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一支箭竟然带着响声,而响声非常的刺耳,邱明和九色鹿听了,都觉得体内灵力运转忽然变慢了。

    这种射术邱明还是第一次见到,九色鹿根本来不及躲闪了。但是它身上忽然冒出九色霞光,将它跟邱明一起笼罩着。

    箭矢撞上九色霞光的护罩,直接炸裂,九色鹿被震的后退了好几步。

    当他们回过神的时候,却发现又有三支箭成品字形飞过来,封锁了九色鹿逃窜的方向。而这三支箭上,也带着巫族的力量,让邱明有一种无法闪躲的感觉。

    邱明手中的刀光闪现,迅速挥动了三下,三道刀罡飞出,直接将三支箭全部斩落。九色鹿迈开四蹄,快速的接近逄蒙。

    逄蒙有些慌了,不可能,他的射术威力极大,为什么这邱明能够挡住,还毫发无伤?虽然说手中的弓箭差了一些,可他使用了巫族秘术,应该差不太多才对。

    逄蒙每一箭都是奔着杀死邱明去的,可是没有一次能够奏效。他从开始的藏拙,到现在的展露真正实力,以为能够打邱明一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但九色鹿的出现,反而是让逄蒙有些措手不及。他使用了一直都隐藏的射术,居然还是没能杀死邱明。

    嗖,嗖,嗖~~

    逄蒙射~出了三支箭,看了起来方向好像不一样,但是却在同时接近了邱明,而且是分成三个不同的方向。

    邱明感觉背后的一箭威力最大,他快速将左右的两支箭打落,回身猛地一挥刀。

    轰~~~

    这支箭竟然又一次爆~~炸了。而也是在此时,邱明感觉到了背后出现了浓郁的危机。

    原来刚才那三支箭都是幌子,这最后一支箭,才是逄蒙的真正杀招,他之前竟然还是在隐藏!

    逄蒙胸口剧烈的喘息,最后这一箭,消耗了他全身八成的力气。邱明背对着他,必然会被射穿,到时候箭矢上附着的力量,会搅碎邱明的五脏六腑,邱明死定了!

    平时打猎,他不会用这招,当初他创出这种射术,还被后羿批评了。因为要保护猎物尸体的完整,那些内脏,也都是部落族人的食物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他可不是为了打猎,而是为了杀人,能够搅碎对方的五脏六腑,那简直太完美了,邱明必然会死的透透的!

    邱明猛地回身,刀已经来不及斩下,他双手直接抓住了箭矢,身上的白龙鳞甲也是闪过一道光,邱明闷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邱明,你怎么样?”九色鹿急了,它的九色霞光,居然被射穿了。并且邱明的白龙鳞甲也被射穿,箭矢的尖,必然已经扎入了邱明的血肉,它嗅到了血腥味儿!

    没有等到邱明的回答,九色鹿落在地上,将邱明放下,不停的拱着邱明的身体。

    逄蒙一步步的走过来,脸上带着胜利者的笑容:“哈哈哈,小鹿,你也别想跑,以后就是我的猎物了!”

    刷!

    一道刀光斩下,逄蒙慌乱中伸出左手的弓抵挡,但是刀斩断了弓,也斩断了逄蒙的左臂。

    “啊~~邱明,你怎么没死!”

    邱明将身上的箭矢拔下,白龙鳞甲竟然被射穿了,但是也仅仅只是入~~肉一寸而已。箭矢上带着狂暴的力量,可邱明的肉~身也不差,直接夹住了箭尖,抗住了这股力量。

    他刚才确实有些气血不畅,但还不致命。他不过想到逄蒙示敌以弱的战术,自己也灵活运用了一番而已。

    “就凭你也能杀死我?一种隐藏气息的小法术而已,没想到这样都能骗过你,你的经验太差了。”邱明面带冷笑。他没用玄光镜,没用变异定海珠,否则能更快的将逄蒙拿下。

    他只是想试试能否挡得住逄蒙的射术,也以此来衡量一下他跟后羿的差距。现在看来,他可能比后羿还是差一点,但用上法宝之后,胜负依然是五五分!

    “不要杀我,我是部落的英雄,部落多少人都得到过我的帮助,你杀了我,绝对当不了部落的首领。”逄蒙捂着断臂伤口,快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,当你们部落的首领?不要用你的想法来臆测我,这个我没有一点兴趣。我帮助部落的人,只是希望他们能够生活的更好,看在大家都是人族的份上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你别忘了,你想要杀了后羿,我杀了你,部落的人也不会对我怎么样。你的品行实在是太差,死有余辜!”

    部落首领,在逄蒙看来非常吸引人,但邱明可从来没想过。这个部落太原始了一些,而且当首领,要照顾太多的人,邱明完全没有兴趣。

    “邱明大人,饶了我一命,我可以做你的追随者,哪怕只有一条手臂,我也可以用刀战斗!”

    “你在说话拖延时间吗?别白费力气了,你就没发现,周围的环境有些变化吗?”邱明刚才躺在地上的时候,放出了一些小傀儡,在地上布置了一个小小的困阵。

    现在逄蒙就站在阵法之中,想要逃走,绝对不可能!

    邱明刀光斩下,这一刀结合了邱明的灵力和力气,快若闪电,逄蒙想要躲闪,却发现周围忽然出现了一些禁锢的力量。

    他刚要挣脱,就看到了自己的脚脖子。

    邱明皱着眉头,怎么逄蒙已经杀死了,为什么还没提示他主线任务全部完成?邱明想了想,莫非是因为不死药?

    嫦娥还会吞服不死药吗?这倒是要想个办法了,看来只有将不死药拿到自己手里,才能一劳永逸。

    邱明挥手弄出来一个深坑,将逄蒙的尸体丢进去,放了一把火化为灰烬。填上土,插了一块木板,上面一个字都没有。

    背师者,不配拥有真正的墓碑。

    邱明没将逄蒙的尸体暴尸荒野就已经不错了,甚至他都可以用逄蒙的血肉来炼丹,不过此法太过邪恶,邱明放弃了。

    尘归尘,土归土,自此之后,世界上就再也没有这个逄蒙了。

    “九色鹿,我们找个地方,我要闭关疗伤。”邱明受到的伤势不算太严重,但在这个充满危机的世界,还是先治好伤势再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