姬昌忽然病重,有人说是因为伯邑考的死,导致了姬昌被伤了心,忧思成疾。西岐那边忽然宣布,姬昌自~立西周文王,不再对商汤称臣,因为纣王昏庸无道,且恶行累累。

    这一下,天下震动。东伯侯姜桓楚还只是不听召,到了西伯侯这边,直接摆明了态度反叛,许多小诸侯,顿时响应,甚至也竖起了反抗商汤的大旗。

    他们这些小诸侯当然知道自己没可能成功,但却认为此时举兵,必然能够得到西岐文王的庇护,将来文王成功,他们肯定也能得到不小的好处。

    就算是文王失败了,那么他们可以再次投降商汤,上表罪己,总不会商汤要把他们这些小诸侯都治罪吧?

    得到这些消息的纣王顿时满嘴火泡,要不是吃了闻仲给的药丸,恐怕都要病倒了。闻仲现在地位更进一步,不只是太师,还是太子太傅,因为纣王的两个儿子殷郊殷洪,都已经成了他的弟子。

    邱明提醒过,若是商汤的两位皇子成了阐教门人,到时候反抗纣王,纣王就真的完了。闻仲索性直接釜底抽薪,将这两人收为弟子,传授异术。

    只是他也跟这两人说的很清楚了,学习异术之后,就不能再继承皇位了,这是规矩。当然了,他到时候也可废了其中一人的修为,让其接掌纣王的江山。

    邱明对闻仲的此举是非常的赞同,省的这两人成了阐教门人,将来再投降了西周。虽然或许可以被劝反,但不加入阐教更好,免得让阐教可以左右逢源。

    现在没有狐狸精杀死他们母亲,导致他们父子反目的情况出现。只是关于苏妲己那个千年狐狸精,邱明还是有些担心。他提醒了闻仲,千万不要让苏妲己再进朝歌城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纣王命令闻仲,必须将西岐叛军灭掉,否则商汤就危险了。闻仲却说再等等,他在等一个消息,也在等一个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姬昌在病床前,抓着姜子牙的手:“丞相,莫要征讨商汤了,自此之后,我们与商汤不相往来就是,切勿造成天下生灵涂炭。”

    姜子牙还想说什么呢,就听见有人来报,说是姬发来了。

    姬昌让人将姬发叫过来:“我死之后,你年幼,多听听丞相的建议,多问问散宜生等老臣,切记不要妄动刀兵,征伐商汤。纵天子失德,可吾代商汤镇守西北二百诸侯多年,毕竟曾为臣子,弑君之名,不能落到我们头上。”

    “你过来,拜丞相为亚父,早晚听训指教。记得照顾你的那些弟弟,体恤万民,我死了也就能安心了。”

    话说完,闭上了眼睛。姬发顿时痛哭,姜子牙也是哭泣不已,整个宫廷,哀声一片。

    第二日,姬昌出殡,隔一日,姬发继位,号武王。

    从称号上也能看出来,文王姬昌并不是一个喜欢战争的人,而姬发则不同,他梦中的那老神仙可是跟他说了,将来他西岐能够灭掉商汤,建立西周,他会成为天下之主。

    天子失德,为何不能征伐?再说他现在也有了更加充分的理由,大哥无辜死于朝歌城,父亲因而忧思成疾亡故,他要为父兄报仇!

    更何况丞相也是这么跟他说的,正带领百姓屯田,指挥武将练兵。他们不打商汤,商汤也会来攻打他们的。

    姜子牙在姬发继位之后,发现商汤那边果然开始陈兵,只是要攻打西岐的征兆啊。他命令将士驻守,然后赶往昆仑山。

    此时西岐还是很弱小,西岐麾下的二百诸侯,不知道多少还在观望中呢。他需要去找掌教师尊,问问天数是否已经到了他们这边,是否可以开始那件事了。

    姜子牙过了麒麟崖,走到玉虚宫门前,正好白鹤童子出门,见到姜子牙,就进去通报,须臾出来,请姜子牙进去。

    “弟子姜尚拜见师尊,师尊圣寿无疆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你来的正好,让南极仙翁将‘封神榜’交给你,你去西岐建造一座封神台,将封神榜挂在上面,完成你的使命。”

    姜子牙跪谢,却又说道:“师尊,弟子道术低微,如今商汤陈兵准备伐西岐,弟子恐挡不住,耽误了师尊的大事,请师尊派几位师兄助我。”

    姜子牙武艺平平,身体也不怎么样,道术比之许多三代弟子还不如呢。他生怕被商汤灭了西岐,那他这个丞相还享受什么荣华富贵啊。

    “你辅佐天命之主,何须怕那些旁门左道之人,你且去,自然会有人助你。”

    姜子牙愣了一下,旁门左道?商汤那边,可是截教弟子闻仲在啊,不过师尊这个意思,应该是有人会来帮他。

    他从南极仙翁那里领了封神榜后,南极仙翁又告诉他一件事,若是下山的时候,有人喊他,千万不要回头,不要答应,否则必然会产生许多变数。

    姜子牙记下了,拿着封神榜下山,正要施展遁术离开呢,就听见脑后有人喊他姓名。

    居然真有人叫他,这让姜子牙有些诧异,却更不敢回头了。可后面之人不停地的喊他,还说他做了丞相就不顾师兄弟的情谊,说他是薄情寡性之辈。

    姜子牙无奈,只能回头,一看是师弟申公豹。

    “师弟,我不知道是你叫我,只因得到嘱托,有人叫我不可答应,得罪了。”姜子牙拱手道歉。

    “师兄手中拿着的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是师尊交给的‘封神榜’。我要去西岐,建造封神台,在上面张挂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如今保哪个?”申公豹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师弟这是怎么说的,我是西岐的丞相,如今商汤帝王失德,天下三分之二都反了,气数已尽,我自是保武王。”

    申公豹一听,顿时不高兴了:“什么气数已尽,我今天就下山,保商汤江山。你若明白事理,就让武王臣服了,难道还想让西岐取而代之?!”

    他知道辅佐帝王,定然能够获得极大的好处,否则姜子牙怎么不在玉虚宫,反而下山呢?还有朝歌城那边不是有个叫闻仲的截教弟子么,据说享受下界气运,修为进境极快。

    他也是阐教弟子,凭什么就不能得到这些气运好处?若是他能帮助商汤收服西岐,这份气运功德,足以让他修为更进一步了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