邱明曾经也来过天界,在《牛郎织女》的世界中。不过那次去天界的经历不太顺利,刚开始是去帮着牛郎偷衣服,反正邱明觉得牛郎挺渣的。

    再一次呢,就是被天将捉走,关押在天牢之中,然后在时间到达后,被那金光带回了现实世界。

    他飞升的时候,直接被接引到了碧游宫,根本没见过仙界到底是什么样,邱明其实也很想来仙界看看,毕竟这里有更多的高手,甚至有许多大能。

    当然了,大能不一定都在仙界,比如镇元大仙,不就在下界的五庄观么。但那不一样,那个五庄观跟南海紫竹林等是一样的,属于小洞天。

    什么叫小洞天呢?小洞天是大能使用手段,隔绝出来的一块天地,其中基本上都是福地那种,普通的地方他们也没必要耗费这种力气啊。

    比如此时《宝莲灯》世界的灌江口与花果山,都是小洞天,一般人从那路过,也只是直接绕过,绝对不会进入。

    所以在《人参果》的世界,唐僧他们直接就进入了五庄观,绝对是因为镇元大仙故意的,若是镇元大仙不想,他们肯定进不去。

    在下界有许多小洞天,但是在天界,肯定也有小洞天,比如南极仙翁的地盘等。邱明想知道,老子门下的弟子道场在什么地方,他想看看何仙姑在不在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间点,何仙姑应该还未转世下界呢,那应该就在道场修炼才对。若是能找到,邱明也不一定要相认,但他回到《八仙与跳蚤》的世界后,就可以直接去找何仙姑了。

    别人的女友最多就是异地恋,好家伙,邱明这个是异界恋啊!

    到了天界,这里的灵气确实更加的浓郁,虽然比不上洞天福地,可比下界的普通地方要强多了。

    邱明没让九色鹿出来,自己脚踩祥云慢慢的飞着,找寻一些小洞天的入口。

    还没找到呢,就看到前面飞过来一个神仙,修为并不高,只有玄仙而已,急匆匆的像是在赶路。

    “贫道邱玄光,敢问道友如何称呼?”邱明拱拱手问道。

    对方看了邱明一眼,被人忽然拦住,心情不算太好。但是他却发现自己看不穿对方的修为,那说明对方的实力必然在他之上。

    “贫道王平,见过道友。”王平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王平?邱明倒是知道七十二地煞星有个叫王平的星官,但是不是这个他也不知道。至少重塑的仙体看起来跟肉~身无二,只是却极难突破。

    “邱某乃下界散仙,今日上界来寻找几位昔日好友。道友可知老君门下弟子,除了在兜率宫,还在何处修行?”

    王平上下打量着邱明,这人是来找老君门下弟子的?哼,那就不是朋友!

    “王某与老君门下弟子不熟,道友问错人了。”

    看到对方的态度,邱明愣了一下,自己只是问个路而已,不至于惹怒对方吧?但是他转念一想,好像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道友可是昔日截教门下?”邱明笑眯眯的问道。如果是,那就是自己人啊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昔日截教,道友怎可如此说话!”王平大怒,你的意思是我截教日薄西山了?当年若不是被围攻,若不是某人反水,我截教怎么可能败,我们又怎么会上了这封神榜,被迫为天庭服务?!

    “莫动怒,我无意侮~辱截教,甚至如果别人侮~辱截教,我也会很生气,因为,我也是截教弟子,拜的是上清祖师。”

    邱明伸手拦住了想要离开的王平,大家应该是自己人嘛。

    “你是截教门下?你以为我会相信?虽然说得当初我的修为不入流,但也曾在祖师座下听讲,截教的弟子,不敢说全部认识,但也肯定眼熟,你的样子和你的名字,我没有一丝印象!”

    哼,想跟我套近乎,做梦!

    邱明想了想,念了几句上清大洞真经里面的内容,但是对方依然不相信。这种基础的经文,流传甚广,被其他教派弟子得到也不奇怪,这证明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如何证明自己的身份,现在倒是成了一个难题。邱明其实还有办法,比如他的功法《古灵宝经》,那绝对是上清一脉的秘传,但是这王平肯定没有修炼过,他也看不出来真假啊。

    符箓之术,道门三大顶尖教派都有,剑法什么的也都是如此。三教毕竟都属道门,许多法术相似也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更何况同样一种功法,不同人有不同的理解,邱明听过许多大能讲道,比如镇元大仙,比如孙悟空、比如二郎神,他的理解与他人也有不同。

    而且刚才他要找的是老子门下道场,还说是访友,这就更让人怀疑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后来拜入的截教,你不认识也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?真是可笑,那你师父是何人?”王平看着邱明冷笑,那次之后,上清祖师就闭关不出,截教彻底没落,从来没听说再收弟子。

    当然,当初截教没落的时候,也还有一些弟子没有上封神榜,也没有被西方二圣带去佛门,他倒要看看这位是谁的弟子。

    “家师刘若拙。”

    “没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邱明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同世界之人,当然这位没听过。邱明可以肯定,师父是转世之人,但转世之前是谁,他根本不知道啊。

    “道友,那我要如何证明自己呢?”邱明反问道。同时,邱明放出自己金仙的气势。

    王平这回倒是愣了一下,对方这种修为,貌似没必要诓骗他。再说那件事都过去这么多年了,自己不但是截教弟子,还是天庭仙官,这邱玄光还敢算计他吗?

    可是这个邱玄光要找老君门下道场干什么,截教弟子与那两教派弟子都保持距离不知道吗?

    “你无需向我证明什么,如果我误会你了,他日见面再跟你道歉。如今我还有事,告辞。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,我还会一套鞭法,或许这个可以证明。”邱明想起来,他还跟赵公明学过一些鞭法,这个其他教派弟子好像没有擅长的吧?

    如果这个还是无法证明,那他就只剩最后一个办法,那就是跟王平一起参拜上清祖师的雕像,是真是假,总瞒不过上清祖师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