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师闻仲还朝了,当早朝的时候,文武百官见到闻仲的时候,所有人都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不应该啊,闻太师不是在北海那边领兵打仗么,说是为商朝开疆拓土,怎么忽然就回来了?

    再说回来之前,正常应该有两种途径,一种是纣王宣旨召回,另外一种是上表请回,纣王批示同意,没有这种不打招呼就忽然回来的吧?

    不只是文武百官,就连纣王都一脸懵逼,闻太师怎么忽然回来了,而且脸色还那么难看呢?

    他让八百诸侯选美女进献的事情,闻太师应该还不知道吧?这事儿得问问费仲和尤浑该如何处理,若是惹怒了闻太师,谁来震慑那八百诸侯和四镇诸侯?

    闻仲站在武官的第一位,第二位就是黄飞虎。文官那边第一位是丞相商容,接着是纣王的亲叔叔比干,他们两个也是老臣,对商朝也是忠心耿耿。

    “太师回来了,朕竟然还不知晓。太师可是已经平定了北海,又扩张了我朝版图?”纣王双眼放光,开疆拓土,那是每一位帝王都热衷的事情,足以流芳百世。

    “臣有负陛下所托,北海还未彻底平定。那边气候寒冷,需几年功夫,徐徐图之。”闻仲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太师想必也是累了,应该在府中休息一天的。一会儿散朝,太师留在宫中,与朕一同用膳。”

    “臣谢陛下。”闻仲说完,并没有退回队列,还是站在大殿当中。

    “太师可还有事?”纣王心里咯噔一下,他忽然看到闻仲手中还拿着一根金鞭,那是先帝赐下的,连他都可以打的金鞭。

    “臣听闻陛下宣八百诸侯进朝歌,让他们进献美女,不知可有此事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确有此事。”纣王脸上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“是何人向陛下进谏,让陛下广纳后宫?八百诸侯,四百位女子,陛下是不是还要扩充宫廷?增加宫廷用度?”

    “臣在北海作战,气温寒冷,呼气凝霜。物资补给却不停的减少,士兵无心作战。朝歌城欣欣向荣,夜夜笙歌,如此谁还愿做前方将士?!”

    “臣请陛下收回成命,陛下喜欢女子,让四镇诸侯选几个就好,切莫再发生苏护之事了。”

    闻仲回来之后,先让太师府的那些人跟他说了一下朝歌的近况,听闻纣王果真在女娲娘娘庙题诗一首,他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女娲娘娘不会亲自出手灭杀纣王,但是邱玄光说的派三位妖怪过来惑乱君心,这个就极有可能发生了。

    若是君王暴政,失去民心,那天下可就乱了。八百诸侯若是有反叛的,以商朝此时对诸侯的掌控力来看,很难彻底镇压啊。

    更让他生气的是,没在朝歌城见到妖怪,可现在已经出了乱子。纣王居然要人进献至少四百美女,四百个啊,不是四个。一天临幸一个,也要一年多的时间才能轮完,纣王怎会变得如此荒~淫?

    已经有一个苏护反了,若是不能镇压,引起了其他诸侯反叛之心,那要出大事的。为今之计,就是要叫停这件事,而且还要杀那个出主意之人,平定百姓之心。

    至于苏护,崇侯虎已经得到旨意去镇压,肯定能很快平定的。崇侯虎可是四镇诸侯之一,手下兵士众多,将领也不差,还拿不下一个苏护么。

    “是中大夫费仲、尤浑的建议,朕本来也觉得有些过了,既然太师也绝对不对,那就依太师所言,减为八名好了。但是冀州侯苏护之女苏妲己,必须包含在内!”

    “北海军士辛苦,太师觉得增加一些薪俸可好?需要增加多少,太师改日拟一份奏折,朕批准就是。北海那边,还是需要太师的,别人,朕信不过。”

    纣王马上就同意了闻仲的建议,但是却就揪着冀州侯苏护的事情不放。闻仲也明白,苏护谋反,那是大罪,若是不严惩,也会引起大乱,而且帝王威严不存。

    至于说是否惩罚费仲、尤浑,这倒是无所谓。有他在,那费仲、尤浑还翻不起多大风浪。若真是让他发现那二人再出什么馊主意,他干脆就直接用金鞭将那二人打杀了!

    虽然说杀人有损功德,可他这些年作为统帅,南征北战,也没少杀人。之所以打北海需要一定的时间,不只是因为天气寒冷,还因为他无法大开杀戒。

    他可以在正面战场,等着对方先起杀心,然后反杀对方,但却不能一个人直接闯关,将对方的将领纷纷斩杀,更不能用法术,将整座城灭掉。

    那样不说天罚,就会有许多仙人同道将他定位魔道修士,甚至截教也容不下他。不过在朝堂之上,为了商朝,打杀一两个佞臣还是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“臣等北海的物资准备好,亲自押送物资去北海,定然会将北海平定,让我商朝继续繁荣昌盛!”

    闻仲看了,城里根本没有妖怪,他会给纣王留下一道灵符,若是妖怪出现,灵符自燃,纣王也就得到了警示,不会再受到妖精蛊惑。

    而且他也能感应到,来得及回来救驾。太厉害的妖怪,肯定不敢来宫廷这边,那时候妖气冲天,必然会被天上的神仙发现。

    只是他现在还有一个疑惑,那就是邱玄光的身份。邱玄光说是师从刘若拙,喊他师兄,那么刘若拙就应该是截教二代弟子。

    可是他用飞鹤传书,师尊却说祖师门下没有一个叫刘若拙的弟子,哪怕是记名弟子都没有。

    师尊可是祖师四大弟子之一,跟在祖师身边非常早,她说没有,那就一定没有。这个邱玄光的身份,很是可疑。

    再一个邱玄光的实力竟然还在他之上,这样人的师父必然是一位大能,就算刘若拙不是祖师门下,可师尊又岂会不知,截教有哪一位大能是师尊不认识的呢?

    就算是其他教派的,师尊也应该知晓对方名号才对。

    不只是刘若拙,邱玄光也没人听过,甚至师尊说截教中没有这么一个门人,那就很有问题了。

    眼下不管那么多了,提醒一下纣王,让他知道天下除了这个人间帝王,还有仙人,还有妖怪,还有圣人,让纣王不要再做出什么有辱圣人之事。

    他自己,还是继续去北海那边好了,毕竟那边也关系到他的一件大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