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老张,别着急,慢慢说。”谷伴月给张百川倒了杯茶,张百川昨天就来了一次,可是儿子不在家,电话打不通,他们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虽然说他们有邱明给的玉符,紧急情况可捏碎,但这时候儿子肯定实在闭关修炼呢,他们不会为了别人的事儿,打扰儿子修炼。

    张百川一口将茶喝光:“邱明,是若蓝出事儿了。也不能说是出事儿,应该是得了一种怪病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张若蓝前两天回家之后就睡着了,然后就再也没有醒过来。无论张百川怎么推,怎么喊,张若蓝就是一直沉睡。

    医生也看了,请的还是省里最有名的专家,对方说张若蓝处于一种奇怪的状态下,好像是植物人。

    但是正常情况下,没有受到重创等,是不可能出现这种状态的。可抽血检查的时候,发现张若蓝的各项指标均出现了异常。

    几个专家会诊,都没有给出答案,他们说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这种怪病。中医专家也找了,甚至一些中医还翻阅了古方,同样没找到同样的病例,无从下手。

    张百川已经派人去京城、魔都等请专家过来了,但他觉得或许找邱家人会更有把握。邱家人,尤其是邱明手段神奇,跟传说中的仙人似的,必然是有什么传承的古老家族,或许能救他的女儿。

    但是他只找到了邱明父母,邱明的父母去看了,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只觉得张若蓝的气息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张若蓝什么时候能苏醒,这变化是否有害,邱重山夫妇都无法确定。而邱明还联系不上,可把张百川急坏了。

    昨天邱重山将邱明留下的治病用的符纸烧了,给张若蓝喂下,但依然没有效果。今天张百川就在邱重山这里等,他听说邱明隔几天就会回来一趟,希望第一时间能够找到邱明。

    还好,邱明果然是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怪病?昏迷不醒?我知道了,她在什么地方,我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张若蓝毕竟当初也帮过邱明,还是邱明的同学,不看张百川的面子,邱明也会去看看呢,能救当然要救。

    “她就在家里……”张百川话还没说完呢,就看到邱明忽然在他眼前消失了。

    他惊讶的长大了嘴巴,这是何等神奇啊。不过他看了看邱重山夫妇,怎么看他们的表情似乎不那么意外呢?

    道具跟大脸刚从屋里跑出来,它们听见了邱明的声音,可是为啥它们刚出来,就看到老爹消失了呢,不开森!

    “邱明这是?”

    “他先过去了,我们也过去看看吧。”邱重山淡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邱明穿墙而出,九色鹿迈开四蹄,很快就到了张百川所居住的别墅区。邱明也曾来过这里,自然是记得。

    张浩安是冰城乃至全国都有名的脑科专家,在好多医院、医学院都挂名的,也曾去过欧美交流。

    他行医经验丰富,许多他的弟子如今都是医院的主任医师了,可是这一次,他却遇上了一例从没见过的怪病。

    好端端的,睡着了怎么就醒不过来了呢?

    今天还有几位他从外地请来的专家一起会诊,不只是因为张老板有钱,还因为他们都没见过这种病,非常的好奇。

    若是能治好,不只是成就感,他们也能得到不小的名声。对一位医生来说,好的名声,也就代表着金钱和地位。

    等等,怎么转身的功夫,房间里就多了个人?

    “你是谁,干什么,别动病人!那是设备,你怎么能拔掉?!来人呐,快点来人!”张浩安急了,设备都拔掉,怎么查看各项生理指标?

    再说万一这时候出了什么事儿,还没有设备记录,他怎么跟张老板交代?愤怒的张老板,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儿呢。

    可是等了快一分钟,居然没人进来。不应该啊,门外不是一直有张老板请的保镖吗?再说外面还有他带来的看护呢?

    他喊这么大声,外面听不见吗?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!”

    张浩安发现这个年轻人抓起病人的手腕,好像是在号脉?这个年轻人,还是一位中医不成?张老板请来的?不可能,太年轻了,还是医学院的学生吧?

    他想去拦住年轻人,却发现自己好像被一堵无形的墙壁挡住了,根本无法往前走。不只是无法往前,左右也不行,后面也不行,他被困在原地了!

    这什么情况,是什么高科技吗?

    邱明放下张若蓝的手腕,扭头看向九色鹿:“你感受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九色鹿一脸的古怪:“感觉她体内好像多了一股能量,奇怪啊,这能量是哪儿来的?”

    邱明检查的结果也是如此,张若蓝之所以昏迷不醒,就是因为这股能量。这股能量并没有伤害张若蓝,而是在缓慢的跟张若蓝融合,并且完全是融入到张若蓝的灵魂中。

    也正是灵魂在变化,张若蓝才会昏迷不醒。

    邱明觉得很奇怪,这不像是诅咒等法术,反而对张若蓝是有很大的好处。可是这股能量是从哪儿来的,为何会突然出现在张若蓝体内?

    “邱明,你觉不觉得这个有些像是黙娘的那种觉醒?”九色鹿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邱明再次看向张若蓝,这么一说,还真有点像。难道说,张若蓝也是什么修士的转世之身?

    邱明取出几块血魂石,在上面快速的雕刻阵纹,摆放在张若蓝的周围。这个阵法不但能保护张若蓝不被打扰,还能促进灵魂更快的苏醒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后,邱明对着那医生打了个响指。医生转身走出房间,到楼下坐到沙发上,直接躺在那边睡着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浩安忽然被人推醒,他一脸茫然,为什么自己会在沙发上睡着了?以他的专业素养,照顾病人的时候,绝对不会如此,他不应该在楼上病人的房间才对吗?

    “张医生,这是你的出诊金,我女儿的事儿让你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张老板,你给的太多了。你放心,我请了几个朋友,很快就能过来,给令爱会诊。”张浩安看着支票上面的零,内心非常满意。

    “不,我的意思是,不需要你了,我女儿的事儿我请了别人。好了,别问,别说。虎子,替我送一下张医生。”

    张浩安一脸懵逼的被虎子带人送走了,张百川则再次上楼:“邱明,若蓝真的没事儿?既然你说这不是病,那她什么时候能醒来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