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邱师弟,你怎么又来了?”闻仲看到邱明,没有十分热情,但也没有表现出冷淡。

    “闻师兄,为什么你又回来了呢?我跟你说过,没有你镇守朝歌城,那边要出大事的,看来你还是没有听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女娲娘娘派的三个女妖,已经进入宫中,你的人就没告诉你,最近宫中有什么变化么?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女妖已经进宫了?不可能,我给了陛下护身符,若是女妖出现,我应该知道。”闻仲觉得十分奇怪,莫非那女妖的妖术比他强出许多,竟然让他连灵符的预警都感应不到?

    “你给了纣王护身符,但你确定他会一直佩戴吗?阐教云中子给了纣王一柄剑,用来镇压妖邪,但是直接被纣王命人折断焚烧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纣王根本不信其他仙人,每日享乐,这些你在北海都不知道吧?长此以往,商朝会变成什么样,你可想过?”

    邱明觉得闻仲也太过自信了些,虽然说纣王对闻仲十分尊重,甚至有些敬畏,但闻仲却也对纣王十分尊敬,并不对纣王的事情太过干涉。

    闻仲以为他提醒就够了,却不知道纣王已经不是他当初认识的那个皇子了,现在是商朝的国君,而且是那种行事非常霸道的国君。

    纣王相信闻仲带兵打仗的能力,但是对闻仲的道术却并不太相信。一个以为自己是天下老大的人,一个对女娲都能出言不讳之人,又怎么能明白仙人甚至圣人的强大之处?

    传闻纣王年轻时就曾斩杀过妖怪,所以对妖怪根本不怕,觉得妖怪也没啥可怕的。但纣王斩杀的小妖,跟轩辕坟三妖能比吗?

    若是一个妖神级的巨妖出现,恐怕纣王才会真正明白,他的实力,跟妖怪比起来差远了。

    当然这里面最有问题的依然是云中子,要不是云中子用了这种“除妖”的手段,纣王也不会更加的宠信妲己她们。

    闻仲脸色一变,他怎么就没想到自己给的护身符,纣王并没有佩戴呢?而且这件事,邱明完全没有必要骗他。他只要乘坐墨麒麟,须臾就能回到朝歌城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邱师弟为何不顺手将妖怪除了,这也是功德一件。”闻仲反问道。

    修士除恶妖,这必然能获得不少的功德,多少修士都抢着做呢,为何邱明不动手?邱明的实力还在他之上,莫非是看不上这些功德?

    “我说了,纣王现在不太相信我们修仙之人,我去了,难免会起一些冲突,对闻师兄恐有影响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闻师兄除妖,还能增加你在纣王心中的分量,增加你在诸侯心目中的分量,也能获得一些功德气运,一举多得,师弟我又怎好意思越俎代庖。”

    邱明不是不想下手,他也知道这样肯定能获得不少功德。可这样他难免会被注意到,影响到未来的计划。

    闻仲就不同了,本来就是商朝的臣子,保护君主灭妖乃是正常行径,不会有任何人觉得意外。

    邱明倒要看看,若是没有三妖祸乱宫廷,西岐那边还有什么理由反叛,还如何获得民心的支持?

    闻仲犹豫了一下:“好,多谢邱师弟提醒了,我这就回朝歌城。三个妖怪祸乱宫廷,我必杀之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纣王用一块丝巾蒙着眼睛,双手往前伸,做摸索状,几个妙龄少女正在一旁躲躲闪闪,嘴里还发出银铃般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陛下,快来抓我啊~”

    “陛下,这边,我在这边呢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,刚才就差一点呢。”

    旁边一些宫廷内侍早已经站在了院子外面,听见耳边传来的这些声音,却没有一个敢多看一眼的。

    墙壁外面,姜皇后正好路过,她叹了口气,直接离开。陛下已经很久没有临幸她了,她也自知年纪大了,能够理解。

    可是陛下整日与这些女子在一起玩耍,不理朝政,这就太不应该了。身为帝王,怎能如此?长此以往,必生祸端!

    可她只是一个皇后,虽然娘家那边也有些势力,但终究无法忤逆纣王,若是闻太师在就好了。

    商容这个丞相这段时间没少上表,但纣王根本不重视,在整个商朝,也只有闻太师能够劝阻纣王了。

    “报~~陛下,闻太师在外求见。”

    纣王将脸上的丝巾拉下来:“你说谁?”

    闻太师,他怎么又忽然回来了,不是刚去北海不久么?难道说北海那边又缺粮草了?不应该啊,费仲、尤浑那俩不敢克扣闻太师的粮草吧?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闻太师回来他是必须要见的,武将之中,闻太师为首。若是没有闻太师,谁知道那四镇诸侯是否会这么老实呢。

    “都停下吧,朕去见见闻太师,一会儿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,快一点啊,可别让我们姐妹等太久。”苏妲己魅声说道。

    纣王在妲己的脸上轻轻掐了一下:“放心,朕很快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到了偏殿,闻太师已经在此等候了半天。他看到纣王的时候,脑门上第三只眼忽然睁开,脸色变得十分严峻。

    邱玄光果然没有骗他,纣王身上妖气缠身,这必然是经常与妖怪长时间接触才有的结果。要不是纣王气血旺盛,恐怕现在早就病倒了。

    “老臣闻仲拜见陛下。”

    “太师快请起。”闻仲刚弯腰,纣王就亲自将闻仲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太师怎么忽然又回来了,可是北海战事有什么变故?”

    “陛下,非是北海那边,而是朝歌这边出了变故。敢问陛下宫中可是多了几位女子?可是夜夜笙歌,无心上朝?”

    纣王脸色有些尴尬:“朕选几名女子,这件事太师也是同意了的。至于说上朝,朕可没有耽搁,虽然不是每日上朝,但不是有商容丞相等辅佐么,他们无法决断的,朕也是做出了批示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,老臣留下的护身符可还在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上次朕沐浴的时候不小心弄湿了。”纣王找了个借口。

    闻仲内心叹了口气,那是他用灵兽血写下的护身符,就算是泡在水里也没事儿,看来陛下果然如同邱玄光所说那样,根本就没有佩戴啊。

    “陛下,宫中有妖怪作祟,臣这次回来,是除妖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