邱明还真不知道怎么反驳,事实上原本孔宣也没有上封神榜,但被迫加入佛门之后,也没啥进步了。

    有人说是因为孔宣被准提道人打败,破了道心。还有人说是因为佛门那边一直在限制孔宣,担心孔宣成圣之后,也不会向着佛门,而是会成为妖族的圣人。

    众说纷纭,到底是什么原因,邱明不知道,但很肯定如果有选择,孔宣肯定不愿意加入佛门受到束缚。

    “道友,如今商汤要乱了,到时你必然要挂帅出征。而那时候,你对上的不会是普通的将士,多半是阐教或者人教的门人弟子,或许还有一些散修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杀他们,但抓了他们,这就是因果,你说那两教圣人是否有理由对你出手?就算那二位不出手,别忘了还有西方二圣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居于偏远的苦寒之地,弟子稀少,急需一些高手撑门面,你说他们会不会趁机过来找你麻烦,让你臣服?”

    “哼,西方二圣就算强,还敢管我妖族之事?”孔宣根本不相信邱明说的这些,若说人族仙道比较强势他相信,可西方二圣,比得过他们妖族二位圣人吗?

    真要是惹急了,不怕妖族将西方二圣的道统给灭掉吗?

    这邱玄光来他这里,就是跟他说这些的?截教还什么天下第一大教呢,居然用这些虚无缥缈的事情来诓他,真是笑话!

    “道友似是不信?可忘了我说的封神榜之事?封神榜,就是选择福缘浅薄之辈上榜,所以不只是一些不入流的弟子,包括我截教教主的亲传弟子都会出来历劫,自然也包括阐教、人教教主的亲传弟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否以为擒下了对方不杀就行了?可却坏了阐教等的封神大事,他们对你,可不会留手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单对单,圣人不出,道友不惧任何人,可若是有人在背后偷袭呢?若是被阵法围攻呢?若是有人使用一些诅咒之类的秘术呢,道友可有必胜的把握?”

    “当然,你可以直接离开,不管这些事。可我看道友似乎要保护商汤,那就不得不被牵扯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知,阐教、人教那边,他们都是支持反商汤之人的!他们的目的,就是为了让截教那些弟子登上封神榜,他们一直看不惯我截教有教无类,他们也一直看不起那些妖仙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说到孔宣心坎儿里了。相比阐教与人教,他确实觉得截教好很多。如果阐教和人教是为了让截教那些妖仙上榜,这就太过分了,真当我妖族无人?!

    “好了,你不必多说,我是不会加入截教的。至于阐教、人教什么的,我自会小心,感谢你的提醒……什么人!”

    邱明身边忽然冒出来一道光,孔宣本能的世界伸手一刷,顿时邱明就感觉自己被一股力量给禁锢住了。

    而且这次的禁锢,比缚龙索还要强,邱明竟感觉一点挣扎的可能都没有,这就是名闻天下的五色神光?

    很快邱明又恢复了行动力,是被孔宣放出来了。孔宣面色有些尴尬,哪知道居然是邱明的坐骑跑出来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不会为此道歉,你的坐骑忽然出现,这就是你的错,我不过是本能反应罢了,再说也没伤害你们。

    邱明反倒有些不好意思:“抱歉,这是我的朋友九色鹿,它最近一直在沉睡进化,醒来就自己跑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九色鹿恰好这时候苏醒,而且自己从那神秘空间出来了。一直以来,只有邱明允许,九色鹿才能出来的,现在看来这个倒是限制不住九色鹿了。

    听到邱明称呼九色鹿为朋友而不是坐骑,孔宣对邱明更加有好感了。截教那边也是有许多修士抓了妖兽当坐骑,这点也是让孔宣不喜的。

    妖兽不是普通的凡兽,被当成坐骑,明显身份低了一档。如果说是因为实力,那他是不是可以抓几个仙人当坐骑?

    “邱明,这是哪儿啊,我睡了多久,刚才怎么忽然不能动了?”九色鹿好奇的打量着四周,它忽然盯着孔宣,在孔宣身上,它感受到了一股强横的气息,同时这些气息也让它感觉很亲切。

    “我叫孔宣,刚才是我用五色神光定住了你们。你叫九色鹿,你父母是谁?”孔宣发现九色鹿竟然血脉十分高级,这是神兽啊,没听说妖族有什么鹿类的神兽啊,这九色鹿是混血变异的吧?

    “我是天生天养的,没有父母。你呢?”九色鹿高昂着头颅,面前这个,应该算是同类吧?

    “我亦如此。”孔宣乃是天地间初生时第一只孔雀,只是曾受到过凤祖指点,可并不是凤凰所生。说起来,孔宣的辈分也是比肩三清的。

    “今日见面,也算有缘,我传你一法,希望你好好修炼,或许他日能对你有所帮助。”孔宣忽然伸手点在九色鹿的眉心,须臾放开。

    九色鹿闭上眼睛,过了一会儿才睁开:“这个法术好厉害,谢谢你啊。”

    邱明一看,孔宣必然是传授了九色鹿很厉害的道法,不过五色神光算是孔宣的天赋神通吧,九色鹿应该无法修行才对,那是什么法术呢?

    不管是什么,他也明白孔宣对他的话还是听进去了的,算是还了他一个人情。从此之后,他们之间就没有什么大的因果了。

    “多谢道友。若是将来遇上看不透的道人,还请道友记得切勿冲动,我截教随时欢迎道友。”

    邱明起身拱拱手,带着九色鹿离开了。孔宣看着邱明跟九色鹿的背影,返回了自己闭关的密室。

    他隐藏在这商汤凡间,本以为没人知道呢,没曾想居然早被盯上了。不过那又如何,他又有何惧?

    阐教、人教,身为仙道教派,本应超然物外,居然想要颠覆人间的商汤,那就先过了他这一关。

    帮助商汤渡过这个劫难之后,他也就完成了自己的承诺,可以安心离开了。这凡间,毕竟不是他久留之地。

    只是这次的劫难,会那么简单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