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们几个是个干什么的,知不知道这是北伯侯的侯府?”一个家将颐气指使的说道,那模样,好像他就是北伯侯似的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封闻太师的信函,交给你们北伯侯。”杨木匠走出来,将信函交给这个人。

    这次杨木匠他们四个都来了,有杨木匠跟着,邱明也能放心一些。邱明可是叮嘱过了,让他们尽量不要露面,刚开始的时候,用一些机关傀儡就足够了,当然,他们身上也都有邱明耗费了极大心血制作的一件宝贝,关键时刻或许可以救命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北伯侯崇侯虎亲自出来:“几位就是太师派过来的高人吧,快快里面请,我已经吩咐厨房设宴,今晚多喝几杯。”

    闻太师见过杨七斤他们之后,发现不只是杨七斤的实力比他高,其他几人也不在他之下,顿时大喜。

    原本他请邱明派弟子帮忙,真实的想法是弟子受欺负了,邱明会出面解决,现在看来,好像有邱明的弟子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至于说邱明的弟子修行的是巫族之法,这没关系,上清一脉有教无类,妖族都有那么多呢,又怎么会在乎几个巫族子弟?

    这样更能显得他们截教兴盛,兼容万法。再说反正也是在商汤当官,是为商汤服务的,实力越强就越好,只要忠于商汤就行。

    当然他知道杨七斤他们不会忠于商汤,但却肯定会听邱明的话。反正邱明是向着商汤,那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有了邱明送来的这些高手帮忙,不说灭了西岐,至少将对将的时候,绝对不会输,不会落了商汤的威风。

    闻仲在信函之中,很是用力夸奖了杨七斤他们,这也让崇侯虎不得不重视。能得到闻太师的夸奖,那绝对不凡,谁不知道闻太师在商汤,那是战无不胜啊。

    “侯爷,什么时候发兵西岐?”酒宴上,杨七斤迫不及待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这边要运送粮草,还要整治队伍,制定计划,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,最多需要三个月。不过最短吗,明天我们就出发!”

    崇侯虎开了个玩笑,他也看出来了,杨七斤他们都迫不及待的要出战。这样更好,看看这几个人的本事,若是厉害的话,那么他就带兵攻打西岐。

    不但能得到不小的功劳,而且还能一路搜刮不少好东西,充实他的宝库。

    若是这几个人本事不行,那他就继续固守,反正这个黑锅他是不会背的。到时候就算是闻太师来了,他也有固守的理由。

    一夜无话,第二天,崇侯虎还想着给杨木匠他们准备坐骑呢,却看到杨木匠他们都骑着坐骑呢,而且是四头狼,只是这狼看着怎么不够凶呢?

    他这才想起来,昨晚宴会的时候问过,这四个人都擅长制作机关傀儡,这四头狼,恐怕也都是机关傀儡。只是机关傀儡不够凶,上了战场能好用吗?

    但是当跑起来他才发现,这四头狼似的机关傀儡速度飞快,甚至是四条腿都可以离地,踏云而行,这可把崇侯虎羡慕坏了。

    杨木匠随手也给崇侯虎雕刻了一只白虎,一个巴掌大小木雕,丢到地上,就变成了巨大的猛虎。

    而且这猛虎好像有灵智一般,还用脸贴了贴他的手掌,让崇侯虎大喜。他也骑上白虎,五个人先大部队一步赶到了边关。

    “几位,前面就是那西岐的军营,这边驻守的叛军首领,是西岐大将南宫适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就去为侯爷将那南宫适擒来。”杨七斤不等崇侯虎答应,直接冲出城外,来到对面军营前叫阵。

    南宫适听到有人来报,说崇侯虎已经到了边关,其麾下一个不知道叫什么的人正在外面叫阵呢,只是这个人骑着的竟然是一头狼!

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,南宫适就觉得不好。对方骑狼,他普通的马见到岂不惊慌?若是他舍弃战马,一个是少了许多威严,另外许多弓马武艺就难以施展,对方必然是一异人!

    但这时候也不能堕了西岐的威风,他可是西岐第一大将,西岐的所有军务,几乎他都能管,当然上面还有武王与丞相两人管辖。

    南宫适拎着大刀,跨上他最好的战马,带领一些手下冲出营门。

    “对面何人,某南宫适不斩无名之辈。”南宫适摆出一副高手的样子。

    杨七斤扫了一眼,顿时没了兴趣,怎么这人如此之弱?师父不是说了,来到这儿,就能遇上真正的高手,可以让他酣畅淋漓的打斗,并且从中不断的强化自己吗?

    这样的人别说是一个,就算是一万个也没啥用啊。看来这个南宫适不是什么大官,先抓回去,然后引对面的高手出现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今日擒你者,杨七斤。”

    杨七斤说完,一挥手,一只小鸟从手中飞起,小鸟眨眼之间变成数丈长,翅膀一扇,就来到了南宫适头顶。

    南宫适凛然不惧,挥刀上撩,打算将这只鸟斩杀。哪知道刀斩在那鸟的爪子上,竟然发出金铁交击的声音,而他的刀,直接被那鸟夺走了。

    主将上来就失去了兵器,西岐这边的士兵顿时都大惊失色。而那巨大的鸟将刀扔了之后,再次飞回来。

    南宫适躲闪,他的战马则被抓上空中,落下来就摔死了。南宫适狼狈的在地上滚,被一些士兵包围在中间。

    崇侯虎在自己阵营这边看的是喜怒交加。喜的是杨七斤竟然如此厉害,人都没过去,只是随便放出一只鸟,竟然不下于他胞弟的铁嘴神鹰,轻松的就击败了南宫适。

    怒的是杨七斤太急躁了些,若是带着一些骑兵出去,刚才南宫适落马,骑兵冲上去,肯定可以生擒南宫适,这不但能打击西岐的气焰,对他来说也是大功一件啊。

    杨七斤面无表情,控制着机关鸟再次飞过去,翅膀一扇,就将其他士兵扇了个跟头,露出里面的南宫适。

    两只爪子直接抓住南宫适的肩膀,带着南宫适飞回来。

    突然,一个人飞快出现,一枪刺穿了机关鸟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