崂山,这是邱明在许多世界都去过的地方,其中有的有修士传承,有的没有。但是这个世界的不一样,这里还是一处荒山。

    邱明曾经到过《哪吒闹海》的世界,跟这个世界处于同期,那时候他出门游历,就来过这个地方,现在回来,颇有一些唏嘘。

    杨木匠他们早已经提前过来了,此时山上已经被平整完毕,山顶到山下的台阶,都已经开凿完成。

    邱明控制这一些土石,形成了院落,一座座房子凭空出现,屋顶都是现在凡间许多人都没见过的瓦片。

    这是他根据《崂山道士》世界的崂山上清观建造的,这座道观的门口,也挂着上清观的牌匾。

    到了大殿门口,看着里面立着的那一块巨石,邱明取出自己的宝刀,他要亲自雕刻一尊上清祖师的雕像。

    这座道观里面依然会只供奉上清祖师,邱明也能通过这个,跟上清祖师联系。

    “师父,您说的战斗什么时候开始呢?”杨七斤跟着邱明上完香后问道。

    “别着急,快了。如果你等不及,那就拿着我的手书,去朝歌城找太师闻仲,他会给你在军中安排一个位置,不过此时你面对的,多半都是一些凡夫俗子,没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闻仲应该已经回到朝歌城了吧?有闻仲在,就算是千年狐狸精他们进入了后宫,也闹不起什么风浪,更不会有炮烙之刑,酒池肉林的出现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苏护应该已经开始反叛了,这时候崇侯虎等应该在征讨苏护,姬昌最终会成为老好人,做一个和事佬,让他们停战,然后苏护就不得不进献自己的女儿苏妲己。

    不过邱明仔细想了想,或许苏护内心还有一层别的想法,若是女儿成为纣王的妃子,那么他就会成为纣王的岳父,平白提升了一辈啊。

    再一个苏护也确实实力太弱了些,他只是八百小诸侯之一,又不是四镇诸侯,手下也就一个郑伦算是高手,在姬昌调停之下,也只能妥协。

    若是杨七斤去找闻仲,此时了不得被派来捉拿苏护,对上的对手也就是郑伦这样的三代弟子,还是断了仙缘的那种。

    别说是郑伦一个了,就算是度厄真人的亲传弟子一起遇上杨七斤,也只能落败。哪怕是度厄真人对上杨七斤,邱明也觉得杨七斤能够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度厄真人虽然是老子门下弟子,但此时也不过就是一金仙而已,没有什么强横的法宝。看看他传给郑伦的道法吧,就是鼻窍中有两股气体,可以吸人魂魄,这样对敌的时候,就能让人头晕目眩,而被他生擒或斩杀。

    说起来度厄真人也是老狐狸,他也曾收徒李靖,结果他两个弟子都上了封神榜,他却啥事儿都没有,典型的用弟子来应劫的代表。

    哪像截教这些仙人啊,从来不会让弟子去送死。否则截教也不会落得只剩那么一点不入流的散仙,本应依然会是天下第一教派。

    杨七斤有些失望,这个世界的灵气确实浓郁很多,比之花果山的小洞天也不差多少,可是他现在需要的不是灵气,而是战斗,他要在战斗中,才能释放出自己的全部潜能,要经历过战斗,他才能不断的进步。

    倒是杨木匠和阿宝阿花没说什么,乖乖的呆在崂山,每天苦练巫族秘术,希望在将来的时候,能够一鸣惊人!

    邱明可是跟他们说了,这是巫族衰落后不久的世界,在这个世界,人们早已经忘记了巫,人族才是这个世界的主宰。

    他们是人身修炼的巫族秘术,但内心却将自己当成了巫族,他们要恢复巫族的荣光,让所有人都知道,巫族没有没落,巫族还有他们!

    当然他们也清楚,凭借他们四个,还是无法振兴巫族的。但邱明不是也说了,在天外天,还有一些巫族存在,只是不敢回来罢了。

    “七斤,好好修炼吧,这个世界比为师强大的对手都有很多,他们有着神秘莫测的法宝,可不是只会跟你单对单的正面厮杀。”

    “等这件事结束了,为师带着你去天外天,寻找你们巫族的巫神。那时候能否振兴巫族,就看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杨七斤毕竟是得到了十二祖巫传承的人,他未来的潜力巨大。邱明觉得杨七斤就算是成长为跟祖巫一般强大也不奇怪,或许能够成为未来巫族的族长。

    之前巫族有十二祖巫统帅,最后是九凤这唯一的巫神统帅,从来都没有族长,但谁又说巫族不能有族长呢?

    就算是再不济,杨七斤也能跟九凤一起统帅巫族,就像当年妖族的东皇太一与帝俊一起统帅妖族一样。

    杨七斤点点头,他相信师父的决定,自己也沉下心,继续苦练巫族的秘术,同时也炼化师父给的妖丹,继续提升自己的肉~身强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陈塘关总兵李靖在房门外走来走去,产婆进去了半天,怎么妻子还没生?按说他妻子都生过两个孩子了,应该比其他产妇更容易才对。

    可是这次他也知道不一样,因为妻子竟然怀孕了三年六个月。三年六个月啊,正常的孩子十个月就降生了。

    不过孩子的名字他还没起好,跟金吒、木吒一样取了吒这个字作为辈分,但叫什么吒还没定下来呢,回头跟夫人商量一下。

    他也幼时就拜师度厄真人,学得一身道术,只是师父说他没有仙缘,让他下山享受荣华富贵,顺便可以帮助一些百姓,积累福缘。

    他对此时的生活也很满意,长子与次子都已经被昆仑金仙收为亲传弟子,也不知道这第三子,是否有仙缘?

    “老爷,老爷,你快来啊!”一个丫鬟从产房跑出来喊道,一脸的惊慌。

    李靖一脸疑惑,怎么听见孩子哭声呢?该不会这孩子有问题吧?三年六个月啊,莫非是什么妖怪转世?

    李靖走入房间,看到产婆双手颤抖,而产婆的手中,则捧着一个肉球,那肉球还在一下一下的跳动着。

    李靖顿时抽出腰间的宝剑,一剑斩下,什么妖魔鬼怪,也别想在他的府上撒野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