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九色鹿,不是跟你说了,见到熟人,也别太兴奋,他们跟我们此时未必是朋友。”

    九色鹿低着头:“哦,那我们现在是敌人?”

    “好了,我不会把他们怎么样的,否则刚才二郎神能逃出我的手掌心吗?让七斤去挡住他就好了,我们在这儿等候大军到来。”

    邱明没有继续出手,杨七斤轻松的就挡住了二郎神,甚至是压制了二郎神。二郎神虽然变化无穷,但无论是武艺还是法术,都奈何不得杨七斤。

    打了一会儿,二郎神就无心恋战了,因为西岐这边的士兵节节败退,南宫适已经被活捉,这座城,守不住了。

    忽然二郎神化为一只小虫,瞬间钻入地下,杨七斤一拳轰中地面,却根本没能伤到二郎神。

    “咦,七斤,你被哮天犬给咬了?”九色鹿看着杨七斤胳膊上的牙印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没想到它牙齿竟然如此锋利,要不是我甩的快,恐怕就被彻底咬伤了。”杨七斤也很郁闷,他如此强横的肉~身,别说是一只狗了,就算是狮子老虎也咬不动才对,没想到这么一只小狗,居然也会隐藏气息,牙齿还如此锋利。

    “长记性了吧?战场上凡是见到兽类,必然都有着其特殊之处。你下次遇上,可不要再如此轻视。好了,回去休息吧,这种战斗,你不必加入。”

    杨七斤他们都回到了营帐休息,崇侯虎虽然死了弟弟,可却并不太伤心。他又拿下了西岐一座城,接下来再攻破岐山,大胜可期。

    想想他北伯侯亲自剿灭了西伯侯这个叛逆,必然威势大涨,怎么看他都能再进一步。他现在正考虑,若是纣王给他丞相的位置,他接受不接受?

    接受的话,他就要离开封地,去往朝歌。虽然说朝歌更加繁华,可毕竟不是他的封地啊,哪有在封地自在。

    但毕竟那是丞相的位置,文官之首,哪怕是东伯侯姜桓楚见到他,也要躬身喊一声丞相,这感觉也是很不错的。

    他立下这么大的功劳,当个丞相也正常吧?当然了,他更希望自己能够跟黄飞虎一样,被直接封王,毕竟这个爵位是可以世袭的,这样他们家世世代代都是王爵,那多好啊。

    不过他要想呆在封国,被封王爵好像也很难。要不考虑一下,干脆还是当北伯侯,不过多要一些好处,比如封地扩大一些什么的?

    崇侯虎已经开始设想他灭了西岐之后,应该讨要什么赏赐了。这个赏赐肯定是不会少的,毕竟他为商汤灭了最大的叛逆啊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尘埃落定,这座城上,重新插上了商汤和北伯侯府的旗帜。

    “来来来,各位壮士,满饮此杯。明日我们进攻岐山,过了岐山,我们就能很快平定叛逆了。”崇侯虎举着酒樽,一脸掩饰不住的笑容。

    席间所有人都笑呵呵的,只有崇黑虎的儿子崇应豹面色沉重。虽然说将军出征,马革裹尸,没有谁能保证在战场上一定活下来。

    可为什么死的是他的父亲?虽然说大伯承诺了,会让他接替父亲的曹州侯,但没有了父亲的异术,没有了飞虎军,他的地位会直线下降啊。

    崇应豹看向坐在崇侯虎身边的那个人,那是一位本领十分强大的人,若是能够成为他的弟子,肯定能够建功立业!

    酒席散去,邱明刚返回营帐,就听到门口有人喊道:“崇应豹求见邱仙长。”

    崇应豹?邱明皱着眉头喊了声请进,就看到一个剑眉星目之人走进来,噗通一声就跪在了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恳请邱先生收我为徒,我想为父亲报仇。”崇应豹脑门直接贴住地面。

    邱明仔细看着崇应豹,身体还不错,但也只能说是不错而已,算不上出众。而且崇应豹想要报仇之人是二郎神,邱明不认为崇应豹这种天赋,能够在短时间获得堪比二郎神的战斗力。

    “我提醒过你父亲,让他不要冲杀太猛,他毕竟供奉的是也是上清祖师,算是我截教一脉。可他自己不听,立功心切,才被人斩杀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天赋,跟你父亲也就在伯仲之间,你父亲尚且不是对手,你又有什么本事,能够替你父亲报仇?”

    “你我无师徒缘分,去吧,回到曹州,安安稳稳的当个曹州侯也不错。若是继续跟在你大伯身边,恐怕不久之后,也会步你父亲的后尘。”

    邱明简单算了一下,崇应豹的前世今生都很普通,没什么大功德,也没什么大恶之事。若是崇应豹真的继续跟在崇侯虎身边,搞不好也要登上封神榜。

    当然,邱明这只是一个建议而已。对许多人来说,或许他们巴不得登上封神榜呢。这样一下子就成了神仙,天庭不灭,他们不死,多好。

    崇应豹一脸的失望:“恳请仙长垂怜,我真的很向往仙道。”

    “若你真的向往,自己去其他地方求仙问道好了。你我没有师徒缘分,去吧。”邱明挥挥手。

    崇应豹还想说什么呢,忽然感觉一股力量托着他出了营帐,正好落在门口。这就是仙家手段,果然神奇,可惜却与他无缘。

    不行,这位仙长不收我,不代表别的仙长不愿意收我为徒,我今天就离开,出去寻找仙缘,总有一天,我要为父报仇!

    崇应豹留下书信一封给大伯崇侯虎,自己骑着马离开了军营。他其实根本不知道去哪儿寻找仙人,只是跟没头苍蝇一般的乱窜。

    忽然他的马人立而起,崇应豹直接从马背上跌落,一个道士伸手将他扶住:“贫道这坐骑有些凶,吓到了你的马,这里给你道歉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你的穿着打扮,可是军门中人,为何独自一人在这里?莫非是逃兵?”

    “你才是逃兵呢,我崇应豹刚刚打了胜仗,灭了西岐叛军一座城。只因一些私事,暂时离开。道长能够驯服这等猛兽,可是仙人?可否收我为徒,传授我仙术?”崇应豹看着对方的坐骑,一脸的羡慕。

    “你叫崇应豹?这倒是缘分。罢了,你就跟我走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