邱明一抬头,居然是石矶娘娘,她身边还跟着两位女仙,不知道是谁。这三位,该不会也是申公豹请来的吧?

    邱明早已经跟上清祖师汇报过,若想截教弟子免遭劫难,最好将阐教那个申公豹拦住。多少截教弟子,都是这申公豹请出来的啊。

    是因为上清祖师没有重视,还是故意为之,看看哪些弟子心志不够坚定?来的虽然都不是上清祖师的亲传弟子,但也都是截教门人啊。

    “玄光,我与菡芝仙、彩云仙子听闻那阐教十二金仙欺负我截教弟子,特来助拳。”石矶娘娘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石矶姑姑,你们是听谁说的?”

    “申公豹道友,他路过金鳌岛那边,跟我们提了几句。那姜子牙胆大妄为,意图逆天而行,偏偏那些阐教弟子不明是非,我们就让他们知道,逆天而行的下场!”石矶娘娘此时杀气腾腾。

    她回过一趟自己的白骨洞,发现整座洞府居然都塌了。洞府被毁,这仇怨可就大了。做这件事的,必然是那太乙真人!

    她不过是将太乙真人的洞门堵住,这太乙真人直接毁了她的洞府,她又怎么能继续隐忍?

    原本她就想去找太乙真人报仇呢,可太乙真人不在乾元山金光洞了,听申公豹说在这边帮助西岐那些叛军呢,她就马上过来了。

    两位姐妹是听了她的事情,特意过来帮忙讨个公道的,截教弟子,怎么能被外人欺负!

    邱明叹了口气,石矶娘娘没有上榜,但是另外两位,可都是原本榜上有名之人。不过既然他能帮助石矶娘娘逃过一次劫难,就能逃过第二次,也能帮助另外两位免遭毒手!

    “三位姑姑,若你们信得过玄光,明日只需为孔宣将军掠阵即可。孔宣将军的实力,就算是大师伯也未必是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封神之事你们既然已经知晓,那么我们就合力将阐教十二金仙送上榜,同时要避免自己上榜。”

    石矶娘娘她们相互看了看,邱玄光在说什么,那孔宣的实力,比多宝大师兄都强?不可能吧?

    多宝师兄虽然一直没有出师,可一身实力深不可测,这孔宣是谁,怎么有如此实力?不过她们也看邱明的实力强横,觉得孔宣就算是不比大师兄强,差的也不会太多,对付那阐教金仙,应该是手到擒来!

    将阐教十二金仙送上封神榜,这个她们可不怕。原本这封神榜,就是因为阐教十二金仙引出来的,他们惹得事,自己应劫也是正常的!

    “对了,你们来此地的事情,三仙岛那边知道吗?”邱明想了想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三仙岛一直封闭着呢,三位姐姐都在闭关修行,不理俗世。若是三位姐姐出手,哪儿轮得到阐教金仙猖狂!”石矶娘娘一脸鄙夷的说道。

    邱明嘴角抽动一下,三霄娘娘实力强横,可跟你们啥关系啊。借三霄娘娘的势,鄙夷阐教十二金仙,这不正表明了你们实力不行么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三位姑姑也去休息吧,明日再说。”

    石矶娘娘她们去休息了,王魔他们也跟着进入同一个营帐,今日正好可以论道交流一番。

    他们来此,也有见一见截教其他道友的意思。毕竟他们是外门弟子,还不是特别受宠的,除了坐骑还算不错,就没啥厉害的法宝了。

    他们也都在猜测,邱明不知道是哪位的亲传弟子,居然实力如此强横,只可惜邱明并没有进来跟他们一起论道的意思,否则肯定能收获更多。

    邱明当然没时间论道了,他更关心的,是阿花弄得那个巫术稻草人。明日就是第十天,也不知道阿花的秘术到底有多厉害,能给文殊广法天尊造成多大的伤害。

    邱明自己也研究过钉头七箭书,不过那个制作的材料也比较苛刻,他是做不出来的。阿花这种秘术他也没学过,听了一下,觉得威力应该还可以,但毕竟阿花实力比文殊广法天尊差着许多呢,效果肯定是要打个折扣的。

    如果效果好,那么阿宝阿花他们就不要做其他的事情了,每天就是在这里弄稻草人,将那阐教十二金仙一个个都弄死,让他们去填封神榜好了。

    还有一件事,邱明也在考虑,那就是封神榜现在是姜子牙的人在看守,若是那些人见到阐教十二金仙的魂魄,并不收进去,而是推开怎么办?

    看来还要想个办法,等阐教十二金仙被弄死之后,也让看守封神榜的人不能拒收阐教金仙的魂魄。

    封神台就建立在岐山,封神榜也就在上面。不过那里肯定有元始天尊的布置,邱明靠近估计也破坏不了。

    就算能破坏,那就算是打了圣人的脸,这样的下场,恐怕就是元始天尊亲自出手,将邱明弄死。或许连上封神榜的机会都不会给,直接弄得灰飞烟灭才对!

    邱明觉得上清祖师最大的失误,就是相信了元始天尊,直接将封神的事情,交给了阐教弟子负责,他压根就没理会。

    这样就导致截教弟子被算计的时候,他才勃然大怒。合着封神榜不是我三教弟子凑数,而是专可着我截教弟子来啊。

    他当然知道封神榜上肯定会有些高手,但他以为金仙也就顶天了。截教那么多金仙弟子呢,上榜一两个他也不会说出来什么。

    可当他的亲传弟子,那些大罗金仙也都上榜之后,他就再也不能忍了。这是要将截教的老底都给掏空啊,若是没有这些弟子,截教哪怕弟子众多,不也就成了一个花架子么!

    支撑一个教派的,除了教主,就是这些修为出众的亲传弟子了。若是亲传弟子都没了,他这个教主哪儿还有面子在?

    不过这一次,他不会让这些事情发生。先撕破脸的,要从截教变成阐教。到时候看老子这个大师兄还怎么好意思帮着元始天尊!

    很快,一天过去了。

    天大亮的时候,西伯侯命人将营门打开,孔宣骑着一匹马走出去……