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老朽有一疑问,还望道友给与解答。道友跟袁蛋生是什么关系,为何帮他出头?”这点是太白金星最好奇的,帮袁蛋生,得罪的可是天庭啊,这人不怕吗?

    他根本不认识对方,袁公应该也不认识才对,这人就真的只是跟袁蛋生认识?什么关系,值得付出这么大的代价?

    还有一点他很郁闷,他介绍了自己,正常来说,对方肯定也应该自我介绍一下才对,可偏偏对方就是不说。

    “朋友而已。顺便帮个忙,不应该吗?听你这话,似乎是偏向袁蛋生的,你该不会是袁公的师父吧?”

    邱明忽然想到了这个可能,毕竟袁公盗取天书,最初只是被罚下界关押,要说上头没人绝对不可能。

    太白金星虽然从来给人的印象都不是什么高手,但却一直跟在玉皇大帝身边,而且实力也确实不俗,若是他求得情,一切就都解释的通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邱明的猜测罢了,他这么问,也是一个试探。

    “道友怎么会这么想?老朽只是想将事情秉公处理而已。道友师承何人,或许我们还认识呢。”天上的仙人,只要是出名的高手,就没有太白金星不认识的。

    不过能教出邱明这样的弟子,对方必然是个绝顶高手,说不定是大罗金仙等级的大能呢。至于对方说顺便帮忙,他肯定是不信的。

    “家师刘若拙,道友想必没听过。”

    刘若拙?太白金星努力回想,还真是没听过这个名字,这是某位大能化身的名字?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说,对方帮了袁蛋生,也就是帮了他,这个人情他要记下,来日偿还,了却这桩因果。

    “道友可知道,你帮了袁蛋生,就是得罪了仙界?”

    邱明看着太白金星:“那又如何?”

    太白金星不知道对方哪儿来的自信,居然连仙界都不在乎。他哪儿知道,邱明料定了这件事儿不会闹大,就算闹大了,大不了他离开就好,反正这个世界的天地灵气也不算浓郁。

    邱明其实一直觉得天庭跟凡间的皇庭差不多,里面依然充斥着竞争,维护着一些规则,用的手段,也未必就全都光明。

    无论是仙是佛,没有人能做到无欲无求,哪怕是圣人,也有着自己的喜好,也有着远近亲疏。

    都说成仙后逍遥自在,可谁真的又能完全的逍遥自在呢?太白金星这种实力,还不是为玉皇大帝鞍前马后?

    哪吒三太子、二郎神等,还不是要听候天庭的调遣?邱明并不是想要推翻天庭,但是天庭也别想管到他头上。

    而要想做到这一点,那么就要有着超强的实力作为后盾,比如镇元大仙,天庭就绝对管不到,不是因为镇元大仙的辈分,而是因为他那强横的实力。

    太白金星此时已经肯定,邱明绝对不是他的对头那一边的,否则邱明只要抓住袁蛋生交给天庭,自己就要受到惩罚。

    “道友可有什么想要的,或许老朽可以帮你。”太白金星忽然说道。

    邱明此时已经有八成确定,太白金星跟袁公有关系,不是师父,也肯定有着其他密切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想要的,或者说我想要的东西,你也给不了。”邱明想要太上老君炼制的金丹,太白金星能给吗?

    他想要天庭的照妖镜,太白金星能给吗?太白金星能舍得给出来的东西,邱明也未必看得上。

    他的身家虽然比不上一些老牌仙人,但乾坤袋里的好东西绝对不少,孙悟空手里的宝贝,都没他的多。

    当然,也跟孙悟空平时根本没有收集宝贝的习惯有关,否则以孙悟空的实力,想弄到一些好东西也简单。

    这句话太白金星又接不上了,很明显对方眼界很高,他有的宝贝虽然不少,但珍贵的也并不多,还真舍不得给出去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老朽多问一句,若是再有天兵天将来捉拿袁蛋生,道友会如何选择?”

    “打得过就帮个忙,打不过自然是马上跑掉。”邱明跟袁蛋生的关系,还没到舍弃自己命的地步呢。

    有了这句话,太白金星就放心了,邱明的意思是还会继续帮助袁蛋生,那小子运气倒是不错,能交上这么一个朋友。

    至于邱明说打不过就跑,太白金星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,若是对方拼死也要保护袁蛋生,他才觉得奇怪呢。

    太白金星想了想,取出一枚玉符递给邱明:“道友若是有事,可以通过这个联系老朽,老朽在仙界,还是有一些薄面的。”

    邱明将玉符接过来,这个可以有,万一他在这个世界玩脱了,被抓住了什么的,也可以找太白金星帮个忙。

    至于能否跟其他世界的太白金星联系,这个邱明也不知道。就算能,估计其他世界的太白金星也是一脸懵逼吧,不知道邱明为啥会有他制作的玉符。

    太白金星离开,邱明继续坐在白云洞,也不知道袁蛋生会不会回来找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袁蛋生躲在一个地洞中,他曾经也是仙将,现在却要跟个老鼠似的躲藏。但是为了师父,他不得不忍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道邱大哥将那个仙将引开会不会有危险,以邱大哥腾云驾雾的速度,应该能逃掉的吧?

    忽然袁蛋生脸色一变,从怀里取出一个小木雕:“师祖,您找我?”

    “天玄被人打败……那个人你有多少了解?”太白金星简要的将事情叙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弟子了解的也不多,只知道他叫邱明邱玄光,弟子初见他的时候,他还比不上弟子如今的修为呢,但现在已经是仙人了。”

    太白金星脸色一变,如此短的时间,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突破?他见到邱明的时候,邱明的修为可没有一丝不稳的迹象,比他也就略逊一筹,这是什么手段?

    “你要继续躲藏,好好修炼,尽量不要随意走动……那个邱玄光,保持好关系吧。你师父的事情,不必担心,他也很久都没有好好修炼了,此时也是一个悟道的好机会,或许下次见面,他修为能再进一步。”

    太白金星又交代了几句之后,木雕暗下去,被袁蛋生放入怀中,自己可欠下邱大哥一个大人情了,将来救出师父之后,一定好好报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