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七斤壮士果然厉害,恭喜壮士得胜而归。”崇侯虎第一个喊道。

    他是真的高兴啊,虽然没能抓住那个南宫适,也没能抓住后来那个踩轮子的小孩子,可毕竟是获胜了,振奋了士气。

    瞅瞅边上,周围的士兵一个个都激动不已,再看看西岐那边,已经挂上免战牌了,这就是被打怕了啊。

    杨七斤揉了揉肩膀:“那个叫哪吒的也很厉害,没能擒拿过来,让侯爷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是怎么说的,晚上我摆宴,好好味壮士庆祝。壮士,你的肩膀没事吧?”崇侯虎见到杨七斤在活动肩膀,有些担忧的问道。

    要是杨七斤受伤了,那可就少了一员大将啊,也不知道其他三人实力如何,但四个都能健康当然更好了。

    “小伤而已,被他用暗器打了一下,我用秘法调息一番,明日就能好。没能擒下对方将士,摆宴就不必了。”

    哪吒的乾坤圈虽然厉害,但杨七斤的身体却非常强横,他敢肯定,哪吒受的伤比他的严重多了,明日他还能战,那哪吒就不行了。

    此时南宫适看到吞服了丹药的哪吒还皱着眉头,有些关心的问道:“壮士的伤势可严重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我服了丹药,调息一番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外面我已经命人挂上了免战牌,现在只能汇报岐山,请武王或者丞相定夺了。”南宫适反正是不敢出战了,他可是连对方的一只鸟都搞不定呢。

    哪吒毕竟是李靖的儿子,也是知道免战牌是什么的。他点了点头,心里想着,下次对上那个黑小子,该如何取胜。

    下山的时候,哪吒是意气风发的,认为自己实力提升了许多,除非是师父那样有名的大仙他才需要避让,寻常修士,他应该是随意就能取胜的。

    可是这次遇上了一个无名之辈,居然这么就败了,若不是他风火轮逃得快,恐怕今天就危险了。

    晚上的时候,杨七斤他们坐在一起,商量下一步该如何行动。阿宝吵着明天他出战,他看那个踩轮子的也没啥厉害的,他手中也有邱明给的兵器,若是用上巫族秘术,也能取胜。

    “阿宝,那人虽然被我打伤,但难免他会有什么丹药之类的,能够快速恢复。若是他全盛之时,比武艺我不担心你,可他的法宝你挡得住吗?”

    杨七斤跟哪吒交手了,知道哪吒的厉害之处。

    “可这个人只会武艺和法宝,我看不会什么法术。明日我用傀儡之术帮忙,自己在后面用巫术攻击,绝对不会输。”阿宝想的也很清楚,邱叔叔说了,当武艺不如对方的时候,那就想办法拉开距离,扬长避短。

    杨木匠点点头:“我看可以,就算不敌,我也来得及救你。七斤,让阿宝出手吧。”

    阿花这时候开口道:“可是他们不是挂了免战牌吗,侯爷不是说了,挂了免战牌,就是今日不打仗的意思,明天他们还挂着,我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杨木匠嗤笑一声:“他挂着免战牌,我们就不能打了?免战牌,是诸侯之间用来休战的手段,可我们代表的是商汤,他们是叛军,平叛的时候,还要管对方是否要免战吗?”

    在杨木匠他们来之前,邱明就叮嘱过,如果对方挂了免战牌,别顾忌。他们说不打就不打了?我们现在是征讨,是平叛,除非西岐那边投降才行。

    就算是投降,也要他们立即投降,免得他们隔天请来了什么高手,再反悔了。

    邱明不是危言耸听,这种事儿,姜子牙做过不止一次。

    截教弟子来,姜子牙看打不过,哪吒什么的也不是对手,只能表示同意。可是转头就请来了高手,反过来将截教弟子打杀了。

    这里面就展现出两教弟子的不同之处,截教弟子都是先讲道义,大家都是修士,而且都是道门,往大了说,也算有些亲近的关系,截教、阐教的二位教主还是师兄弟么。

    我们截教弟子在殷商做太师,你们西岐是叛军,不占大义,还是投降算了,我们也不为难你。

    可是阐教弟子见面之后,态度就不同了,让截教弟子闪开,言语之中,你不闪开就要死,这是天数。

    可是实力更强,有着更好的法宝,难道不能活捉吗?说白了,就是想要送截教弟子登上封神榜,从而减少榜上的名额,让他们能够更安全。

    邱明更是告诫杨木匠他们,如果有把握杀掉,那没必要活捉。反正现在他们是正统,西岐这边才是叛军,杀了又能如何?他们阐教弟子上榜,也是天数!

    邱明一直对于阐教指控商汤纣王昏庸无道,西岐这边才是明主十分反感。这时候姬发基本上事事都听姜子牙的,若是反过来姜子牙去辅佐纣王,那结果又是如何?是不是天下能够更快的平定,百姓能够更早的安居乐业?

    纣王因为什么变得昏庸的,还是因为那轩辕坟三妖?你阐教真的心系天下,为何不直接出手将三妖除去?还不是想要天下大乱,从而借机会将截教拉下水,让你们阐教弟子能够度过劫难?

    邱明的话,杨木匠都会记在心里的。既然他们四个人来了,那就要放开手脚战一场,先给西岐那边来个下马威才行。

    这就像是捕猎,对方是狼群,并不怕你,这时候你就要先斩杀头狼,狼群才会害怕,你才能胜利。

    耗下去并不是什么好的选择,不要狼群不进攻,你就不进攻了,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。

    当天午夜时分,西岐那边军营静悄悄的,但是崇侯虎却已经命手下准备好了,今晚就要先拿下一城!

    哪吒还在疗伤呢,忽然睁开眼睛,大喝一声:“谁!”

    “取你命的人!”阿宝手中的重剑直接斩下,哪吒迅速后退。

    这边哪吒还能挡得住阿宝,但是没有人能够挡得住杨木匠和阿花他们,南宫适刚从帅账出来,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。

    他明明挂了免战牌,为何崇侯虎居然不顾这些,半夜来劫营?还有他这有城寨啊,为何没有得到守夜士兵的警示?

    崇侯虎亲自带兵攻打,他的儿子也在旁边跟着冲杀,不一会儿,就杀的西岐那边溃不成军。

    哪吒跳出站圈,一把拎住南宫适,向着岐山逃去,杨木匠他们发现追不上,也没有继续追杀,而是留下帮着将这儿的西岐叛军全部擒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