闻仲刚刚鸣金收兵,明日这处叛乱也能平定了。现在天下叛乱的诸侯越来越多,单靠他一个,也有些力不从心。

    不过也让他发现了不少良将,将来好好培养一番,能让他省不少的心。只是他的平叛好像没啥效果,叛军是越来越多了。

    帐篷外忽然传来一个声音:“闻师兄,邱某又来了。”

    闻仲出帐迎接:“邱师弟怎么有空来这里,我听说你在崂山那边建了一处道观?”

    “道观只是一个修行场所而已,不值一提。倒是闻师兄有多久没有回朝歌城了,那边的消息,你可命人收集了?”

    闻仲皱眉:“朝歌城又有什么大事发生了?”

    不应该啊,若是有什么大事,他不可能得不到消息,他安排了家将将重要消息都用他留下的机关鸟传过来的。

    “西伯侯姬昌之子带着礼物要来朝歌城,希望为西伯侯赎罪。”

    姬昌被关押,这个闻仲是知道的。他也认为关押的没有错,应该好好震慑一下四镇诸侯了,这天下还是商汤的,四镇诸侯只是属地之臣子。

    更何况姬昌以风言上奏,这就是失察。身为臣子,不想着怎么帮君王压下来那些谣言,怎么还能直接当成是真的呢?

    “你觉得姬昌该不该放?”闻仲看着邱明。

    “应该放归,但要他承诺,镇压他境内的反叛诸侯,否则你大可以单骑去将他擒来。”邱明心说,如果他不来,恐怕散宜生就会买通费仲、尤浑那两个佞臣,姬昌还是能逃走。

    而到时候有了姜子牙的辅佐,加上阐教、人教那边的仙人帮扶,在姬昌死后,姬发也有了反叛的理由,商汤就真的危险了。

    现在这么做就简单多了,你姬昌不是要走么,可以,礼物什么的是轻的,必须将你镇内反叛小诸侯都镇压了。

    若是姬昌违反誓言,闻仲也就有了理由去将姬昌再次擒来或者击杀,而西岐那边反叛也就名不正言不顺,倒要看看阐教那边还怎么好厚着脸辅佐!

    当然,更简单的就是将姬昌、姬发什么的都杀了,可是这样明显要承担极大的因果,颇为不智。

    “你是要我回到朝歌城?那东鲁之地反叛怎么办?姜桓楚最为四镇诸侯之首,率先不听号令,我岂能饶过?”

    “闻师兄,那么你杀了姜桓楚,可要其他人接任东伯侯的位置?按照惯例,应该是东伯侯的长子继位对吧?就算是你点了其他人,也名不正言不顺。”

    “况且姜桓楚经营东鲁多年,势力根深错节,你若是将姜家整个拿下,毕竟会动摇国本。不若选择诏安,或者派黄飞虎过来亦可。”

    黄飞虎号称商汤第二将,仅次于闻仲,天天就负责镇守朝歌城,那不是大材小用了吗?

    而且黄飞虎本来也是实力不俗,这一点从他的坐骑就能看出来。五色神牛,那绝对是有神兽血脉,现在的姜子牙,还没有被赐下四不像呢。

    “黄飞虎?我倒是想派他出征呢,但是不行啊,他不能离开朝歌城。你可知道,姜皇后死后不久,黄贵妃也忽然暴毙?”

    皇贵妃就是黄飞虎的妹妹,黄飞虎家七代都是商朝臣子,伟商汤江山立下汗马功劳,否则黄飞虎也不会被封为镇国武成王,异姓封王,这是何等的荣耀,就连闻仲都没有这个待遇呢。

    黄飞虎的妹妹也暴毙了,必然同样查不出原因,黄飞虎此时内心的想法,恐怕跟姜桓楚一样。

    只是黄飞虎虽然是王爵,却不像四镇诸侯那般有自己的封地,自然手下也没有多少兵权。否则得知黄飞虎妹妹暴毙,闻仲早就赶回去了。

    若是黄飞虎领兵,商朝除了闻仲亲自出马,没有人能挡得住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黄飞虎现在也不可信了?”邱明感觉麻烦了。

    若是黄飞虎真的去投靠了西岐,那西岐那边就有了真正可领兵的大将。而商朝则少了一员大将,此消彼长,商朝损失非常大啊。

    现在黄飞虎还没有反叛,所以闻仲依然让黄飞虎镇守朝歌城,也算保护了朝歌城的安危,至少没有其他将领能够在朝歌城弄出乱子。

    “我再给你推荐一人,陈塘关总兵李靖,度厄真人弟子。他也擅长治军,弓马娴熟,可让他负责平叛。”

    “李靖?他刚刚丧子,怎好让其出征?”闻仲摇摇头。丧子之痛,会让李靖难以全心全意去领兵,万一出现差错,导致输了,那可就失了商朝的颜面。

    邱明发现闻仲现在消息收集的比之前强多了,这倒是个好消息,起码不会步步被人牵着鼻子走。

    “邱师弟,若是你肯帮我,商汤无忧矣。”闻仲对邱明发出邀请。既然邱明心系商汤,为何不直接帮他呢?

    “我说过,我无心做官。若是你真的需要,我可以派我弟子过来辅佐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不必了。”闻仲婉言谢绝。若是他知道邱明弟子的实力,肯定会后悔今天的选择。

    邱明也没强求,杨七斤太早暴露也不好,他可是将杨七斤当成了隐藏后手呢,将来对上一些阐教或者人教的弟子,杨七斤肯定能够惊艳四座。

    再一个杨七斤是巫,这个身份或许也会带来一些麻烦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我上书一封,请陛下释放姬昌。”

    “不,这件事最好你亲自回去,亲自对姬昌说。费仲、尤浑两个佞臣,若是再不除去,祸害不下于宫廷妖怪。”

    “并且现在天下谣言四起,需想个办法,扭转纣王在百姓心中的形象,否则百姓反,商汤亡!”

    历史上任何一个朝代的更替,都是从君王失德,失去民心开始的。若是这时候谁表现出了爱民如子的样子,恐怕就会被推到高位。

    或许这人之前没有反叛之心,但当他看到成功的可能之后,又有几个人能够忍得住皇位的诱~惑呢?

    邱明对闻仲还有一些不满,太过轻视费仲、尤浑两个佞臣的破坏力了。就像是再好的猎犬,若是跟二哈什么的放在一起养,肯定也会变成拆迁队的。

    “闻师兄,事必躬亲,这点有好处,但也有很大的坏处。如今天下已生乱象,还需你力挽狂澜。如果可能,将那逃走的千年狐狸精也抓住杀掉,免得将来后悔。”

    言毕,邱明拱手告辞,他不会将成败都压在闻仲一人身上,要继续去做一些安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