闻仲在自己的太师府,准备明日上朝,跟陛下建议,放走那姬昌,同时也要将费仲、尤浑处理了。

    还要跟黄飞虎好好谈谈,商汤将才,多半出自黄门,若是黄飞虎反了,那商汤可就危险了,多少将士会离心啊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反叛的诸侯,还得选一个良将去征讨。原本四镇诸侯都很合适,但现在看来,四镇诸侯都是老奸巨猾之辈,在坐山观虎斗呢。

    一方面找朝歌要各种物资,一方面又不镇压叛乱,甚至让叛乱愈演愈烈。为了凑齐那些物资,朝歌这边就要增加税赋,这就形成了恶性循环,必须想办法扭转这些情况了。

    闻仲忽然一抬头,看到一只机关鸟飞到他面前。他一抬手,机关鸟停在了他的掌心。

    鸟嘴里吐出人言:“闻师兄,切记你要镇守朝歌城,安抚黄飞虎,挂帅平叛之人,三山关总兵孔宣如何?”

    原来是邱玄光啊,这个人闻仲一直非常好奇,怎么看对方都不像是在算计他,甚至在处处帮助他,可到底为了什么呢?

    难道是因为这邱玄光跟阐教不对付,还是说奉命而行?如果是后者,那他就要格外重视了。

    小鸟继续说道:“现在天下谣言四起,要从根本上扭转这些,就要让百姓知道,哪些谣言是不实的,并且抓出幕后黑手!”

    在闻仲看来,谣言么,当然所有都是不实的,这还用解释吗,清者自清啊。

    可在邱明看来,这样绝对不行。清者自清,对闻仲来说可以,但是对商汤对纣王却不行。一个国家,一个君王如果失去了民心,那天下必将大乱。

    尤其是商朝这种制度,四镇诸侯节制八百小诸侯,基本上每一个小诸侯的封地,都是各自的封国,有着自己的军~队,有着自己的官员,每年对朝歌这边按惯例纳贡就够了。

    按说八百诸侯养着朝歌,肯定没有问题。可是当发生天灾人祸的时候,朝歌这边就要反过来给那些地方拨付钱粮,其他诸侯可不会管,哪怕是相邻的。

    闻仲也明白了邱明的意思,看来不做点什么,民心真的就要丢尽了。在闻仲看来,许多谣言,可能都是那些诸侯在背后推波助澜,一些诸侯恐怕早就有了二心。

    如此倒是可以跟姬昌这件事联系起来,扭转商汤和纣王的形象。至于说出征的元帅,孔宣确实值得考虑一番。

    传闻此人也有一手异术,而且镇守的三山关,从来没有出现任何问题,这点也能看出其能力来。

    在他与黄飞虎都不适合出征,又不能征召李靖的时候,孔宣是个好选择。

    其实闻仲原本还有另外一个想法,那就是让四镇诸侯交叉出征。比如东伯侯的人带人去征讨北伯侯麾下那些反叛的小诸侯,南伯侯的人去征讨西伯侯的领地。

    可是这样也有一个很大的危险,那就是容易让四镇诸侯离心,若是他们都反了,那商汤才是真的完蛋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纣王坐在王座之上,看到了闻太师的面孔,怎么太师又回来了,不是在外征讨叛逆吗,莫非已经成功了?

    “太师回来,可给朕带回来了好消息?”纣王一脸期待的看着闻仲。

    “那些谋逆之臣,还没有完全灭掉,但臣这次回来,是有更重要的事情。陛下可知道,西伯侯姬昌之子伯邑考已经来到了朝歌城,带来了许多礼物,希望可以赎回姬昌。”

    一说到这件事,纣王就来气:“姬昌乃是谋逆之臣,欺君罔上,太师这是要为他求情吗?”

    “没错,臣希望陛下能够网开一面,放姬昌回去。不过也有条件,那就是让姬昌承诺,快速的将西面的叛乱全部平定,否则臣亲自出征,将姬昌的首级给陛下带回来!”

    “再者如今叛乱者众多,西岐那边物产丰富,可多要一些钱粮,充实国库,方便我们平定其他地方,臣请陛下准许。”

    “臣附议。”比干说道。

    “臣等附议。”其他官员走出来附和道。就连费仲和尤浑也不敢说不同意,生怕闻仲手中的金鞭冲他们打过来,死了也是白死啊。

    “这,那就依太师所言,不过姬昌离去,伯邑考得留下,否则那姬昌恐不尽心尽力!”

    纣王说的这些,其他大臣也觉得应该,他们都没有意见。闻仲想了想,也没有反对,有伯邑考在,姬昌应该不敢做什么过分的事,否则不只是失去了一个最为出色的儿子,还会引来商汤的全力打击!

    这所谓的质子,也就是一个面子而已,伯邑考毕竟是西伯侯的第一继承人。

    伯邑考被带进来,献上了七香车和白面猿猴,还没等他在说什么呢,就见到有人带着他父亲上殿了。

    “姬昌,你为臣子,应忠君爱民,可你却犯下大错……今日念你儿子孝道,给你一个改过的机会。你回西岐,需迅速平定麾下所有诸侯叛乱……且需罚你上交一年的军粮,若是再昏头,吾亲自去西岐取你项上人头!”

    闻仲指着姬昌,代替纣王说出条件,但没有任何人觉得不应该。

    姬昌看着身边的儿子,他叹了口气,点头道:“多谢陛下,多谢太师。臣回去之后,必定按太师所说去做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你西岐那边,不能再有关于陛下的流言,否则以欺君之罪治你。”

    姬昌带着伯邑考叩头后下去了,闻仲再次转向纣王:“陛下,万民悠悠之口难以防范,需想个办法,止住留言,单靠治罪可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不如张贴榜文,说陛下杀了一些贪~~官污吏,扭转民心?我等也可以捐出一些钱粮,充当军资。”费仲率先说道。

    他发现闻太师看他的眼神不对劲,马上表态,以此来换回自己的命。费仲说完,尤浑马上附议,其他大臣心里暗骂,也不得不表态,愿意捐出一些钱粮。

    闻仲见到费仲、尤浑如此懂事,也就没有说要将那两人治罪的话了。而且这两人头脑灵活,或许可以找他们想想办法,还有什么可以赢得民心之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