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儿子,你怎么回来了,不在那边看着张若蓝修炼?”谷伴月见到邱明,反而是一脸的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妈,这件事您就别操心了,儿子心里有数。等她先修炼再说,儿子的事儿,不太好解释。”若是张若蓝真的是何仙姑的化身,那么当然没问题,若不是,邱明又何必浪费感情?

    虽然说修仙之人许多都有不只一个道侣,但那也是要耗费心神的。这就像是现代人娶媳妇一样,就算回到古代,你也得有那本事,有那耐心同时照顾几个女人才行啊。

    再说邱明也算是童子身,这样修行速度还能更快一些,尤其是炼体的时候。孙悟空、二郎神、哪吒、金吒、木吒、雷震子等,哪一个不是童子身啊。

    包括邱明见过的那些上古大巫,也都是如此。邱明当然不是那种自虐型的,像佛门那边一样,非要单身一辈子,可他觉得有一个就够了。

    只是遗憾的是,这个人却暂时无法陪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谷伴月的修为如今在现实世界也算是绝顶,知道自己肯定能长生。至少活个一两百岁还健健康康的没问题,她也等得起。

    儿子既然有自己的想法,那她也尊重,至少比楼下那个小子强,居然找了一个男朋友!

    “诶,你又忙活什么去?”

    “我给家里的阵法调整一下,效果能更好。”

    邱明原本给家里布置的阵法只是能起到静心凝神的作用,对于汇聚灵气啥的,虽然也有帮助,但效果不大。

    主要是他学会这种阵法的时候,父母修为已经到了瓶颈,不敢轻易突破,那汇聚的灵气,主要是给道具和大脸了。

    如今阵法之道又进一步,当然要想办法给家里的阵法提升一下,反正也不需要太麻烦,一会儿功夫就能搞定。

    很快,邱明将家里的阵法调整完。他感受了一下道具和大脸房间的灵气浓度,还不错,又提升了三成。

    而且阵法防御力提升了许多,静心凝神的效果也更好了。父母心在主要修炼法术,他不太担心,但是道具和大脸得好好鞭策一番,不能天天就知道吃喝玩乐。

    要是道具和大脸知道邱明这么看它们,肯定会觉得非常无辜。我们天天吃喝玩乐?我们不但要修炼,还要读书识字呢,哪个猫狗有我们这么惨?

    不过它们两个也没敢抗议,它们都知道,这个世界的语言可不止一种,万一老爹让它们再学两门外语,那凄惨的生活不知道还要多久呢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们两个小家伙,跟我下楼溜达两圈吧,记得老实点啊。”邱明看出来两个小家伙想下楼了,毕竟这两天父母也都在张百川那呆着,根本没时间管它俩。

    虽然给它们留下辟谷丹了,但只是能吃饱哪儿够啊。关在屋子里,不让看电视,只让看书,太憋屈了!

    邱明在楼下散步,左右两边分别跟着一猫一狗,这种特殊的组合,也引来许多人的注意。一般情况下,家里养猫的都不会养狗,养狗的也不会养猫,猫狗不和啊。

    猫奴与狗奴完全是两种人,猫狗的性子一般也不同。

    而且这人养的猫狗也太有意思了,一个看着像是虎斑猫,那不就是很普通的家猫么,另外一只像是二哈,这俩在家里,天天还不得上蹿下跳啊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也不得不承认,二哈小时候真的是太萌了,就连那虎斑猫看着都比别的猫好看。

    道具跟大脸一边走一边相互对视,尤其是听见有人夸它们的时候,最为骄傲。就好像证明了自己比对方更招人喜欢一样,反正它俩什么都要比。

    邱明背着手走在前面,其实也一直注意着两个小家伙。还好,这一次两个小家伙没有以为他看不见就在后面打起来。

    路过花坛,一个小孩子正在写作业,忽然想不起来一个字怎么写了。

    “爸爸,爸爸,尴尬的尴怎么写?”

    那个男人想了半天:“你等等啊,爸爸给人先回个短信。”回个毛短信啊,他是想用手机打字查一查,要是说他也想不起来了,那才是真的尴尬了。

    刚查到,想要告诉女儿呢,女儿却忽然说道:“爸爸,不用了,刚才那个小狗狗已经告诉我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马上教育道:“不准说脏话,别人告诉你怎么写,你得说谢谢。”

    这孩子怎么这样,是给同学起的外号吗?水平比他上学那时差远了,那时候他给同学起的外号都是大饼脸,大象腿啥的,生动形象。

    但刚才没见到谁路过啊,是他看手机屏幕太专心了?嗯,肯定是这样,小孩子个不高,自己余光没见到很正常。

    “爸爸,我没说脏话啊,真的是个小狗狗。”

    男人翻了个白眼:“好好好,是小狗狗,你见过哪个小狗狗会写字,除了动画片里面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小狗狗写的。”女孩儿委屈的都快哭了。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赶紧写作业,爸爸相信了还不行。”男人赶快安慰女儿,转身叹了口气,这孩子跟谁学的说谎啊,技术太差,想当年你爸爸我骗你爷爷的时候,你爷爷根本发现不了!

    道具一脸得意的看着大脸,瞅见没,刚才我教人写字呢!大脸全当没看见,写个字而已,谁不会似的。

    “道具,你得意什么?告诉过你没有,不准在外面显露你学的那些,你记不住吗?”

    道具马上蔫儿了,轮到大脸兴高采烈,让你再得瑟!

    邱明转头又看向大脸:“刚才那个字,你是不是不会写?今天回家,考考你们,要是谁写不出来,可有惩罚的!”

    这回大脸也不开心了,现在它有些羡慕别人家的小猫咪了,天天除了吃就是睡觉,最多就是玩闹的时候卖卖萌,哪儿像它这么辛苦啊。

    不过若是让它换主人,它是绝对不干的,别人可没有老爹这么厉害,再说这边吃的多好啊,今天晚饭,听说是爆炒鱿鱼须。

    甭管鱿鱼是不是鱼,它就喜欢那个味儿!

    转了两圈,邱明带着道具和大脸上楼了。半个小时过后,邱明从房间出来,大脸和道具还辛苦的叼着铅笔在那里改错别字呢。

    还好吃饭的时候算上它们两个了,让它们重新变得开心起来。

    “爸、妈,明天我出去一趟,一两天就能回来。”邱明放下碗筷说道。嗯,这章鱼王的须子还挺好吃的,下次若是章鱼王再犯贱,得多砍两条须子回来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我们你不用担心,照顾好自己啊。”即使知道儿子已经是仙人了,但每次谷伴月都还是会叮嘱一句,可怜天下父母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