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夷山,在这个时代,不算是什么有名的仙山福地,此处也只有两位散仙,曾有幸去玉虚宫听过道,可惜却无缘拜入玉虚宫。

    今日二人正在松树下,一边煮茶,一边下棋。修行之路不顺,他们偶尔也下棋调整一下,免得执念太强,走入歧途。

    忽然见远处一朵云飘过来,云上站着一位修士。二人停止下棋,一起站起来。一个连坐骑都没有的修士,估计也是个散仙吧。

    “可是箫升、曹宝二位道友?”来人朗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正是,敢问道友如何称呼?”箫升、曹宝齐声问道。

    他们发现对方虽然没有坐骑,但气息内敛,竟看不透,修为就算不在他们之上,这一手隐藏气息的手段,也在他们之上,所以还算客气。

    “我乃截教门下邱玄光,久闻二位道友修为精深,今日一见,果然不凡。”这两人修为也是天仙,一介散修,能够修炼到这种境界,确实不俗。

    被截教弟子恭维,箫升、曹宝脸上都有些得意,但口中却说:“当不得道友如此夸赞,道友修为才是精深。邱道友,不如一同坐下喝茶。”

    曹宝一挥手,桌上多了一个茶杯,也不见他动作,茶壶中喷出一股茶水,正好灌满一杯。

    邱明端起茶杯,凑在鼻尖闻了一下,茶香味儿很好,尝了一口,唇齿生香,茶水中含有不少的灵力。

    “好茶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这武夷山,也就茶还不错。”箫升笑着说道。他口中说不错,其实觉得自己的茶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“二位道友的天资,应该早成金仙才对,只是缺少名师教导。我截教门下弟子数万,每一位都有机会聆听上清祖师教诲,二位何不加入截教?”

    这才是邱明来此地的目的,为的就是让这二位成为截教弟子,那么落宝金钱,自然也就成了截教的法宝。

    也就不会发生赵公明的缚龙索、定海珠被落宝金钱击落,最终落入燃灯道人手中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燃灯道人凭借定海珠,演化二十四天,斩下一尸,成为顶尖的大罗金仙,赵公明却被迫上了封神榜,三仙岛的三霄娘娘,也因赵公明身死,被申公豹请出山报仇,最终都没能善终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这两人,燃灯道人可不是赵公明的对手。比武艺,赵公明略胜一筹,比法宝,赵公明同样占优。而且赵公明不会太冲动,若是圣人出手,顶多就是被活捉,不会被杀死登上封神榜。

    若圣人真的出手杀了赵公明,那么上清祖师必然会更早的出山,摆出朱仙剑阵或者是万仙大阵。

    诛仙剑阵是靠着四把宝剑,但四位圣人联手,还是能破除的。万仙大阵其实才是上清祖师的杀手锏,尤其是其中的六魂幡,那是能让圣人也中招的奇宝。

    邱明总觉得他所经历的封神世界,可能会有所不同,但不管未来会如何变化,现在早做打算,总不会错。

    听到邱明请他们加入截教,箫升、曹宝都感觉十分的意外。加入截教,自然是好处多多,截教可是此时天下第一教派,其他圣人教派加在一起,才能跟截教差不多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何德何能,为何这邱玄光会主动来请他们加入截教?莫非拜入截教,还要有什么要求?这邱玄光该不会知道他们手中有一件异宝,心生觊觎吧?

    看到箫升、曹宝那怀疑的眼神,邱明也不说话。落宝金钱是好,可邱明也没打算强取豪夺。他若是真想抢,就凭这两位的实力,他都不需要什么法宝,直接用刀就能都砍了,落宝金钱可落不了兵器。

    他终于是知道这两位为何没有加入圣人教派了,多半就是担心别人会觊觎他们的法宝。邱明其实很想问,这一件法宝,他们两个人怎么分?

    一个用了,另外一个就要空手,平时对敌,估计都得一起上,落单之后,他们的实力其实渣的很。

    “怎么,二位道友可还有什么疑惑?”

    “能去碧游宫听道自然好,可我们兄弟没想过加入截教。”曹宝拱拱手说道。

    反正偶尔碧游宫、玉虚宫什么的也都会对外开放,只要是修士都可以去听道,他们闲云野鹤惯了,就不去受那约束了。

    截教势大,但弟子也多,他们去了,恐怕也不会受到重视。再说这这个邱玄光,他们之前从未听说过,谁知道说的是真是假。

    他们去了,又会是几代弟子?现在跟其他人见面,都是道友相称,到时候平白低了一辈怎么办?

    如果是阐教,他们或许会答应。阐教那边多少啊,弟子少,肯定能得到更好的照顾。说不定进去就能成为二代弟子,金仙有望。再说了,截教那边好多妖仙,那可都是异类啊,他们怎么能与异类一同听道?

    不加入截教?邱明皱着眉头,他看这二人眼神闪烁,恐怕还有其他心思。罢了,总不能因为别人不加入截教,他就对人动手吧?

    回头跟其他截教门人说一声,遇上武夷山这两位,切记不可使用法宝,直接用武艺就能胜之,哪怕是灵宝,也躲不过被落宝金钱击落的下场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二位道友继续修炼吧。二位道友切记,他日不要与我截教弟子起冲突,免得应了劫难。”邱明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这句话的意思是提醒箫升、曹宝,不要搀和截教与阐教的争斗,否则必然会上封神榜。将来还要在赵公明手下做事,那能有好吗?

    可箫升、曹宝听在耳朵里,却觉得邱玄光这是在威胁他们。好像他们兄弟遇上截教弟子,必然会吃亏似的。截教弟子又如何,他们散仙又何尝惧怕过?

    这邱玄光恐怕是不知道他们兄弟手中的宝贝威力,就算是截教掌教亲传弟子,也别想仗着法宝之力占便宜。

    他们从未与他人交手,不知道截教弟子武艺高超,现在反而心里下定决心,若是他日遇上截教弟子,必然要会上一会。

    只是今日不好直接动手,免得让人说他武夷山二散仙不懂待客之道。

    邱明深深看了箫升、曹宝两眼,转身离开。这两人好自为之吧,否则在大战开始之前,他就让杨七斤先来将落宝金钱夺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