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师父,您回来了。这是什么桃子,好香啊。”杨七斤虽然已经不小了,可却每次见到邱明,依然跟个小孩子似的。

    “这是蟠桃,传闻是大巫夸父的手杖化作的桃树上结出来的,吃了对你有很大的好处。”

    杨七斤似懂非懂的点点头,将桃子接过来,几口就吃光了……桃核都嚼碎吃了,一点没浪费。

    “怎么才吃了这么点的小桃子,居然就感觉饱了呢?师父,这桃子里面的灵气,比灵兽的血肉更足,我要打坐吸收了。”

    杨七斤盘腿坐在地上,让这股力量,都用来滋养他的身体。巫虽然也会巫术,但更喜欢用身体来战斗,或者说用身体战斗是许多生物与生俱来的本能,更何况杨七斤也不会什么巫术。

    杨木匠听见邱明的声音也走了过来:“邱家阿弟,每次你有好东西,都想着七斤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我的徒弟,是我收的第一个弟子,我对他的喜爱,不下于你。对了,你现在感觉怎么样,修炼可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问题,修炼速度更快了,我感觉很快我就能成为真正的巫族勇士,这些还多亏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不如就今天好了,这个桃子你吃了,对你会有不小的帮助。阿宝和阿花你不用担心,这还有一个,他们不宜吃太多,一人一半刚刚好。”

    杨木匠咧嘴笑了笑,也吃了一个中等蟠桃,回到房间打坐修炼去了。阿宝与阿花分了一个蟠桃,两个孩子也都十分感谢邱明。

    三天后,杨七斤先醒了过来,邱明看到他的气息又凝实了几分。杨七斤已经是真正的战巫了,实力绝对不弱于人仙,甚至就算是玄仙也能一战。

    他的血脉比杨木匠更好,而且还没进入过邱明弄得那个十二祖巫雕像布置的阵法中。这次邱明跟赵公明又学习了不少的阵法知识,对十二都天神煞阵有了更多的理解。

    现在他就打算再次布置阵法,让杨七斤也进入阵法,再次提升实力。

    “七斤,我改良了阵法,威力会更大,但效果也会更好。期间你可能会有些疼,流血也会更多,但你一定要挺住,绝对不能昏倒明白吗?”

    杨木匠接受赐福的时候就晕倒了,虽然也获得了不少的好处,但如果不晕倒,好处会更多。

    杨七斤的实力虽然更强,但邱明改良过的阵法威力也更大,他也担心杨七斤承受不住。偏偏这种阵法,邱明还不能帮忙,只能让杨七斤自己挺住。

    “师父,七斤一定不会晕倒,七斤是巫族战士!”

    “好,走到中间去吧,将你的血滴在阵盘中间一滴,然后瞬间在每一个祖巫雕像面前也滴上一滴,再继续向着阵盘的中间滴血,我没喊停之前,绝对不能停明白吗?”

    杨七斤用力点点头,赤着双脚走上阵盘。手中的雕刀对着掌心一划,一滴血滴落在阵盘中间。杨七斤快速的对着十二个祖巫雕像甩了十二下,十二滴血几乎同时落在了祖巫雕像面前。

    所有的的祖巫雕像都亮了起来,杨七斤的血液被雕像所吸收,阵盘也亮了起来,散发着灰蒙蒙的光。

    光一般都是很亮的,但这个光却很奇怪,不但颜色奇怪,还能隔绝视线,若不是将灵力运转到双眼,邱明也看不到阵盘里面的景象了。

    “好,停止滴血!”邱明在阵盘外面喊道。

    杨七斤迅速攥拳,控制着力量让伤口瞬间愈合,然后他就一脸茫然的看着四周,为什么看不见师父了?周围哪儿来的这种灰色的雾气?

    十二道光从十二祖巫雕像的身上散发出来,全部对准了中间的杨七斤。

    “嗯~~”

    杨七斤顿时感觉到一股钻心的疼痛,这种疼痛,深入骨髓。他拼命忍住,才没让自己发出惨叫的声音。

    听到那压抑的声音,邱明也知道杨七斤此时必然是十分痛苦。其实昏倒了,一样可以接受祖巫赐福,但是却要少得到许多传承。

    现在十二祖巫就在将自己的巫术,传给杨七斤,并且帮助杨七斤凝练血脉,向着更高的血脉进化。

    里面忽然冒出一股暴虐的气息,邱明神色一凛,赐福出现问题了?

    十二祖巫早已经陨落,至少在这个世界是这样的。不过即使陨落了,他们的残魂,也还存在,否则杨木匠之前使用阵法的时候,就不会得到赐福。

    难道是因为十二祖巫陨落,所以他这么布置阵法,就出现了问题?那深处阵法之中的杨七斤会不会有危险,该不会他用阵法召唤来的祖巫残魂所夺舍吧?

    “七斤,挺住,想想你的父亲,记住你想守护的东西,千万不要迷失心智!”

    “啊~~~”

    杨七斤的声音变了,发出了痛苦的叫声,而邱明却无法中断这个阵法。这阵法还是出乎了他的预料之外,他推算之中,阵法不应该这么强才对。

    阵盘忽然整个散发出血光,一股恐怖的气息升起,邱明迅速双手掐动手印,对着周围快速施法。

    这个院子里的阵法被激活,一定要将这股力量控制住,否则这股力量爆发出去,部落里面没有一个人能活下去!

    轰~~~

    一阵光芒闪过,邱明布置的阵法瞬间蹦碎,邱明自己控制着灵力,将这股力量挡住。

    噗~~~

    邱明落在地上,踉跄了两步,嘴里喷出一口血。小倩出现在他身边,马上扶住他:“邱大哥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别管我,快进去看看,七斤怎么样了。”七斤处于这股力量爆发的中心,邱明都受了伤,七斤该不会死了吧?

    邱明现在十分的懊悔,他不应该太过着急调整阵法,不应该让七斤再试图去获得什么祖巫赐福,那样这一切就都不会发生。

    他常对别人说,不要贪功冒进,如今自己却忘了这一点,犯下了这种大错。别说跟杨木匠了,他跟自己都无法交代!

    “邱家阿弟,这是怎么了?”杨木匠跑过来,看着院子里出现的巨大深坑,一脸的焦躁不安,这可是七斤的院子啊!

    邱明正在想该如何跟杨木匠说呢,就听见小倩的喊声:“邱大哥,你快过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