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家之人都在忙着采购,准备嫁妆,甚至还开始布置房子。虽然他们是嫁女,但也要风风光光的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代,虽然不完全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,但跟现代肯定是有着极大的差距。甚至可以说,此时的嫁女比现代的更加让父母心痛。

    娘家将女儿送出一段距离,这叫送亲,然后男方再带人将媳妇接回家,这叫接亲。大户人家有直接送到女婿家门口的,也有的足不出户,对方直接从家门口接走。

    行礼拜堂的时候,女方父母更不可能在,女儿嫁出去也甚少可以回娘家,这会让人觉得她在夫家生活不好,也是不贤惠的意思。

    所以这几天林家人都在陪着黙娘的大姐,嫁出去之后,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了。

    这些事儿邱明自然不必理会,不过他也在观察着黙娘。还好黙娘比较听话,没有在家人面前炫耀什么法术,只是偶尔露出一些不属于常人能有的特异之处。

    倒是玄通道长此时一副高人的样子,好像是要挑选一些资质不错的孩子,当做传人。不过邱明总觉得玄通有些奇怪,为什么玄通一直打听谁家孩子小时候受过惊吓,最好是有小儿惊风的那种呢?

    这段时间自然也有许多人来林府拜访,他们打着恭喜林府女儿即将出嫁的旗号,但实际上是想拜访邱明,否则为什么每个人身边都带着小孩子,有的身边还不止一个?

    邱明是绝对不会跟那些人见面的,那些人带来的孩子他也都见过,没有一个资质上佳的。不是说资质不好就一定不能成仙,但是难度要成倍提升。

    邱明教徒弟,那是宁缺毋滥,每一个弟子他都尽心尽力,想尽办法给与对方最好的资源倾斜,帮助对方提升,这点跟上清祖师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可是资质差的弟子,教起来会非常的累,有那么多资质好的,为什么一定要为难自己,选择一个资质差的?

    更何况邱明在这个世界已经有了黙娘这个传人,这个就够费心的了,教那么多,他可没有精力,他自己也是要修炼的。

    别人不会可以问师父,他师父都已经飞升了,功法、秘术都靠自己参悟。还有他要为其他几个弟子的未来考虑,可没那么多心思了。

    再一个他或许很快就要离开这个世界,到时候弟子还没成材呢,自己离开了,被人欺负了怎么办?

    玄通道长倒是觉得有几个孩子不错,小时候受过刺激啊。但是那个刺激最大的就算了,怕是已经傻了吧?

    别人收徒,邱明可不会拦着,反正不跟他抢徒弟就行。至于黙娘,没有他的允许,也甭想收徒弟,否则就是欺师灭祖!

    黙娘一身所学,连自己的家人都没敢传授呢。不过黙娘也没少给家人用灵力梳理身体,这些邱明都没拦着。

    至于黙娘成为妈祖娘娘之后,要怎么对这一世的亲人,邱明可就不管了。

    眼看着黙娘大姐出嫁的时间越来越近,邱明也有了一些不好的预感。这一天他卜算了一卦,今日,大凶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艘巨大的渔船在海上航行,船上的一些老渔夫,在凭借经验,追逐鱼群。若是这个鱼群能够捕捞到,今天就可以返航了。

    “加把劲,大家快点划,这一网捞足了,咱们马上就回家。”船长鼓励着大家。

    他赚得多,这些渔夫赚的也就多。平时这些渔夫不只是渔夫,还是船员,还是装卸工。没办法,那些渔夫都买不起渔船,这一艘大船,许多渔夫一辈子都赚不到,也只能来给船长打工。

    甚至有些船长也是打工的,给某些富户打工,但是渔夫们却乐此不彼,因为有活干,才能赚到钱,才能让家人吃饱穿暖。

    忽然舵手大喊:“船长,船长,前面起雾了!”

    船长抬头望去,还真的起雾了,不是玩笑。可是不对啊,这个时间段,海上怎么可能有雾,这个季节都罕见啊。

    但是起雾了他们就必须重视,大海中航行,极容易失去方向,一旦搞错了方向,不但不会回家,还会远离回家的路,就算没有风浪,他们也可能死在海上,饿死或者渴死。

    船长带着几个有经验的船员马上过去看,不对劲,这才多大一会儿的功夫,已经看不远了。

    “返航,马上返航。咱们剩下的食物和水不多了,要是走错方向,恐怕全要完蛋。”船长当机立断的做出决定,这个鱼群捕捉不到,回去的路上也能捕捉一些,只是这一趟出海赚不到太多钱而已。

    相比于可能多赚的钱,他还是更加惜命,更何况不只是他一个人的命,还有这么多跟着他的船员、渔夫。

    可是船掉头之后,走了一段距离,依然是大雾弥漫,无法辨别方向。拿出司南,只见中间的勺子一直转圈。

    船长一脸的惊恐,他们失去方向了,该不会死在海上吧?

    这时候一些人开始想到出海之前听说的消息了,林家女儿那个仙人老师说不宜出海,他们都不相信,现在后悔却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,船长,你快拿个主意啊!”有人喊道。

    “别吵,我正想办法呢。我想想,咦,那是不是一只鸟,它好像在引导我们往那边航行,这是龙王大人派来救我们的吗,赶紧跟上!”船长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海上有许多跟这艘渔船一样遭遇的船只,他们都被忽然冒出来的大雾弄得迷失了方向,平时那些经验此时根本没用,天上看不到太阳、看不到月亮,甚至通过水流分辨方向的方法都失效了。

    他们也都遇上了一些奇怪的海鸟,都在海鸟的引到下,奔着一个方向航行。可是海鸟并不是一直带着他们,他们航行一段时间,有的就再次失去了方向。

    “船长,你看,那边是不是有亮光,是不是冲着那个方向行驶,就能靠岸了?!”有水手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看过去,但是却都不敢确定,这么大的雾,就算将灯楼都点燃了,也根本不可能看到才对,但此时他们也只能试试了,成功,就能回家,失败,那就全都完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