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前辈,前辈~~黙娘把三昧真火的火种吸收了!”玄通道长大呼小叫的跑到邱明面前,一脸难以掩饰的兴奋。

    邱明瞥了一眼玄通:“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吗?以黙娘如今的修为,别说是炼化一丝火种了,直接凝练出三昧真火也正常不是吗?”

    玄通脸上的表情僵住了,要是别人,这当然正常,甚至如果专修火行法术,早就能练成三昧真火了。

    可是您的弟子什么样您心里没数吗?她怕火啊!为了修炼火行法术,我被她吹灭了多少三昧真火的火种?

    现在她成功了,您怎么一点都不意外呢,这正常吗,正常吗?!

    玄通道长转身离开,他要去闭关修炼,黙娘已经炼化吸收了三昧真火的火种,想要凝练三昧真火,或许用不了一个月。

    呃~~黙娘不能以常理度之,或许明天就能成功了,又或者几个月都无法成功。算了,还是别闭关了,万一黙娘失败了,他还得继续陪着。

    当初以为陪练是个很轻松的活儿,哪儿知道这么辛苦啊。不过在陪练的过程中,他对法术的理解和掌握都提升了一个层次,这倒是意外之喜。

    几天之后,在屋里打坐的邱明忽然睁开眼睛,山下来了一个人,手里举着一块木牌,这是黙娘的家里人啊。

    邱明一挥手,一只机关哈士奇在地上打了个滚站起来,颠儿颠儿的跑下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三是林府的家丁,曾经没有姓,到了林府,被允许姓林,三自然是他在家中的排行,不过这个名字他还是很喜欢的。

    他奉老爷的命令,来通知跟仙人学艺的黙娘小姐回一趟家,林府大小姐要出嫁了,这可是大事。

    姐姐出嫁,妹妹送行也是风俗,更何况这次会有很多宾客出现,黙娘小姐可是跟随仙人学艺,林府绝对会非常有面子,即使是老爷的上司也夺不去老爷的风头。

    只是他快马加鞭的赶过来了,可是却找不到上山的路。他也不知道为什么,明明往上走的,但是不一会儿就回到原地了,他没有朝下走过啊,真是奇了怪。

    换了几次方向,结果都是一样,这时候他才想起来,老爷给了他一面令牌子,林府的牌子。

    他就只能高举着,并且大声喊道:“小姐,我是林三啊,老爷有事儿找你。”

    喊了几嗓子,他忽然停住了,并且整个人都僵住了。这荒山野岭的,不可能有狗吧,那么这是狼?

    可是他们这地界多少年都没出现过狼了,怎么就他运气这么背?仙人的地盘,还有狼出没?

    那个“狼”走到林三面前,跳起来将木牌咬在嘴里,然后回头看了林三一眼,慢慢往山上走。走了两步,发现林三没有跟着,它又回头埋怨的看着林三,你上不上山了!

    林三愣了一下,为什么刚才他觉得在这个“狼”的眼神里好像看到了情绪?这是要我跟着?

    等等,这头狼该不会是仙人豢养的吧?仙人就是仙人,养的宠物都与众不同,哪像他们寻常人家,就能养几条狗。

    小心翼翼的跟着,走了一会儿,他淡定多了,这次他没转到山下去!

    可是山太高了啊,他都走了一刻钟,怎么好像还没到半山腰呢?这要是爬到山顶上,不得一个时辰啊。

    爬一个时辰的山,他根本没有那体力。可是又不敢不爬,但他意志力能够坚持,手脚很快就没劲儿了。

    等等,这头狼要干什么,为什么在我身边趴下了,回头看我干啥,这是让我……爬到它的背上?

    林三试探着用手碰了一下狼,又马上缩了回来,看到狼没有咬他的意思,他才抬腿跨上狼背。

    狼起来的时候,他马上双手抱住狼的脖子,耳边呼呼的风声,眼前什么都看不清,他索性闭上眼睛,死死的抱住,可不能掉下去。

    忽然风声消失了,他睁开眼睛,面前出现一座房子,外面的院墙好像是土石垒砌的,他左右看了看,院墙上根本没有门啊!

    忽然他发现那头狼正扭头瞪着他呢,他马上从狼背上翻下来:“多谢狼兄,多谢狼兄。”

    “小人林三,是林府的家丁,老爷让我来找黙娘小姐。”林三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院墙上忽然开了一道门,刚才明明没有的。林三一脸新奇的走进去,回头一看,还是一堵墙,哪儿有什么门。脑袋扭回来,发现狼已经不见了,面前有三个人站在那里,其中就有黙娘小姐。

    黙娘走出来:“林三,我爹让你来找我?”

    “小姐,是老爷让我来的。下个月大小姐要出嫁了,老爷让您回去一趟。呃~~老爷还说了,若是仙长有空,也请仙长去喝杯喜酒。”林三低着头说道。见到小姐,他淡定了许多,没来错地方。

    黙娘扭头看着邱明,邱明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,你回去吧,过几天我就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小人这就下山。对了,这是夫人让小人带来的点心,请仙长和小姐品尝。”林三将背上的包裹拿下来,里面有一个食盒。

    放下食盒后,林三转身,看到院墙上又开了一道门。想想下山的路,他又开始犯愁了,上山容易下山难,他这天黑之前能下山吗?下山之后,该不会马被人偷走了吧?

    一扭头,看到那头狼竟然又出现在他面前,并且又一次趴下了,仙人让这头狼送我下山?

    嘿嘿,这次说什么也要睁着眼睛,回头跟其他人好好说说,不提山上见到的那些,狼你们谁骑过?!

    “狼兄,慢点,你慢一点。”

    看到了山脚下他拴着的马,林三十分不舍,怎么下山比上山还快,他还没骑够呢。对了,他还有好东西,或许可以跟狼兄商量一下,拔几根毛做纪念。

    “狼兄,你等一下啊,我这有一块酱牛肉,味道可好了,我打算回去的路上吃呢。狼兄,狼兄,你别走啊?”

    手里拿着酱牛肉,林三一脸的惆怅,这酱牛肉味道多好啊,狼兄闻不到吗?他还想薅几根狼兄的毛回去呢,这样吹嘘的时候也更能让人信服。

    可惜啊,可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