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才张百川火急火燎的开车回来,就看到医生在楼下沙发睡觉。他都没顾得上管,直接跑上楼,就看到邱明坐在床边……正在用平板下围棋玩呢。

    邱明告诉他不用担心,张若蓝没事儿,那医生可以送走了,这才有了刚才的一幕。

    虽然对邱明很是相信,但作为父亲,他还是着急。这就跟许多患者家属是一样的心态,医生说没事儿了,但病人为啥还不醒?他们心里都希望医生说没事儿后,患者就能马上活蹦乱跳的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别着急,她这是好事,等她醒来之后,你们家就有一个修行者了。”邱明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张百川看了看女儿,又死死的盯着邱明:“你是说,若蓝要成为修行者,跟你们一样的修行者?!”

    “至少她的资质,会变成万中无一。她的记忆里或许会多出来一些东西,你也别着急,那应该就是属于她的记忆。”

    张若蓝这绝对不是灵魂夺舍,因为那股力量跟张若蓝无比的契合,分明就是同源。如果是夺舍,邱明早就将那股力量想办法剥离出来了。

    如果张若蓝记忆中没有修行之法,邱明也不介意传给张若蓝基础的修行之法,但他却不会收徒。

    本来他就跟张若蓝是同学,虽然说修士之间辈分经常很乱,比如上洞八仙,但邱明不想自己周围的人也都这样,尤其不想这种事儿发生在自己身上,太别扭。

    邱重山夫妇听懂了邱明的话,他们两个对视一眼,这张若蓝竟然是转世之人吗?那不是存在于传说中的吗?

    不过儿子都已经是神仙了,他们也能接受许多传说中的事儿在身边发生了。其实他们夫妻俩一直对张若蓝就有好感,觉得跟儿子也挺般配的。

    但儿子修为越来越高,他们也知道儿子跟张若蓝不合适了,总不能说几十年后,儿子还这么年轻,而妻子却已经成了一个老太婆吧?

    再说儿子不是说有了道侣么,可是这么长时间了,他们一直也没见到啊。当家长的,哪个不想看看儿子的女朋友长什么样,说话做事怎么样,性格如何什么的。

    家世什么的他们倒是不考虑,不管对方是平头百姓,还是富豪政~客,他们都认为不可能比他们更高,因为他们是修行者啊。

    修行者之间,很多也不是只有一个道侣,要不跟儿子说说,多找一个嘛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在这儿干什么,去忙别的吧,放宽心,我在这儿,她不会出事的。”邱明在这儿,张若蓝就是想死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张百川嘴里答应着,但走出去的时候,眼睛还一直盯着病床上的女儿,同时心里不断的对自己说,有邱明在,女儿肯定没事儿,肯定没事儿。

    张百川他们出去后,九色鹿的身形露出来,就趴在邱明的脚边,正一直盯着张若蓝呢。若是张若蓝的气息有什么变化,九色鹿能比邱明更快的发现。

    邱明取出那本《高级阵法详解》,坐在那里看书。看这个速度,或许明天张若蓝就能醒过来,当然也有可能速度加快或者变慢,所以他决定在这儿看着,算是为张若蓝护道了。

    他曾经对张若蓝承诺过,若是张若蓝有什么事情,尽管来找他,力所能及,他决不推辞。这次虽然不是张若蓝来找他,但关系到张若蓝自己的事儿,邱明当然也会尽心尽力,算作报答。

    楼下邱重山夫妇坐在沙发上,张百川走来走去:“邱先生,不会有什么意外吧?”

    邱重山嗑着瓜子,轻松的问道:“能有什么意外?如果小明没办法,那你找任何人都没用了。”

    张百川讪讪一笑:“我不是怀疑邱明,关心则乱。”

    邱重山点点头,要不是如此,就凭你怀疑我儿子,我就让儿子走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马上也该吃饭了,我让人准备饭菜,二位想吃什么?”张百川殷勤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随便,什么都行。你要是没事儿,过来陪我下棋。”

    半个小时过后,邱重山放下棋子:“不下了,你根本不在状态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棋局获胜,根本体会不到胜利的喜悦啊,感觉跟初学者下棋似的,张百川棋力本来还不错的。

    张百川的女人招呼大家吃饭,她根本不敢多说什么。张若蓝病了,她万一说什么惹得张百川不高兴怎么办,她比任何人都希望张若蓝健健康康的。

    反正张若蓝是个女孩儿,将来嫁出去,家产还不是她肚子里那儿子的?哪怕只有一半,一辈子也花不完啊。

    万一张百川这时候着急生病了,那才糟糕呢。没了张百川,这一摊子生意,她可搞不定。

    “不用给他送饭,他不吃。”邱重山拦住了想要上楼给邱明送饭的人。他们夫妇都能辟谷了,别说儿子了。再说儿子若是想吃饭,早就下来了。

    天黑了,邱明依然还在看书。九色鹿忽然碰了一下邱明:“别看了,她的灵魂提升速度加快了。”

    邱明合上书,看向张若蓝。速度骤然加快,这么说张若蓝的灵魂很可能一会儿就彻底提升完成,那样或许也就该苏醒了。

    不到半个小时,张若蓝体内那股力量就完全融入了灵魂,邱明也仔细感受了一下张若蓝的灵魂气息,果然强大了许多,已经是一个修行天才了。

    灵魂强大,修行起来会事半功倍。

    张若蓝睁开眼睛,一副刚睡醒的样子。她忽然双眼瞪大,将被子拉高:“你,你怎么在我房间?!”

    邱明将平板电脑递给张若蓝:“看看现在是什么时间了,你昏迷了很久知道吗?是你父亲请我过来看看,他以为你是病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样,感觉自己有什么变化吗?脑海中是否多了一些记忆,能记起来什么吗?”

    张若蓝看到邱明的双眼,就觉得邱明没有骗她。也对,以邱明表现出来的能力,若是真相对她做什么,她也根本无法反抗。

    邱明一说变化,她这才捏捏自己的胳膊腿,没啥变化啊,就是感觉非常的精神,好像这次觉睡得特别好。

    张若蓝拽起袖子,露出胳膊上的荷花“胎记”,邱明猛地站起来,抓住张若蓝的手:“你胳膊上的这个,是怎么来的?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