姬昌被放回去了,这个邱明已经知道,但是伯邑考却被留下了,这让邱明有些皱眉,岂不是说在西岐那边,又没有人能跟姬发竞争了?

    他又一次传讯给闻仲,闻仲也想到了一个简单的办法,姬昌不是还要送一些钱粮过来么,那么押送之人,点名就要姬发。

    这个计策还是费仲、尤浑提示下想到的,闻仲也才发现,费仲、尤浑果然是擅长阴谋诡计,用好了的话,也能成为不小的助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唉~~”

    姬发叹了口气,他听说父亲回来了,而大哥伯邑考被留下当质子的时候,内心其实是窃喜的。

    这跟他想的一样,这样一来,他继承西伯侯的位置就希望大增了。将来若是纣王继续失去民心,西岐这边必然能够成功。

    而且这一次父亲回来,还带回来了一个老头,直接成为了西岐的丞相,地位还在跟了父亲多年的散宜生之上。

    这个老头也是奇人,会许多神秘莫测的道术不说,居然还懂得农桑之事,刚一来,就提出了许多治国策略。

    而且他这个叫姜子牙的老头见到他的第一眼,眼神中就冒出精光,他以为这老头是来辅佐他的,将来帮助他成为天下之主。

    可是为何朝歌城那边偏偏要他去押送钱粮,换个人不行吗?为何这姜子牙没有反对,为何父亲也没有反对?他去了朝歌,该不会也被扣下吧?

    他只记得姜子牙跟父亲密谋了许久,到底商量了什么,他不得而知,今天,他就要带人去朝歌了。

    一路上,姬发都在暗自神伤,看来梦终究只是一个梦,或许他根本不是什么天命之主,他最终的结果,可能只是一个小诸侯罢了。

    很快,姬发带领的队伍就到了朝歌城,路上他见到了许多城池门口都张贴了榜文,上面说的是一些反贼妖言惑众,还说纣王正在打算为百姓谋福呢。

    不是说纣王昏庸无道么,不是说纣王横征暴敛么,不是说纣王色令智昏么,为何会有这种榜文出现?

    到了朝歌城,姬发见到了伯邑考。伯邑考倒是对自己这个弟弟没有任何提防之心,还对姬发说道:“你怎么来了,就不会托病换人吗?父亲那边如今正是用人的时候,你怎么不留下帮忙?”

    姬发很想说,我倒是想留下呢,可也要父亲同意啊,这种事儿,我自己能开口吗?不过托病这种方法,我怎么就没想到呢,府中那些谋士,真是一些酒囊饭袋之辈!

    “大哥,你都能来朝歌救父亲,我怎么就不能来?”心里想的是一回事,嘴上说出来,却十分的漂亮。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伯邑考明显十分的感动,直呼好弟弟。可他却看不到,低着头的好弟弟那变幻的脸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姬发拜见太师。”姬发一揖而下。

    见到姬发的时候,闻仲脑门上的天眼自动睁开了,他大吃一惊,为何这姬发的身上,竟然汇聚了这么多的气运?

    这种气运,只有在天子身上才能出现,莫非这姬发要成为天子?难道说,西岐那边要反?

    闻仲自然不会杀了姬发,这样他会承担不小的因果,他自问还承受不住。不过若是别人来杀,那就跟他没什么关系了。

    “嗯,钱粮我自会让人点收,你去西行馆住下吧。”

    等姬发离开后,闻仲就命人叫来了费仲,这份因果,还是落到这人的头上比较合适。

    “太师,您唤我来有何吩咐?”费仲姿态非常的低,他能讨得陛下的欢心,但若闻太师想要杀他,陛下也不会阻拦,毕竟在陛下的心目中,没有人能够跟闻太师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“今日西伯侯次子押送钱粮到了朝歌,你找人清点一番。我看此子还不错,你想个办法,别让他回西岐了。”

    费仲愣了一下,这西伯侯的长子伯邑考已经留下做质子了,没理由还留下人家的次子啊。这样传出去,不是有损陛下的威严吗?

    该不会是这姬发得罪了闻太师,所以闻太师想要我收拾他吧?

    “太师,姬发若是长时间留下,不小心染上了风寒,在西行馆暴毙,没关系吧?”费仲试探道。

    闻仲淡淡的说道:“生老病死都是自然之道,若其真的运气不好,谅西伯侯也说不出来什么。”

    费仲明白了,点头告退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费仲在西行馆设宴,请伯邑考和姬发。这两位都知道费仲是纣王面前的红人,但传闻此人贪墨了不少,怎么闻太师竟然没杀了呢?

    两人更是义愤填膺,这种人都能留下,看来闻太师也老了,早已经没有了当初明察秋毫,分辨忠奸的能力。

    这种佞臣天天在纣王身边,商朝迟早要完!

    姬发内心又生起了一些想法,商朝要是完蛋了,那么是谁取而代之?最有希望的,就是四镇诸侯了,南伯侯实力最弱,北伯侯名声也不太好,东伯侯那边现在有许多叛乱,反倒是现在他父亲回去了,西边已经稳定了不少。

    姬发又一次后悔,若是他不来朝歌城,将来西岐成功,他就有希望继承那个位子了!

    “二位公子,这是我从民间找到的好酒,请二位尝尝。”费仲说着,还亲自给伯邑考二人倒酒。

    只是给伯邑考倒完的时候,他稍微转动了一下酒壶的盖子,一枚药丸,落入了酒壶之中后,才给姬发倒酒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云中子在府中修炼,忽然心生感应,为何他有不好的感觉,他走出洞府,看着天上的星辰,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掐指一算后,他脸色一变,天命之主竟然要出事了,不行,必须去解救,否则变数就太大了!

    在费仲拿着酒壶转身离开的时候,没有人注意到,姬发和伯邑考的酒杯竟然互换了。两人同时端起酒杯,敬费仲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喝下了杯中酒,费仲哈哈大笑,装作喝醉了一样,拎着那有~毒~酒的酒壶离开了。

    只等明天,万事成矣。

    第二天,西行馆那边传来噩耗:西伯侯姬昌长子伯邑考忽然暴毙,次子姬发,不知所踪!

    闻仲得知消息后,整个人都愣住了,怎么会这样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