肉球被一剑劈开,从里面跳出来一个小娃娃,刚出生,居然就能站立,而且小娃娃右手套着一个金镯,腰腹上还缠着一条红绫,正笑呵呵的看着李靖。

    刚出生的孩子哭闹,李靖都能接受,可刚出生的孩子看着你笑,这就太令人发毛了。要不是怎么看都是一个小孩,身上没有半点妖气,李靖真要忍不住一剑将这个孩子钉在地上了。

    “老爷,有人送来了一封信。”

    “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一个貌似道士的人,留下信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李靖接过信展开,不消片刻就看完,眉头紧锁。这上面说的太可怕了,阐教要算计他们父子?

    可不应该啊,他两个儿子都是阐教十二金仙的弟子,他也是度厄真人的弟子,大家算是同道中人啊。

    就因为那什么封神榜,阐教十二金仙要用他们父子来应劫?联想十二金仙主动上门收徒,他迟疑了。

    若是真的有人再来主动上门收他第三子为徒,那这封信上说的,就很有可能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老爷,门外有一道士,自称是太乙真人。”

    听到下人汇报,李靖心里咯噔一下。他深吸一口气:“请客人到大厅落座。”

    太乙真人看到李靖进来,马上起身打了个稽首:“贫道乾元山金光洞太乙真人,见过李将军。”

    “听闻将军喜得贵子,今日特来恭贺。想借令公子一看,不知将军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太乙真人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,他自问报出名号,这李靖就会知晓。他一看李靖就知道,李靖也曾学过道术,又岂会不知道他阐教十二金仙的名号?

    正常人听见仙人要见自己的孩子,肯定欣喜若狂,谁不想自己的孩子受到仙人抚顶,结发长生呢?

    哪知李靖开口,却让他惊讶万分。

    “仙长客气了,李某那孩子有些怪异,还是不抱出来,免得惊扰了仙长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,贫道算到此子与贫道有缘,贫道想亲自看看,可否传承贫道衣钵。”太乙真人以为自己没说清楚,于是干脆十分直白的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要收你儿子为徒,你还不高兴的跳起来?怎么回事,为什么李靖脸色变得这么难看?

    “仙长,李某幼子没想过要拜入阐教门下。李某是人教弟子,若是孩子想要拜师学艺,自然会送去人教那边,不牢仙长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果然跟那书信上说的一样,这太乙真人就是想要让他儿子代替去应劫。哼,回头金吒和木吒也喊回来,自己也去找老师度厄真人一趟,想拿我李靖的儿子应劫,做梦!

    李靖这句话说出来,太乙真人脸色顿时变了。他还不能说出别的什么来,人家是人教弟子,同样能够找到仙缘。

    可他是阐教赫赫有名的十二金仙之一啊,这名号居然没能让李靖犹豫,真是奇怪了!

    “将军,我听闻你两个儿子可都拜在了阐教我的两位师弟门下,莫非是觉得贫道道法,教不得你的儿子?”

    “你儿子可是生在丑时?这正犯了一千七百杀戒。拜入我门下,我帮他抵挡这些。贫道还有一些宝物,也可传与他。”

    太乙真人是真的想要收李靖这三子为徒,名字他都想好了,就叫哪吒。这可是女娲娘娘身边的灵珠子转世,天赋异禀。

    而且要是收这位为徒,就能示好女娲娘娘。他们十二金仙可都是应劫之人,若是不想办法,搞不好真的要是上封神榜啊。

    这个灵珠子,就是合适的代替他应劫之人。只是为何李靖不愿让灵珠子拜他为师呢?莫非是李靖也知道了灵珠子的身世,有了别的什么想法?

    是人教那边,有人想要用灵珠子来代替应劫吗?

    听到太乙真人说杀戒,李靖内心冷笑,又被那封信上说中了。你真以为我不知道,我儿子是一个天才转世?

    天下丑时出生的孩子多了,还各个都犯杀戒?你来帮忙抵挡,我看你是想用我儿子来帮你抵挡杀戒吧?

    虽然说这第三子十分特殊,但毕竟身体里流淌着的是他的血脉。而且只要他送到人教去,自然会有人教的老师帮忙教导,怎么就会犯下杀戒?

    他身为总兵,带兵打仗,管理一座城关,也没少杀人,也没见他怎么样啊,这太乙真人就是会危言耸听!

    “不必了,李某幼子出生就有伴生的灵宝,想必是天佑之人,就不觊觎仙长的法宝了。仙长若要收徒,可去寻找他人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仙长有空,一会儿留下来吃个饭吧。李某还要去照顾夫人,就不作陪了。”

    李靖说完,转身就离开了客厅,留下一脸懵逼的太乙真人。什么伴生灵宝,那乾坤圈和混天绫都是我的!

    这不对啊,他跟灵珠子的师徒缘分,难道就这么断了?不可能,这徒弟他收定了!

    李靖正在夫人窗边,跟夫人说着辛苦了之类的话,忽然门外有人汇报:“老爷,那道长忽然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忽然不见了?是不辞而别吗?不好,孩子呢?

    李靖马上跑去隔壁房间,那边奶娘应该在照顾着孩子。虽然他这个孩子其实根本不需要奶娘照顾,看着比一岁的孩子都健壮。

    到了那边,果然看到奶娘趴在桌上睡着了,而他的幼子已经不见踪影。他马上跳到房顶上,正看到一个道士往他幼子身上画着什么东西,然后冲着李靖拱手一拜,将孩子抛了过来。

    太乙真人将哪吒抛给李靖,用灵力托着,只见哪吒平平稳稳的落入李靖的怀中,只是李靖的脸色十分难看,因为哪吒的胸口画着一道符。

    这不是普通符,上面蕴含着浓郁的灵力。这在修士之中就相当于刻下了师门印记,别的仙人不会再收其为徒。

    李靖睚眦欲裂,太乙真人,欺人太甚!

    太乙真人一脸得意的离开,哼,你说不拜师就行了?刚才我在哪吒胸口刻下了隐身符,他以后就是我太乙真人的弟子了!

    他还回头喊道:“等孩子大一点了,贫道再来带其上山学艺,李将军,告辞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