么快,刚才怎么没追上敖广呢?

    看到邱明没追上来,三头魔蛟松了口气。幸好刚才他当机立断,使用秘法加快了速度,否则肯定会被追上。

    对方骑着的那个神兽也不简单,他竟从来没见过那种神兽,看起来像是鹿,可鹿的身上有这么多种颜色吗?

    骑着这种坐骑的仙人,他从来没听说过,但说不定就是一个修行了许多年的顶尖高手,小心为上。等他修为恢复了,再去试探一番,今天你让本座狼狈逃窜,明天本座让你逃窜都做不到!

    至于那个东海龙王敖广,以为没被本座追上就没事儿了吗,你真是太天真了,要真是只有这么点本事,当初本座又怎么会被好几位神仙联手封印?

    哼,当初那些神仙也就是仗着人多,否则本座怎么可能被被封印住?这个仇,本座也记着呢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敖广刚才拼命的逃窜,他知道如果慢一点,他不一定会死,但肯定会更加狼狈。若是被其他龙宫的下属看到,他这个龙王的威严何在?

    不过就在他要被三头魔蛟追上的时候,突然跳出来一个骑着鹿的人,将那三头魔蛟打跑了不说,还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人到底是谁,为什么要帮本王?还是说他的目标本来就是三头魔蛟?

    敖广迅速化为平时的龙头人身的样子,他用秘法传讯回去,东海龙宫的高手已经都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龙王大人,您说的强敌在哪儿?”龟丞相问道。没见到什么强敌啊,他可是把龙宫没闭关的高手都喊来了,该不会是他搞错了吧?

    “来了,让我去会会他!”一个顶着章鱼脑袋的妖怪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邱明刚回来,想找敖广聊聊,我救了你一命,怎么说你也得感谢我一番吧?可是他刚一出现,就看到敖广手下的一个章鱼怪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卧槽,敖广,你就是这么报答你的救命恩人?!

    唰!

    刀光一闪,章鱼怪惨叫着跑回那群海族中间,他的一条触须被斩断了,正被那个“凶徒”收起来。

    “都住手!”敖广赶紧制止了其他海族,这可是一个高手,还有可能是仙界的,更何况刚才对方也帮了他,若是恩将仇报,传出去他敖广还怎么好意思当龙王?

    “这位道友,感谢你刚才帮本王赶走了三头魔蛟,那个妖怪可被道友斩杀?”敖广冲着邱明一抱拳。

    “让他跑了。”邱明也将刀收起来,他也看出来,好像这些人不是来对付他的,应该是敖广找来要对付三头魔蛟的。

    “如此真是可惜。道友若是有空,到本王东海龙宫坐坐如何?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邱明就等着敖广邀请呢,除了龙宫的仙酿什么的,他对其他东西也有需求。比如龙宫的桌椅板凳,各种家具,他都需要,他可是也有一座空荡荡的龙宫呢。

    他倒不是弄不到其他好家具,但跟龙宫的风格不符啊。在《宝莲灯》的世界,他还想找孙悟空跟他去东海龙王那里一趟呢,但又觉得总逮住一只羊薅羊毛似乎不太好,今天可是一个好机会啊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大概听明白了,三头魔蛟才是龙王要他们对付的妖怪,这个是帮了龙王的仙人。许多海族也有些搞不懂,三头魔蛟很厉害吗,龙王大人也要找帮手对付?

    一些龙宫的高手被敖广派出去,让他们寻找三头魔蛟的踪迹。那三头魔蛟现在肯定正躲在什么地方修行呢,这让敖广感觉非常不安。

    侧卧之榻,岂容他人安睡?

    这是他的东海,那三头魔蛟挑衅了他之后,还想有时间恢复?等找到那个三头魔蛟的踪迹之后,他就带领手下高手一拥而上,定然要将那三头魔蛟斩杀当场!

    到了东海龙宫,其他人都离开,只有敖广跟邱明坐在桌旁,九色鹿就在一旁的椅子上趴着,偶尔扭着脑袋,吃两口旁边放着的水果。

    “还未请教道友尊姓大名?”

    “邱明,邱玄光。”

    敖广仔细想了想,没听过这个名字。不过他没听过的人多了,也没太在意。

    他忽然感觉身上有些不舒服,好像是刚才跟三头魔蛟打斗中受伤的地方。可是他只是脱落了一些鳞片,伤势并不严重啊。

    他从受伤到现在,不是没有时间治伤,而是觉得没必要,等客人走了再说,免得让人觉得他东海龙王很脆弱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伤口处疼痛的感觉越来越强烈,他不得不开口:“邱道友,稍等一下,本王去去就来。”

    再不离开,敖广觉得自己恐怕会疼的喊出声,难道说,那三头魔蛟的爪子和牙齿上有毒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