峨眉山,自古钟灵地秀,出了不少的仙道修士。峨眉山上有一罗浮洞,洞中有一道长,门下还有两位弟子,几位童子。

    此时道长正在炼丹,忽然看向洞府外面,有修士停留在了他的洞口,是哪位道友来拜访吗?

    “陈九公,你去洞府外面,看看是谁来了。”

    陈九公有些茫然的出去,有人来了吗,他怎么不知道?不过师父说有,那就一定有,师父可是第一位离开上清祖师身边,在外开辟洞府的仙人啊。

    邱明刚要拜山呢,就看到一个年轻人走出来:“敢问是哪位道友来到峨眉山罗浮洞?”

    邱明拱拱手:“截教邱玄光,前来求见。”

    是截教弟子,陈九公就不拦着了,尤其是他发现邱明的修为他一点都看不透,气息能够如此内敛,别是师父的师弟什么的。

    “你叫邱玄光,你师父是谁?”赵公明见到邱明,总觉得有一点熟悉,但他确实没听过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他是第一个离开师尊身边的弟子,后加入截教的门人,许多他都没来得及见过呢。

    “家师刘若拙,师从上清祖师。”

    刘若拙?这个名字好像也有些熟悉。但他又想不起来什么时候听过,莫非是师尊后来收的某位弟子?

    应该是记名弟子吧,亲传弟子他肯定是知道的。这么说这个邱明邱玄光,就是跟陈九公等一辈的,可这修为比陈九公强太多了。

    陈九公在他门下修行时间不短,也已经有了玄仙巅峰的修为,学到了不少武艺和道术,他还是很满意的。

    只是跟邱明比起来,差距不是一点半点。陈九公看不穿邱明的修为,可赵公明一眼就看穿了,这邱明竟然已是金仙巅峰,再进一步,就可斩尸,追赶他的脚步了。

    这种修为,在截教三代弟子中,或者说在整个道门三代弟子中,应该都是排名第一,为何之前他从未听过?

    可邱明的气息他还是看出来了,这是《古灵宝经》,师尊创造的功法,外人可偷学不去。刘若拙他不知道,但师尊对这个邱明可是真的好,否则不会将这功法传下的。

    但这么看来,刘若拙应该是个亲传弟子才对,记名弟子都得传不了这种功法呢,更不要说记名弟子的弟子了。

    师尊收了亲传弟子他却不知道,奇怪,真是奇怪。看来有必要回碧游宫一趟了,不过他更感兴趣的是,邱明来这儿干什么?

    “你来我罗浮洞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“有些事要跟您说一下。若是路过武夷山,需小心那边有两位散仙,名叫箫升、曹宝,手中有一特殊法宝,名曰落宝金钱,哪怕是先天灵宝,遇之也会落入对方手中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如今封神已经开始,能不下山,尽量不要下山。若一定下山,遇上阐教弟子、人教弟子或者其他散仙,切莫留手。”

    “封神榜上就三百六十五个名额,他们的人上的越多,我截教弟子登榜就越少。此事本就因阐教十二金仙而起,他们犯了杀劫,遇上我们截教弟子可不会留手。”

    “须得小心一个散仙,名叫陆压道人,此人乃是昔日妖族的金乌太子,如今修为不下于您。他有一法宝,名曰斩仙飞刀,可定住人元神,直接斩杀。这些您当然不惧,可他还会一门秘术,钉头七箭书!”

    “这原本是一门巫术,当年巫妖之战,多少巫族死于妖族之手,陆压道人身为妖族太子,也学会了这门强横的巫术。若是他用这种秘术咒您,您如何抵挡?”

    “阐教已经派了弟子姜尚姜子牙下山,辅佐西岐那边,反抗商朝。他们要让人间改朝换代,从而吸收一些气运,帮助他们抵御劫难。”

    “同时也可以攻击我们截教弟子,送我们截教弟子上封神榜,避免他们上榜之忧。而且这里面有一个很大的问题,那就是三教共立封神榜,但是主持封神之人,却是阐教弟子姜尚姜子牙。”

    “姜子牙的修为不高,却也不会很容易对付,阐教那边会给他一根打神鞭,反是被打神鞭打伤的人,皆有可能登上封神榜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您听了上清祖师的命令,封神榜出,不会轻易出山。可若是我截教门人弟子被阐教弟子打伤打死,其他截教弟子来求您,您去不去?”

    赵公明皱眉看着邱明:“这些都是掌教师尊让你告诉我的?”

    这些秘闻,邱明不可能知道吧?要说是邱明推算出来的,他就更不相信了。邱明虽然修为不错,可比他还差一步呢。

    再说邱明修为提升的这么快,那么其他道术必然要弱一些,不可能修为又高,道术又强,那该是何等的天赋啊,早就应该天下闻名了才对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,也让赵公明心生警惕,这么说的意思,他这次会陷入其中吗?

    虽然师尊说不准他们随意下山,随意参加争斗,可若是真的有师弟被欺负了,他又怎么可能不帮忙,他可是第一个出师的弟子。

    若是让多宝师兄出手,才真的会闹得无法挽回了呢。他毕竟已经出师,牵连不到师尊头上。多宝师兄,那是真正能代表截教的。

    现在想想,三教共立封神榜,明明他们截教是最强大的,为什么让阐教之人主持?而且这件事因阐教弟子应劫而起,弄到最后,别是用他们截教弟子给阐教弟子挡了灾。

    “可以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赵公明好奇的看着邱明,听这意思,好像不全是掌教师尊的话,莫非是这邱明的师父刘若拙推算出来的?

    若真有这种能耐,这刘若拙就是截教门下除了掌教师尊以外的卜算第一人了。哪怕是其他四位师兄师姐,恐怕也比不上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赵公明记下了这些话,但却没太在意。他的武艺修为皆是一等一,除非是圣人,否则他还真不怕谁。

    而且他也会通知截教其他弟子,切勿下山,免得替阐教弟子应了劫。如果他们不参战,那劫难总不会自己找上门吧?

    “你可还有事情?”赵公明看着欲言又止的邱明问道。

    “邱玄光想要试一下缚龙索的威力,请成全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