让邱明意外的是,逄蒙什么都没说,而是跟着邱明回到了邱明的房间,好像认命了似的。大家其实很好奇,因为逄蒙身上竟然没背着弓箭,但看逄蒙跟邱明走了,他们也都没问什么,可能是逄蒙大人将弓箭留给了羿大人吧。

    是逄蒙悔改了吗?邱明很肯定不是,因为逄蒙的眼神中依然有着怨毒,根本掩饰不住。那么逄蒙一定是在谋划着什么,邱明也没在乎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弓箭的逄蒙他还搞不定,那他也枉费了这些年的修炼。

    逄蒙进屋之后,直接躺在床榻上,一句话都没说。邱明没有理会,坐在一旁的凳子上,取出乾坤八卦壶,给自己倒了一杯仙酒。

    看到邱明在一旁自斟自饮,逄蒙面无表情,甚至还闭上了眼睛,好像要睡着了似的,就这样,他们度过了半天的时间,两人之间一句话都没有。

    忽然一个人跑进来:“邱大人,部落有几个勇士外出狩猎受伤了,巫医大人请邱大人过去帮忙治疗。”

    邱明看到这个人手上还有血迹,马上跟着去了巫医那边。躺在床上好像睡着了的逄蒙睁开眼睛,双眼明亮,哪有一丝刚睡醒的样子。

    邱明走了,那他就可以逃走,后羿不在,部落中除了邱明没人能拦住他,甚至其他人也不会阻拦他。

    逄蒙马上起身,悄悄打开门缝往外看了一眼,没有人监视,不是阴谋。他迅速拉开房门走出去,直奔后羿的房屋。

    只是他没注意到,在他出去之后,房顶上的一只小鸟跟着他飞了,就悬在他头顶十几米的高度。

    部落中经常有小鸟飞过,逄蒙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,再说他看那只小鸟也不是什么妖兽,就是一只普通的云雀,那是给部落中孩子用来练习射术的小鸟,没有任何攻击性。

    路上碰到了两个人,那两人急忙向着逄蒙拱手:“逄蒙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们在巡逻呢?去别的地方吧,这边有我在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两人也不疑有他,有逄蒙大人在,比他们一个小队都更保险。

    看到巡逻的人被支走了,逄蒙快速走到后羿的房屋门前,敲响房门。

    “谁啊?”屋里传出嫦娥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师母,是我,逄蒙啊。”

    嫦娥打开房门:“逄蒙,你怎么回来了,你不是跟你老师一起出去狩猎了么,为什么你自己回来了?”

    她并不知道邱明将逄蒙带回来的事情,今天她没有出屋。嫦娥往逄蒙身后看了看,没发现后羿的身影,这很奇怪啊。

    “老师落下了一件东西,让我来取。师母,咱们进去说吧。”

    嫦娥不疑有他,让逄蒙进来,还给逄蒙倒了一碗水。这是后羿最亲近的弟子,嫦娥自然也是爱屋及乌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,他走的时候,行囊是我给收拾的啊。”嫦娥觉得有些奇怪,水囊、弓箭、小刀都带着了,其他的东西在路上就能找到,每次后羿出去狩猎,都只带这些东西啊。

    “老师说这次狩猎十分危险,那毕竟是凶兽大风,所以希望可以带上不死药,以防不测。”逄蒙看着嫦娥的眼睛,从嫦娥的眼睛中他得到了答案,果然有不死药。

    “什么?带上那个干什么?”嫦娥十分不解,不死药是后羿交给她保管的,说好了谁都不吃,为什么这次后羿会要逄蒙来拿着带上?

    “我不是说了,老师担心出事,有备无患。”逄蒙快速的说道。

    一边说,逄蒙一边回头看房门的方向,生怕邱明发现跑过来。只要他拿到不死药吃下,就能成为天神,到时候还用担心别的吗?

    就算吃下不死药还需要一些时间消化,他也可以跑啊。他不认为自己会不如邱明,他的力气已经恢复了,只是手上没有弓箭而已。

    “逄蒙,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?快说,你老师到底怎么了,为什么你一个人回来了?”嫦娥很快发现了事情不对劲,逄蒙跟她说话的语气都变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把不死药给我!”逄蒙终于是没有耐心,直接撕破了脸皮。

    他的实力可比嫦娥强大多了,这一发怒,嫦娥也感觉非常的害怕。她不明白,为什么逄蒙会变成这样。

    “逄蒙,你听我说,不死药有问题,不能吃。”她现在清楚了,逄蒙的目标,就是不死药。可是逄蒙是怎么知道不死药的,谁跟他说的?

    “废话那么多干什么,快点给我找出来,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了!”逄蒙这时候哪儿还听得进去其他的话,他就知道要赶快将不死药拿到手里,然后吃掉。

    “逄蒙,我是你老师的妻子,是你的师母,你怎么能这么跟我说话!你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很好,不死药在哪里?既然你不说,那我就自己找!”逄蒙直接当着嫦娥的面,开始翻找着。

    后羿虽然是部落首领,但居住的地方也并不大,嫦娥知道,只需片刻的时间,逄蒙就能找到放不死药的匣子。

    她马上跑过去,想要阻拦逄蒙,但是却被逄蒙粗暴的推开,整个人撞在墙壁上。而见到嫦娥撞到墙上,逄蒙没有任何要去搀扶的意思。

    逄蒙这是想要成为天神?可是这样的人成为天神,对人族能有什么好处?嫦娥做出了决定,她拦不住逄蒙,那就抢先将不死药吃下,不能让这个狼心狗肺的家伙吃了。

    嫦娥忽然跑到一个角落的架子下面,从那里拿出一个匣子,迅速打开,露出里面的一个蜡封的药丸。

    她拿起药丸,都顾不上捏开蜡封,就要塞进嘴里,但是旁边却忽然伸出一只手掌,抓住了她的手腕:“这个你不能吃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邱明在巫医那边,帮着给一些受伤的人调配药品,一些巫医的弟子在帮忙给那些人清洗伤口,包扎伤口什么的。

    他们发现邱明的动作好像没有之前见到的快了,似乎有些走神的样子。但没人会问为什么,只以为邱明大人刚回来,可能有些累。

    邱明迅速调好了一些药汤,告诉巫医,逄蒙要加害嫦娥,让巫医处理剩下的事儿。话音刚落,整个人就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巫医惊呆了,刚才他是不是听错了,逄蒙要加害嫦娥,这怎么可能?逄蒙是羿大人的弟子,嫦娥是羿大人的妻子啊。

    可是看邱明的样子,不像是开玩笑,再说也没人敢拿这种事开玩笑吧?他迅速吩咐弟子继续给那些伤者包扎,自己也冲向了羿大人的房屋方向。

    邱明刚到后羿的家里,就看到嫦娥已经翻出了不死药,正打算吞下。他一个闪烁出现在嫦娥身边,抓住了嫦娥的手腕:“这个你不能吃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