哪吒眼看救之不及,睚眦欲裂,若是首级被斩下,姜子牙师叔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可斜刺里忽然冒出一个人,挡住了阿宝的重剑。哪吒从后面赶到,一枪刺出,阿宝不得不闪避,失去了斩杀姜子牙的最好机会。

    阿宝看着面前之人,长得竟然跟哪吒有三分相似,不过实力,还不如哪吒呢,以一对二,他也不惧,若是不敌,跑总是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“大哥?”

    “三弟别慌,我师父也来了。”

    金吒话音刚落,阿宝抬头,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道士走来。那道士冲着弯腰的哪吒点点头,转头看向阿宝。

    “贫道阐教文殊广法天尊。没想到如今商汤还有巫族修士,真是让人意外。不过奉劝你一句,商汤气数将尽,周室必兴,你还是不要做逆天而行之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若你肯投诚,将来荣华富贵自不会少。或许将来还有希望加入阐教,聆听圣人教诲。如若逆天而行,恐怕你连上封神榜的机会都不会有!”

    阿宝在这倒是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很强的压迫感,这种感觉,似乎是像面对邱叔叔一样,这竟然是一个堪比大巫的顶尖高手。

    不过阿宝并没有惧怕,反而是一脸的兴奋。大巫诶,他终于是有机会跟这种高手交手了,说不定就能让他领悟更深层次的巫术,让他也摸到大巫的门栏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你说什么,就问你打不打,不打就走开!”

    文殊广法天尊愣了一下,刚才他都自报家门了,这人竟然不认识吗,怎么一副急不可耐要动手的样子?

    巫族果然都是头脑简单,性格冲动,哼,今天就让贫道来收服了你,以后乖乖的听话,替贫道应劫吧。

    如果不臣服,那就杀了,反正他们十二金仙已经犯了杀戒,杀人也是天数。

    “小子修得猖狂,不需我师父出手,我来收拾了你!”

    金吒说着,挥剑冲向阿宝。阿宝面带不屑,横剑挡开,翻手斩下。

    金吒没想到阿宝的力气竟然这么大,一个照面竟然就吃了亏。虽然没有被这一剑斩中,不过也蹬蹬蹬连退了三步,明显处于下风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我的对手,让开,让这个老道来。”阿宝瞥了一眼金吒,看向文殊广法天尊。

    文殊广法天尊也是赫赫有名的阐教十二金仙,何曾被一个小辈如此轻视,他也勃然大怒。正想取出法宝将阿宝擒拿呢,就猛地跳开。

    在他刚才脚下的地方,竟然钻出来一条大蛇,若不是他闪的快,恐怕就被咬中缠住了。

    阿宝眼神中有些遗憾,这是他从狩猎中学习到的战术,一边吸引对方注意,一边让同伴从其他方向偷袭,能够更简单的猎杀猎物,还不容易让狩猎之人受伤。

    邱叔叔说过,在对敌的时候,一切都要以自己活着,对方死掉为目标,不要管什么手段。他也是这么认为的,打猎的时候,难道还管是不是围攻吗?

    “小子,你竟如此阴险,看来留你不得!”

    文殊广法天尊看着冲过来的阿宝,也挥剑斩下。他的剑法可比金吒要厉害的多,阿宝抵挡起来,十分的困难。

    文殊广法天尊是阐教十二金仙中身体最为强横的三人之一,武艺也是不俗。但是文殊广法天尊想要靠着剑法取胜,也不容易。

    打了一会儿,文殊广法天尊发现不对劲,这个黑小子的剑法竟然在不停的进步,若是时间一长,自己的剑招岂不是都被偷学了去?

    于是文殊广法天尊猛地向后一跳,同时手中之剑横着斩出。阿宝不得不后退闪避,这样就跟对方拉开了距离。

    当他看到文殊广法天尊取出一物的时候,转身就跑,丝毫没有拖泥带水。

    文殊广法天尊的手顿住了,这人怎么回事,还没分出胜负呢,他的遁龙桩都取出来了,怎么对方直接就跑了?

    他以为阿宝不认识他,但是不知道,阿宝记得邱明跟他们说过,当遇上敌人取出什么法宝要丢过来的时候,第一时间逃走。

    尤其是带环的,绳索类的,那都是能生擒他们的法宝,哪怕肉~身强横,也容易被人活捉。

    在阿宝他们心里,哪怕是被对方杀了,也不想被活捉。被活捉的话,肯定会连累他人来救,有可能让他人也深陷其中,被杀了,只有有人给他们报仇就行了。

    文殊广法天尊想要追呢,却看到前面猛地飞过来一只巨大的鸟,他虽然一剑将这鸟斩碎了,却也是去了追击阿宝的机会。

    文殊广法天尊大怒,竟然用一个这么烂的机关傀儡阻挡他,这简直就是挑衅!

    “谁,出来!贫道要看看,是谁还想逆天而行!”

    杨木匠脚踩一只机关鸟飞在半空中:“逆天而行?你在说你自己吗?”

    “金吒、哪吒都是殷商陈塘关总兵李靖之子,他们现在帮助叛逆,是想害了他们的父亲吗?”

    “你身为金吒的师父,会不知道这一点?你希望将来父子相残,这样难道就是顺应天意?这是什么天意!”

    杨木匠早就得到邱明的交代,若是遇上金吒、木吒、哪吒等三人,就搬出来李靖施压。哪吒他不敢保证,但是金吒和木吒没有那么叛逆,他们会陷入两难之境。

    果然,杨木匠说完,金吒就拉住了暴怒想要冲上去的哪吒:“三弟,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大哥,你听听他说的什么话!”

    金吒看着哪吒:“我知道你跟父亲有些误会,可他毕竟是我们的父亲,没有他,也就没有我们。”

    哪吒梗着脖子,他很想说自己已经将血肉还给了李靖,现在什么都不欠了。但他却没想到,他给李靖惹了多大的麻烦。

    李靖之所以毁了哪吒的泥身,就是不想哪吒吸收香火之力,他想请师父出手,送哪吒去转世投胎,重新获得肉~身。

    他虽然在度厄真人门下修行时间不长,却也知道香火愿力虽然好,可却限制了一个修士的潜力。否则以李靖在陈塘关的地位,早就可以给自己偷偷建庙了,修为也早就能提升一大截。

    可惜哪吒并不明白这些,李靖也没解释。李靖的想法是,怎么将自己的三个儿子弄回身边,免得被那阐教的仙人给坑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