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宫山、白鹤洞,普贤真人命童子喊来弟子木吒。

    “木吒,随为师下山一趟。如今西岐明主有难,我们去帮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木吒低着头,但是眼睛却闪过一些别样的光芒。

    很快他们到了边关,正好看到文殊广法天尊将一枚丹药喂入姜子牙口中,姜子牙悠悠转醒,但还是觉得浑身疼痛。

    他以为自己死了,却没想到还活着。抬头看了看,发现了文殊广法天尊和普贤真人。

    “姜尚见过二位师兄。”

    “无须多礼。姜尚,命中本来就有许多劫难,如今也算渡过了一劫。接下来就交给我们了,对面不管是谁,定然叫其败退!”文殊广法天尊一脸自信的说道。

    普贤真人也笑呵呵的补充道:“我看都不需师兄与我出手,叫我们的两个弟子,与太乙师兄的弟子出手就是了,大不了再给与他们一些法宝,取胜还是很简单的,也锻炼一下他们。”

    他们还不知道,此时金吒、木吒、哪吒三兄弟正在一起相聚,不是叙旧联络感情,而是商量父亲传给他们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三弟,父亲那么做的用意,我已经跟你说了,你能理解了吧?他是我们的父亲,又怎么会不想让你好?”金吒看着哪吒,他已经将事情说透了。

    哪吒沉默的坐在那里,他想起来被四海龙王围住的时候,李靖曾要代替他而死,他也想到了小时候闯祸,李靖也总是维护他,看来他真的是误会了。

    可是为什么父亲不亲自跟他说呢,为什么要那么做?跟他师父说一声也可以啊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件事,你可记得,父亲曾对你拜师不满?”木吒补充道。

    “隐约记得娘亲说过,这又是为什么?我师父实力不强吗?我师父对我不好吗?他将这么多法宝都给我了,还传授我修行之法,在我肉~身被毁后,还亲自为我重塑莲花身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说莲花身可能限制了我的潜力,但是也提升了我不少的实力。如今我的肉~身很强大,还不怕一些污血肉的左道之术,这些能省掉我多少年的苦修呢。”

    哪吒倒是对此很看得开,他觉得自己现在实力提升了这么多,已经很划算了,他本来的性子也不愿意天天打坐苦修。

    再说将来他还可以去玉虚宫听道,掌教老爷总是有办法解决他的莲花身吧?说不定凭借此法身,他将来也能闻名天下呢。

    并且用先天金莲重塑肉~身,也是他自己答应的,怪不得师父。

    “你可知道这次下山,所为何事?”金吒小声问道。虽然他们已经用法术遮挡了声音,但还是怕被外人听见。

    “帮助姜尚师叔,辅佐西岐明主啊,怎么不对吗?”哪吒看了看两位兄长,这些他们不知道?

    “你觉得以咱们师父的实力,若想帮助西岐,会这么困难吗?他们若是想,直接可以去对方城池将主将抓来,失去主将,军心涣散,自然西岐这边就会一路势如破竹,直奔朝歌。”

    哪吒听到大哥的话,马上摇头反对:“朝歌那边不是也有修士帮忙么,就是因为如此,咱们才要过来帮忙的。就说我遇上的那个对手,我用了法宝竟然也没打过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们是修仙之人,为何要搀和这种凡尘之事?就算真的要帮,我们为什么要帮助西岐?难道你忘了,我们的父亲,是商汤的总兵啊!”

    哪吒呆住了,对啊,为什么他们一定要帮助西岐呢?如果帮助商汤,这战斗不就早结束了么。

    “三弟,他们都说这是什么天数,但实际上,这是因为三教共立封神榜,所有人都不想上榜,但榜单必须填满。”

    “而封神榜,原本是因为我们师父犯了杀戒才立下的。也就是说,我们的师父,阐教十二金仙,原本榜上有名!”

    “他们不想上榜,那么就要其他人补上去,你觉得谁补上去最为合适,可以代替他们?”

    哪吒喃喃的说道:“是我们这些亲传弟子?!”

    “父亲也是这么说的,这是一位异人告诉父亲的消息。你仔细想一想,为什么要我们过来帮助西岐,就是希望西岐能够跟商汤僵持,从而引得商汤那边的太师闻仲去请截教弟子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现在实力比我们更强,可是你打得过那些截教顶尖仙人吗?那些人,我们的师父都未必是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我愿意代替师父上榜。”哪吒这时候忽然说道。

    木吒摇了摇头:“三弟,你想一想,如果他们直接跟我们说了,那么弟子代替师父上榜也没什么,可他们一直在瞒着我们啊。”

    说白了,这就是一个主动和被动的问题。主动的话,弟子还能得到一些美名,心里也能舒服一些。

    可被动的话,就感觉像是被卖了一样。原来师父收我为徒,就是为了让我代替应劫,根本不是什么看我天资出众,也不是因为觉得我们有师徒缘分,那些都是谎言!

    每件事都有两面性,心态若是发生改变,那么看同一件事情,就会得到两种截然不同的答案。

    金吒和木吒是相信了李靖的话,相比于师父,很明显父亲跟他们更亲。父亲也说了,如果不是他们师父主动上门收徒,他们也能拜入人教,因为他们的资质真的不错。

    想了想,好像甚少有那种师父主动上门收徒的,这就由不得他们多想了。再加上师父总跟他们说什么纣王昏庸无道,可看看西岐这边才是反叛之人啊。

    他们的父亲,还是商汤的总兵,他们现在,岂不是将父亲架在火上烤?若是纣王治罪,以他们的了解,父亲肯定不会反抗,那他们不是害了自己的父亲?

    “哪吒,你明白就行了,父亲说了,我们继续在这边,他自有计较。不过尽量不要杀商汤那边的人,免得父亲更加难做。”

    听到大哥的吩咐,哪吒点点头,表示明白了。他呆呆的走出房门,难道一直以来对他那么好的师父,其实都是在跟他演戏,都是在骗他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