崇侯虎对李靖、苏护等人破口大骂,但邱明却没有说什么。就算李靖他们去了西岐又能如何,真正决定胜负的,还是截教与阐教等仙人的对决。

    当然了,或许现在都不需要截教弟子出手,等那位过来,对面别说是十二金仙了,就算是二十金仙也没一个是对手的,除非他们好意思一拥而上!

    崇侯虎的意思他也明白,是想问他能否请来更多的高手,将对面一网打尽,然后快速的将西岐叛军灭掉。

    邱明自然不会去请截教的弟子帮忙,他的目标,是尽量减少截教弟子上榜。而且对面毕竟有着燃灯道人在,阐教十二金仙也有许多威力强横的法宝,寻常的截教弟子过来,也只是送菜。

    若是更多的高手来了,恐怕也会引来诸如陆压道人、西方二圣这样的强者。邱明现在是想着先将阐教十二金仙送上封神榜,所以尽量不要引来更强的高手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有人来汇报,城外有一队骑兵靠近,领头之人自称是孔宣,被封征西先锋将军。

    崇侯虎本来想直接叫人开门放那些人进来呢,却看到邱明他们竟然从营帐出来,这是要出去迎接?

    这让崇侯虎愣住了,怎么那孔宣在邱明等人心目中,地位还在他这个北伯侯之上吗?莫非这个孔宣有什么异术?

    崇侯虎想了想,也穿戴整齐,亲自出去迎接。反正他是征西主帅,那孔宣来了,还不是要听他的。他这样也能做出一副礼贤下士的样子,说不定有更多的奇人异士,愿意来他的北伯侯府呢。

    “孔将军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邱明拱拱手,脸上挂满了笑容。

    孔宣愣了一下:“是你,你也在这里?既然你在,还没能灭了西岐吗?”

    邱明的实力可是金仙巅峰啊,而且绝对是其中最顶尖的,这样的人在这边帮忙,西岐还能扛得住?

    “阐教十二金仙都来了,还有人教的度厄真人,甚至是阐教的副教主燃灯道人。前几日我用法宝小胜了一场,拿下了这座城,但是想要拿下岐山,却没有把握。”

    度厄真人在,他的芭蕉扇威力就发挥不出来。少了这个群攻的强力法宝,邱明虽然不惧十二金仙任何一个,却无法胜过他们所有人啊。

    孔宣眯了一下眼睛,阐教十二金仙都来了,还有度厄真人与燃灯道人。哼,那又如何,堂堂仙人,不在自己洞府好好修炼,来趟这趟浑水,死在他手下也是活该!

    “明日我出战,不管对方是谁来,都叫他有来无回!”孔宣十分自信的说道。

    邱明对此倒是深信不疑,哪怕是燃灯道人,也不是孔宣的对手。武艺顶尖,法术神通圣人之下无敌,对面十二金仙,看来是要有几个上榜的了!

    “好,我为你掠阵,若是对方群攻而上,不叫你吃亏。”

    单挑的情况下,孔宣肯定是不需要邱明担心,对方没有圣人,没人能挡得住孔宣的五色神光。可是邱明想到孔宣的几次败绩,都是被别人偷袭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车轮战,邱明抱着膀子在一旁看戏就够了,就阐教十二金仙那种水平,孔宣都收拾完了,还能继续收拾燃灯道人。

    孔宣也听说了李靖、苏护等人投奔了西岐,对此十分的不屑。那几人肯定是以为西岐有阐教帮助,一定能赢,可惜他们不知道我孔宣来了!

    明日若是那些人出战,他肯定都会擒下。

    邱明也想到了,孔宣不会轻易的杀人,免得沾染那份因果。如果孔宣杀了阐教十二金仙,那么元始天尊也就有了出手的理由。

    孔宣多半只会擒下对方,这杀人的事儿,邱明得安排一个人来做。邱明自己也是不想杀人的,跟阐教的因果倒是不怕,他是截教弟子,肯定跟阐教关系好不了。

    他是不想沾染那些死人的煞气,这会有损功德。积攒了这么多的功德金光,邱明是留着用来斩尸成道的,可不想损失在这里。

    他也不想让杨七斤他们动手,虽然巫不怕什么煞气,可难免被阐教惦记上。邱明正在犹豫人选的时候,又有一些人来了。

    “可是邱道友?我们是九龙岛来的,特来帮助道友对付那阐教弟子。”杨森拱拱手问道。

    九龙岛那四位?也就是未来的四大殿前侍卫。邱明曾跟闻仲说过,这四位实力一般,请来也帮不了太多的忙,怎么还是请来了?就算他们不是截教的核心弟子,也还是截教门人啊。

    “四位可是闻仲师兄请来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们是听了申公豹道友的话,过来协助商汤,免得造成更多的伤亡。”王魔笑呵呵的说道。

    那申公豹道友说了,帮助商汤平定叛乱,免得造成更多的伤亡,必然会得到天降功德,这对他们修行可是有很大好处的。

    邱明一挑眉毛,申公豹请来的,你们还真是倒霉。封神时期,但凡被申公豹喊一声“道友请留步”的,基本都上榜了。

    邱明一直怀疑申公豹就是阐教故意派来的,否则申公豹身为阐教弟子,如何敢忤逆元始天尊?

    如果说申公豹有孔宣这种实力,胆子大一些也有可能,可申公豹的实力,还不如阐教十二金仙呢,也就是初入金仙之境,哪儿来的那么大的胆子?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最终还单独给申公豹设立了一个神祇的位置,这算是对申公豹的表彰吧?当然,也有可能不是,申公豹这种修为,应该不想被封神才对。

    到底为什么,可能只有申公豹自己才知道。

    “四位道友,若是那阐教十二金仙被擒了,你们可敢将其斩杀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对方毕竟是阐教弟子,也是我仙道的同道,我们斩杀了他们,不太合适吧?”

    他们四个都不是什么核心弟子,否则应该在金鳌岛附近修行,修为也不至于才天仙之境。杀了阐教十二金仙这种核心弟子,他们哪儿敢啊。

    邱明低头沉思,这四位也不敢,难道只能自己下手了?

    这时候,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传入邱明耳中:“阐教十二金仙而已,他们不敢杀,我来杀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